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芝安一中贴吧,在林烽刚出现在教室当中的时候,班级里就已经有很多同学主动上去发帖子辟谣,打那些说林烽重伤祝愿谣言的脸。

    围观的群众们本以为今天早上关于林烽的风波可能就这么过去了,但是,没过两分钟,贴吧当中又立刻出现了关于林烽新的话题帖子来了。

    《王老头大发神威,要让林烽当场写诗》

    《一首诗难死英雄汉,林烽究竟能不能当场作诗?》

    ……

    这些话题,不用问,肯定是此时高三(2)班的某些同学发的。他们一看林烽被王老头刁难要当场写诗,便立刻兴奋地将这个消息发到了贴吧去了,甚至还偷偷从自己的角度拍了一张照片,照片的一头是被王老头喊在门口不让进的林烽,另一头就是板着脸严肃的王老头,俨然是一副大决斗的样子。

    “哇塞!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老师也太厉害了吧!竟然敢不然我们的英雄林烽进教室?不就是迟到了半个多小时么?至于这样么?”

    “楼上的,你难道不知道王老头的威名么?曾经连校长的面子都不给,一个特别倔的老头,我高一的时候就是他教语文的,那叫一个********,真的是谁去谁知道。我看林烽这一次肯定是要倒霉了……”

    “回楼上的,那可不一定。王老头的确是出了名的不好对付,但是那也要看看对象是谁呀!上一次林烽和张真一起迟到的时候,王老头就刁难他们了。让他们每人背诵一段《荆轲刺秦王》当中的片段,可是最后呢?张真虽然背诵不出来,可是林烽却是一字不漏的将一整篇的《荆轲刺秦王》背了出来。王老头当时就傻眼了,什么刁难的话都没得说,直接让林烽和张真一起进教室了……”

    “上次是林烽运气好,刚好背过《荆轲刺秦王》,你也不认真看看帖子。这一次可没有那么简单了,王老头可是要让林烽当场写诗。你觉得林烽有可能写出来么?而且,还不知道王老头要出什么怪招,让林烽写什么诗呢!”

    “管他出什么怪招,反正林烽学长在我的心目中就是无所不能的。连那么多的坏蛋和贪官都拿林烽学长没有办法,一个小小的语文老师算得了什么。林烽学长必胜!同学们,顶我的就回帖……”

    “顶林烽学长!”

    “我也顶!”

    “顶一顶又不会怀孕,我顶顶顶顶顶顶……”

    ……

    这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一中的贴吧已经彻底地火爆了起来。很多本来在认认真真上课的同学,都忍不住低着头在桌子底下看手机。刷着这些评论,然后时不时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然后看到有趣的评论或者内容的时候,尤其是一些黑林烽或者顶林烽的言论,都会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当然了,这里面林烽的脑残粉可不少,不管林烽面临的是什么困难和考验,她们都无条件的支持着林烽。当看到有人发帖打赌说林烽肯定做不出诗来的时候,竟然有顶林烽的小学妹发了这样的帖子。

    “谁说林烽学长不会写诗了?林烽学长那么有文采,你看过林烽学长的满分作文么?听过他在主席台上的激。情演讲么?这么有文采的林烽学长。怎么可能不会写诗?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相信了!姐妹们,相信林烽学长的,就在这里顶我!”

    ……

    这下可好玩了,教室里面的王老头还没有开始要刁难林烽,让他写什么样的诗,贴吧反而先闹开了。

    不过。最先议论纷纷的,肯定是高三(2)班的这些亲临现场的同学们了。萧霓裳看到被王老头刁难住的林烽,心里面有些幸灾乐祸地笑道:“该!林烽,叫你没事就出去装英雄,早上睡过头迟到了。这回你这个一中英雄要丢脸啦!”

    秦嫣然却是有些为林烽担心,握紧了小拳头对林烽挥了挥手。用嘴型对林烽说道:“林烽,加油!我支持你!”

    坐在最角落的张真却是有些替林烽愤愤不平道:“这个王老头的花样还真多,疯子呀!早知道你上回背《荆轲刺秦王》的时候就别那么风骚背一整篇了。现在王老头都知道你背东西厉害,当然就不考你擅长的了。改让你写诗了,哼……我看王老头要考你,也得让他自己先写一篇出来才有这个资格呀!”

    至于其他的同学们,看热闹的成分居多。他们倒是挺庆幸自己和林烽在一个班级,这一个多月来的热闹倒是看得不少。而且,许多人都及时将林烽的动态发到了一中的贴吧,结果就导致回复他们的帖子那叫一个多,几乎每个人都有被吧主加精华的帖子,贴吧的等级提升也是嗖嗖的。

    “王老师,不是吧?您让我作诗?”

    而作为当事人的林烽,本以为王老头还是像上一次那样让自己背诵哪一篇古文。但是却没有想到,王老头竟然会突发奇想地让他写诗。

    “对!就是让你写诗,怎么样?林烽,敢不敢挑战一下自己?你的满分作文我看过,演讲我也听了,说明你很有文采。上次背诵《荆轲刺秦王》的时候,你也非常有感情。今天,老师不考你别的,就让你临场发挥试着写一首文言诗词,主题和内容随便你自己选,但是必须是要符合一定文言诗词韵律格式的。”

    看到林烽也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王老头笑着说道,觉得自己这次应该是找对方向了,林烽果然是不会写诗。

    “王老头让疯子写诗,还他妈要写文言诗词,这不是为难人么?疯子是现代人,又不是古人,怎么可能会写股市呀?”

    一听到王老头的要求是要写文言诗词,张真就忍不住在心里面嘟囔了起来,这不是故意要刁难人么?文言诗词别说林烽这么一个高中生了,就算是大学里面专门学古汉语的大学生恐怕也写不出来吧?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