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烽微微地闭了一下眼睛,快速地将脑海当中八大山人朱耷从小学习的那些写诗作画的传承记忆都过了一遍。  .  .

    诗词的韵律格调,还有平仄用典。甚至连许多文言句式的写作,还有高超的作画技巧,全部都一股脑的吸收进了林烽的脑海当中。

    和之前吸收中医的传承记忆一样,林烽现在就等于是在快速填鸭式地吸收朱耷的这些写诗作画的本领。二十四颗定海神珠所承载的无数古代先贤的传承记忆,才是林烽最大的宝库,而是是非常宝贵的知识宝库。

    “原来古诗词都是这么写的,有平仄押韵,有用典用史。从古风到律诗,从诗经到唐诗宋词,原来都是这样发展而来的。历朝历代的韵表也大有不同,还有很多字的发音传到现在也都变化很多。不过,今天我要是写一首诗的话,并不要那么符合古诗词的格律,只要写一首古风就好了。”

    闭上眼睛的十几秒钟时间之内,林烽就飞快地将八大山人朱耷的那些传承记忆都吸收了。顺道还参考了一下记忆当中其他一些书生诗人的记忆,对于整个华夏古代的诗词发展,便有了一个非常明晰的了解。

    明白了诗词创作的格律和技巧,林烽当然也能够写出相应的一些古风诗词来了。虽然肯定不如古代那些伟大诗人们的传世之作,但是只要是符合格律稍微有点质量的诗词,结合上自己的一些情感体会,林烽还是有把握做出来的。

    “怎么样?林烽,你写不出来的话,就不要勉强了。老老实实站到教室背后去罚站,反正这一节课也就剩下十分钟的时间了。”

    见林烽闭着眼睛沉默了十几秒钟的时间,王老头以为他是没有办法了,所以也算是放林烽一马,故意给他找了一个台阶下。反正他的本意也是刁难林烽一下,并没有打算真的让林烽有多么丢脸。

    不过。现在的事态发展,已经超出了王老头的预计。教室里面的高三(2)班同学几乎是在贴吧现场直播这一场师生之间的刁难对决,王老头的脾气倔,在学校里面的风评本来就不太好。所以,许多被他教过的学生,现在也正在贴吧当中声讨王老头。

    “王老师,你要我写诗。总要给我一点构思的时间吧!古代三国的曹植尚且需要七步成诗,不过。刚刚我倒是有了灵感,已经有了一首诗。还请王老师品鉴一番了!”

    睁开眼,林烽笑着说道,他微微地看着王老头说道。

    “构思的时间?这才十几秒钟,你就已经构思出一首古诗来了?”王老头不相信地反问道。

    “是的,王老师。”林烽自信地说道。

    “那你现在可以把你的诗念出来了?”王老头又问道。

    “当然!”

    林烽笑着转头看向了站起来为自己说话的秦嫣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不过,这是一首情诗。王老师。应该符合你的内容要求范围吧?”

    这话一说出来,加上林烽此时正看着秦嫣然,顿时就让整个教室当中的同学们再一次起哄。

    “哇!最新劲爆消息,林烽要作诗了,而且是看着校花秦嫣然,说要作一首情诗呢!”

    “好浪漫呀!不知道林烽学长会写一首怎么样的情诗呀?”

    “能不能写出来还不一定呢!说不定林烽就是逞强,最后来一首半洋不土的蹩脚打油诗。什么……我爱你。爱的像太平洋一样深……这样的现代诗,那可不算!王老头可是说了,是要文言古诗的。”

    “楼上的什么心理,难道你就一心想着林烽丢脸么?他可是我们一中的英雄呢!反正我是十分期待看到林烽情诗,不管质量如何,我就是支持林烽学长。怎么了?”

    ……

    贴吧里面的回帖那叫一个快,今天早上,估计没有几个学生会在教室里面好好听课了。大家都在贴吧看直播,直播林烽写诗呢!

    “林烽,要为我写诗?是写给我的情诗么?”

    而此时,最惊喜的人莫过于是秦嫣然了。作为乖乖女的她,站起来顶撞老师替林烽说话。本来就让她的小心脏有些紧张,但是现在林烽的这一句话,却是让秦嫣然的心彻底地定了下来。一股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将秦嫣然笼罩着秦嫣然,她微微低着头,心里面小鹿乱撞,脸蛋也绯红一片,两只小手紧张得拉在了一起。

    “情诗?哼!林烽这臭小子还真当自己会写诗了?还写情诗给秦嫣然?真会打肿脸充胖子,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写出什么样的情诗来!”

    本来就有些幸灾乐祸的萧霓裳,不知道为什么,一见林烽要写情诗给秦嫣然,心里面的醋味就更大了,撅着嘴巴,瞪着眼睛盯着林烽。

    “什么?你要写情诗?”

    听到林烽竟然公然在课堂上说要写情诗,王老头的胡子都要气歪了。可是刚刚要求林烽写诗的时候,是他自己口口声声说只要符合古诗词的格律,内容和题材可以让林烽自己选的。

    所以,王老头也只能咽了一下这口气,对林烽说道:“可以,我刚刚说过的,只要符合古诗词的格律,随便你写什么内容的。还有八分钟就下课了,林烽,你不要想再拖延时间。”

    “好!王老师,那我可就作诗了!”

    在王老头质疑的目光之下,在秦嫣然的期待又害羞的注视之下,在萧霓裳那醋意熏天的眼神之下,还有全班同学和贴吧里等直播的同学们的看热闹关注之下,林烽深吸一口气,开始念道:

    “云吹雾隐情难种,

    锦衣罗秀唇朱红。

    竹外清丽凭谁弄?

    一言生死与卿同。”

    短短的二十八个字,一首七言古风就这么一气呵成,而整个过程当中,林烽也才走了三步。古有曹植七步成诗,林烽却是思考了十几秒钟之后,三步就写出了一首古诗来。

    在林烽念完这首诗的一刹那,整个教室当中死静死静的。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