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这个根叔,林烽还是比较熟悉的。 因为小时候每一次跟着母亲回外婆家的时候,这个根叔都会拿一些糖或者好吃的来和他套近乎,打听一些关于林母的事情。

    后来林烽长大了一些之后才知道,这个张望根从小就一直暗恋自己的母亲张贵珠,后来也追求过她,可惜没有追求成功,至今也一直没有娶亲,无儿无女,是村里面的五保户。

    林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母亲会老家请人的时候,竟然将这个张望根给请了过来。

    “原来是这样,林烽,根叔现在算是我们英雄食府的仓管员。同时也负责晚上值班守夜,按照我和阿姨商量的,以后等我们的英雄食府彻底地干起来了,就给根叔一个仓管经理的职位。”李雨彤说道。

    “嗯!彤彤姐,我妈应该是觉得自己亏欠根叔,并且看根叔在村里无依无靠是一个五保户,才把他给接过来当仓管员的。”林烽点了点头,理解母亲的做法。他知道自己的母亲虽然有时候说话非常毒,但却是刀子嘴豆腐心,身边认识的人有困难都是能帮则帮。

    “呐!林烽,我们还在地下一层给根叔弄了一个房间,刚好他就可以一直住在这里。免掉了他在外面租房子的房租了!”

    下到英雄食府的地下一层,李雨彤便指着在冷库旁边的一个安保室,对林烽说道。

    “这样挺好的,根叔以前还给过我很多好吃的。彤彤姐,我们过去和根叔打个招呼吧?”林烽对这个根叔的印象还不错,小时候去外婆家也经常和他一起玩。

    “当然好了,而且开冷库的钥匙也在根叔那边。我去叫他……”

    李雨彤走到安保室的门口,朝着里面敲了敲,喊道,“根叔,你在么?我是李雨彤!”

    “啊?李总,你怎么来了?等等老汉我起来……”

    听到外面的响动,张望根急忙从床上披了一件衣服爬了起来,打开门不仅看到了李雨彤,更看到了林烽。

    “根叔,嘿嘿!你还记得我么?”林烽笑着打招呼道。

    “小烽!你是小烽!贵珠的英雄儿子,我当然知道了。小烽,你真的是太棒了!前些天我们村的人可都从电视上看到了,你救了市长,抓了坏人和贪官,是我们芝安市的小英雄呢!好样的!”

    虽然有一两年没有见面,但是张望根一眼就认出了林烽来,笑呵呵地上前夸奖林烽道。

    “那些都是虚名,根叔,你还记得我以前去外婆家,跟你一起去抓野鸡的事情么?”

    看到张望根,林烽就想起了许多童年趣事来,说道,“当时我不小心摔倒弄了一身泥,不敢回去怕被我妈骂。还是根叔你帮我将衣服洗干净,再用吹风机弄干的呢!”

    “当然记得了!嘿嘿,小烽,那一次如果不是我帮你洗衣服的话,你的屁股蛋恐怕要被贵珠打开了花咯?”张望根对林烽也十分亲热,就好像还是以前的时候一样。

    “以前小时候不懂事嘛!还是要多谢根叔对我的照顾的。”林烽笑着说道。

    “是呀!时间过得可真快,一转眼,当初你才这么矮,现在都已经比我还高了。而且,你现在有出息了,贵珠可是跟我们说过,开这一座酒楼的钱,可都是你赚的呀!你今年不是还在念书么?怎么就能赚这么多的钱了啊?”张望根也是感慨了一声道。

    “运气好而已,对了,根叔……现在有你帮我们英雄食府看着,我们就放心了。今天我和彤彤姐一起来查一下冷库里面的冷鲜肉和冷冻肉,你也知道,昨天那聚美味的黑心肉闹得满城沸沸扬扬,我可是亲自到工厂里面去看过的,实在是太恶心了。所以,今天赶紧来我们自己的冷库当中看看这些肉有没有问题……麻烦根叔去把冷库的门给打开!”

    聊了一会儿之后,林烽便转入了正题,让张望根将冷库的门给打开。

    “查看冷库里面的冷鲜肉和冷冻肉?小烽呀!里面可冷了,而且……我们这一批货可是李总亲自去赛味那边批过来的,赛味的肉不是最好的么?不会有问题的啦!我昨天晚上也还都去看过一次,不用麻烦你再看了。”

    一听到林烽是要来查看冷库的肉,张望根的脸色就变了变,然后故意笑着推脱说道。

    “是呀!林烽,这一批肉是赛味的肯定没有问题。根叔也说他昨天晚上看过了一遍,你看的那个送货单,应该只是一个巧合吧?”听到张望根这么说,李雨彤也摇了摇头,劝林烽道。毕竟冷库里面的温度都是零下,进去也不舒服。

    但是,林烽却敏感地捕捉到了张望根的面部表情变化,登时便觉得张望根这个仓管员有问题了。

    “没事,反正我们来都已经来了,就顺道进去看看呗!根叔,麻烦你开门了。我还没有见过饭店冷库是什么样的呢!”

    林烽故意装作好奇的样子说道,其实是想要让张望根放松警戒心。

    “也对,都到这里来了。根叔,你去开冷库的门吧!周末就要开业了,我再点一下食材的数量和种类,别到时候缺斤少两了就要临时抱佛脚了。”李雨彤也点头说道。

    “那……那好吧!李总,小烽,你们要是觉得冷的话,我里面有军大衣,你们可以披上。”

    见到林烽坚持要到冷库当中去看,张望根也不好再找借口拒绝,只能够拖拖拉拉地摸出了冷库的钥匙,很不情愿地去开门。

    “走!彤彤姐,里面冷。根叔去开门,我们拿军大衣去。”

    林烽拉着李雨彤往里面的小屋找军大衣道。

    “不用的,林烽,反正就进去一下。以我们的体质,不用披军大衣的。”李雨彤莫名其妙地道,她和林烽都已经是修真者了,对于身体冷热的忍受都比常人要好,进入冷库当中根本没什么关系,她奇怪林烽为什么会故意将他给拉开。

    “彤彤姐,那个根叔绝对有问题,很有可能,里面的肉都已经被换了。而且,还就是他做的手脚。”林烽借着给李雨彤披军大衣的空挡,小声地对她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