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到餐厅饭馆的特色菜,林烽一下想起了张小花所开的连锁餐厅江南居了。 //in./

    即便自己的母亲和张小花是死对头,以前也曾经慕名带着自己一家人到江南居去吃了一次他们的招牌特色菜“醉熏全猪”。

    一只“醉熏全猪”要价888,林烽从小到大也只吃过那么一次,一向节俭的母亲也大方了那么一次。可见特色菜对于一家餐厅发展的重要性,最明显的是能用特色菜作为噱头吸引客流量。这样也能同步带动食客品尝其他的菜品。

    “对!林烽,像京城的全聚德餐厅一样,是靠着一样全聚德烤鸭才有那么多人慕名前去吃的。阿姨她们会做的那些菜,几乎芝安市的家庭主妇么都会……所以,我们的英雄食府现在最缺的是核心竞争力的特色菜。”

    李雨彤也用了京城全聚德餐厅的烤鸭做了一个类,然后沉吟了一会儿说到,“不过这个问题也好解决,林烽,等过几时有空我到京城的时候。托关系找一些厨艺大师,重金买一些特色佳肴的制作方法来,可以作为我们英雄食府的特色菜了。”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既然没有特色菜,那我们买一些特色菜的秘方来。”

    林烽点了点头,道,“彤彤姐,听说京城现在还很多大厨都是师从清朝皇宫里面的御厨的?”

    “恩!是有不少,不过很多大师都年事已高。我认识一名大师,是当年给慈禧太后烧满汉全席的御厨的徒弟,等过些时候我去拜访一趟。”

    一边往英雄食府里面走去,李雨彤一边说道,“而且我们英雄食府的定位是古风味,那么这位大师会的那些古典宫廷佳肴是再适合不过的。到时候说不定,我们的招牌菜是满汉全席和宫廷盛宴呢!”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哈哈!彤彤姐,到时候我们英雄食府的广告还可以这么打,到英雄食府吃饭,享受宫廷皇帝的味蕾感官!”

    这个主意不错,林烽也拍手叫好道。同时,林烽的记忆当也开始搜寻,那些得到过二十四颗定海神珠的古人前辈们当,似乎也有好几个是为世人称道的大厨,甚至还有许多失传的名菜。如曾经当过御厨的宋五嫂做的鱼羹,是千古留名的。

    宋五嫂是南宋著名民间女厨师,宋高宗赵构乘龙舟西湖的时候,曾尝过她做的鱼羹,尝过了不知道多少美味的皇帝赵构,也都对宋五嫂的鱼羹赞美不已,甚至特地邀请宋五嫂到皇宫里面当御厨。宋五嫂也因此而名声大振,被世人奉为脍鱼之“师祖”。

    而世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宋五嫂能将脍鱼做得这么好吃,之后不管别人怎么学,也没有办法做出宋五嫂的那种味道。直到宋五嫂过世了之后,这种美味的鱼羹便成为了千古传和遗憾,再也没有人能够做出这样美味的鱼羹了。

    不过,拥有宋五嫂记忆传承的林烽却是知道其的秘密。除了宋五嫂一些独特的调料和烹制方法之外,最最重要的是当时宋五嫂的手也有这么一颗定海神珠在。

    但是,和林烽不同的是,宋五嫂是偶然在河边捡到了这么一颗定海神珠,她并没有将定海神珠恢复成二十四颗的形态,也完全没有激发出定海神珠的修炼传承和种种异能。

    宋五嫂利用定海神珠唯一做的事情便是用来泡鱼,她也是偶然之间发现的,只要将这一颗小珠子放在圈养鱼的池子当,这个池子内的鱼用来烹饪的味道会特别的鲜美。

    这便是宋五嫂绝佳厨艺的秘密,别人即便知道了她其他的烹饪技巧,没有这一颗神的定海神珠,也是绝对做不出这样的味道来的。

    “嘿嘿!这个倒是好玩有趣,定海神珠泡一下养鱼的水之后,用这个鱼做出来的鱼羹能特别鲜美?改天我也来试试看,而且,看样子宋五嫂并没有激发出定海神珠的神水来。说明这美味的鱼羹和神水并没有关系,不然的话,若是用神水来养鱼的话,这些鱼估计都不能吃了,都和大黄一样进化成怪物了。”

    注意到了记忆传承当宋五嫂的鱼羹和诸多其他菜肴,林烽便暗暗记在了心,打算找一天试验一下这些方法和菜肴,如果真的做出来美味绝伦,完全可以用来当做英雄食府的招牌菜了。连尝过天下美味的皇帝都拍手叫绝的美味菜肴,林烽不信敌不过江南居的一道“醉熏全猪”了。

    不过,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英雄食府都才刚刚装修好,还没有开业。目前对林烽来说,最重要的便是先到冷库当查看一番储备开业用的冷鲜肉,确保食材的安全没问题才是第一位。

    “林烽,我们今天倒是来的很早。员工们都还没有来,你爸妈平常来的都我早,今天倒是我们先来了。冷库在下面,现在估计只有根叔在下面值夜班。不过,到了这个点他应该要下班了……”

    李雨彤带着林烽往地下的冷库走去,她口的根叔便是负责晚在英雄食府当值班的员工。

    “根叔?彤彤姐,你说的根叔是不是叫做张望根?是我妈请来的吧?”林烽听着根叔两个字觉得耳熟,便顺口问了一句。

    “恩!好像是叫这个名字,阿姨请来的。食府内的很多员工都是阿姨请的,大部分都是阿姨以前下岗待业的同事,还有一些是阿姨村里的从小到大的朋友。都是自己人,信得过的。虽然年纪都大了一点,但是做事情年轻人更加踏实得多。”

    李雨彤点了点头说道,“林烽,你认识这个根叔么?”

    “嘿嘿!当然认识了,而且,这个根叔算是我妈的发小。据说从小追我妈,可惜我妈最后嫁给了我爸,这个根叔却一直没有娶妻生子,耕着自家的几亩地过活,也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事情,在村里算是一个孤寡的五保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