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喜欢的人?你喜欢谁呀?哈哈……罗卿卿,你喜欢的人该不会是楚少吧?你可知道,楚少把你玩了之后,可是在我们这些机长当吹嘘说……你在床是多么多么地骚呢!哈哈……所以,你别装纯了,今天我田同亮能看你这个残花败柳已经很不错了,还假装什么清高?”

    见罗卿卿竟然敢赶自己出去,田同亮也不再演下去了,直接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in./而且还对罗卿卿那假装清高的样子讥讽了一阵。

    “你说什么?我和楚元一点事情也没有,你听谁瞎说的?”

    一听到田同亮话里面对自己的污蔑和嘲笑,罗卿卿一下怒了。

    “还有谁?是楚少自己说的。罗卿卿,你别装了。你家这么破这么烂,估计你是看了楚少的钱才会和他搞在一起的吧!后来被楚少看穿了你的意图甩了你,你又继续假装清高,对不对?这样吧!我们也是明白人,你开个价……玩你一下多少钱呗?”

    看到罗卿卿恼羞成怒的样子,田同亮更加得意了起来,觉得自己是点破了罗卿卿的真面目,她才会这么气愤。

    “你走!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是你说的那种女人,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被这些污言秽语气得够呛,罗卿卿直接指着门口对那田同亮吼道。

    “你不是那种女人?呵呵!全公司的机长都知道你和楚少过床了,楚少还把你多风骚的样子说给我们听,你别装了!想要让我滚?呸……今天我田同亮还不相信了,楚少玩得,我玩不得?”

    说着,田同亮色胆包天,直接朝着罗卿卿扑了过去。

    “啊!你别过来……滚……滚滚滚……”

    罗卿卿吓得两只手奋力地抵挡,指甲正好将那田同亮的脸给划破了。

    “贱女人,把我脸都划出血了……好呀!敬酒不吃吃罚酒,像你这样的女人,是喜欢被人征服,被人用强对不对?好呀!老子今天不信了,一定要把你征服……”

    扑一声,田同亮抓住罗卿卿的衣领,直接将她甩到了客厅的沙发面,强壮的身体毫不费力地将罗卿卿的两只手给按住,这么盯着挣扎地罗卿卿得意地大笑道“今天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没有楚少说的那么骚……”

    “不要过来!不要……救命呀!”

    罗卿卿急得双腿乱蹬,两只手却被田同亮按着不能动,眼见田同亮那恶心的嘴要亲过来了,她只能绝望地大声呼喊了起来。

    而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候,院子外面,林烽和大黄刚好从出租车走了下来。林烽还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大黄已经先一步吼叫了起来,然后立刻朝着院子里面狂奔进去。

    “大黄!怎么了?里面发生什么事了么?”

    看到大黄这架势,林烽的心也是一沉,该不会自己家里出了什么事了么?于是付了车钱之后也立刻赶了进去,一跑进院子里听到了从罗卿卿家里传来的喊叫声。

    “不好!卿卿姐再喊救命,有危险……”

    林烽立刻跟着大黄闯进了罗家,一进门看到了罗卿卿被一个陌生穿着飞机师制服的男人按在了沙发,顿时怒了。

    “大黄!给我……把那个混蛋的命根子给我咬断了!”

    怒了!

    林烽真的是怒了!

    竟然有人敢在自己的地盘非礼卿卿姐,简直是找死!

    汪汪汪……

    大黄也是愤怒异常,接到林烽的命令之后,蹭的一下飞奔了去,直接一狗爪子将那田同亮给扇飞了。

    “啊!去去去……哪儿来的狗……”

    田同亮冷不丁看到一只大狗朝着自己扑过来,吓得够呛,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被大黄一爪子给扇飞在地。

    “卿卿姐,你没事吧?”

    林烽赶紧前,抱起沙发吓坏了的罗卿卿,发现她的两只手臂都被那田同亮给抓红了。

    “小烽,是你……真的是你……呜呜……姐姐真的怕以后都见不到你了……”

    恐惧和无助到了极点的罗卿卿,再次看到林烽犹如英雄般从天而降,像一只受伤的小兔子一样缩在了林烽的怀里面,瑟瑟发抖着。

    “不怕!卿卿姐,有我在……不会有人伤害你的。”

    看到罗卿卿这样子,林烽的心里面也是无地疼惜。再看看罗卿卿手戴着的那个珍珠手链,却并没有发挥出效果来。林烽心里面便有点疑惑了,难道是因为那田同亮动作很轻微,只不过是抓住卿卿姐的双手,所以并没有多大的伤害,所以珍珠手链的防护作用没有被激发么?

    按照这么说来,这个护身法器只能防护如枪击子弹、刀枪棍棒和一些很明显的攻击。像这样动作轻微的绑架、捆绑以及下毒等等都几乎没有任何地防护作用了。

    想到这里,林烽后悔为什么没有给罗卿卿炼制一个能够主动激发防御甚至反击左右的法器呢?这样只要罗卿卿一个念头沟通法器,立刻能将那图谋不轨的田同亮给弹开。

    “小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离开我……”

    受到了惊吓的罗卿卿,缩在了林烽的怀里,只觉得这里是全世界最温暖最安全的地方,再也不想离开林烽的怀抱。

    “不会的!对不起,卿卿姐,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我一定尽快给你炼制一个真正能够保证安全的法器,这样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

    林烽心里面很愧疚和后悔,自己已经三番两次让卿卿姐受到伤害了。

    而在林烽前抱起罗卿卿的时候,那被大黄一巴掌扇到地的田同亮见有人来了,急忙要朝着门口跑去,但是一直盯着他的大黄又岂能容他逃跑,无需林烽的吩咐,直接扑了过去,锋利地牙齿死死地咬住了那田同亮的命根子。

    “啊……”

    田同亮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声音,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色胆包天非但没有达成,还失去了身为男人最重要的东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