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姨,你可别不相信。 林烽说的是真的,我们刚刚下去冷库的时候,已经查看过了。赛味的冷冻肉的确从来都是国内最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我们冷库当中的这些,并不是真正的赛味冷冻肉。”

    见林母不相信,李雨彤也附和地说道,“是根叔伙同江南居的张小花,将我们买的正牌赛味冷冻肉,换成了这些黑心肉的。”

    “啊?什么?是阿根干的?这不可能……小烽,彤彤,我和阿根认识几十年了。他对我怎么样,我心里面一清二楚,他就算害全世界的人,也绝对不可能害我的。”

    一听到李雨彤说张望根有问题,林母想都没想就摇头坚决不相信道。

    “妈!现在的人都会变,没错,根叔也许之前对你是一往情深,甘愿为你终身不娶。但是,如果真的有这么一笔大利益在他的面前,也很难保证他不心动的呀!”

    从一开始,林烽就知道这件事恐怕不太容易让自己的母亲接受,便耐心地解释道。

    “绝对不可能的,小烽,这件事不要再说。我们的冷冻肉肯定也不会有问题的,阿根每天晚上都会下去查看的。如果有问题他早就跟我说了!”林母满脸不高兴地说道。

    “张姨,要不这样!反正冷库的钥匙你也有,根叔正在上面吃早饭。我们下去亲自查看一下,如果肉没有问题,我和小烽就不再说这件事。但是,一旦下面的都是黑心肉,您就必须要放下原先心里面对根叔的印象,公事公办,把他叫来问清楚是怎么回事。您觉得这样可以么?”

    比起林烽,李雨彤更加懂得人际交往和这些人情问题的处理,她的话一说出来,林母果然点头答应了下来:“那就下去看看,反正我是不相信阿根会做害我的事情。”

    没有办法。这几十年来,张望根对林母的一往情深着实也是让林母感动。虽然林母已经嫁给林烽父亲二十多年来,对张望根从来就没有过感觉,但是却将张望根当做了亲人一样信任和对待。不然的话,也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仓管员岗位交给他。

    趁着张望根在一楼吃早饭,林烽、李雨彤和林母三人就下到了地下一楼来。林烽拿着钥匙,直接推开了冷库的大门。很麻利的从里面随便拿了一袋冷冻肉出来。就在冷库的外面,当着林母的面打开了包装。将里面的冷冻肉砸在地上,砸成了两半,然后指着肉质的横截面上那一些黑点,对母亲说道:

    “妈!你看到了吧!这些肉就是昨天我去的那个聚美味加工厂出来的黑心肉,只不过是贴上了赛味的牌子和包装而已。足足五吨肉,如果我们过两天开业的时候,用的真的是这些肉给顾客的话,我们的招牌可就砸了!”

    “张姨,我和林烽不可能无凭无据地冤枉根叔的。早上就在我们查看完冷库之后。就听到根叔偷打电话给张小花通风报信了。”

    看到被黑心肉震惊的林母,李雨彤又补充道。

    “这……怎么可能?阿根不可能做这种事的,他竟然还勾结张小花。我不相信!不相信!”

    虽然林母的口中还是在喊着不相信,但是其实她已经接受了大半,尤其是那黑心肉明明白白地就在地上,证据确凿。她半蹲在地上,反复仔细地查看着那两截黑心肉。不断地摇着头。

    “妈!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将根叔叫过来问清楚。如果你不想苛责和追究,那我们大不了就让根叔离开就好。”

    林烽从来没有见过母亲这样失态,所以也不忍心让母亲难过。毕竟他也知道根叔虽然一直都是单相思,但是母亲还是待他像亲人一样。因此,看到母亲这样子。林烽也已经心软了,打算放过根叔了。

    “不行!我一定要找阿根问清楚来,问他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么做。为什么可以和张小花那个老妖精联合起来害我,我咽不下这口气!一定要弄清楚……张小花到底给了他什么好处,让他这样的背叛我!”

    但是,林母却是蹭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瞪红了眼睛。气冲冲地说道。

    而正好这个时候,吃过早饭的张望根悠哉悠哉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嘴里面还哼着小曲。可是他一走到下面,看到在冷库门口的林烽三人,却是登时就傻眼了。

    “贵……贵珠,你……你们在这做什么?小烽,李总,你们刚刚不是已经查过冷库里面的肉了么?”

    愣了一下,张望根还是故作镇定地说道,但是已经心虚地往后退了一步。

    “张望根,你……你看看这是什么?你的良心让狗给吃了么?我要你老娘一个解释,说!”

    本来脾气就火爆的林母,气得那叫一个怒发冲冠,指着地上的黑心肉,就怒骂质问张望根道。

    “贵珠,这是赛味的冷冻肉呀!不是李总进来的么?有什么不对的么?”张望根还在装傻。

    “冷冻肉!狗屁的赛味冷冻肉,张望根,你还跟老娘装是不是?说……张小花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竟然让你在背后给老娘捅刀子。你真的是让我太失望了,你以前跟我说的那些话,难道都被狗吃了么?”

    林母的声音简直是撕心裂肺,虽然她和张望根清清白白没有丝毫越轨的关系,但是几十年的交情在这里,对于这种背叛,林母真的是难以接受。

    “贵珠,你……你都知道了?没错,这些冷冻肉是我和张小花联起手来调包了的,为的就是要搞垮英雄食府。”

    见林母都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张望根也没有再狡辩了,叹了一口气,承认道,“反正我就这么干了,要杀要剐任凭你们处置,我绝无怨言。”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阿根,张小花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难道我对你还不薄么?为了那点钱,你就能置我们几十年的交情不顾么?”林母的心很痛,在滴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