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妈蛋!大柱,去把你的猎枪拿出来。 下次要是再碰到那个臭小子,就算他是个练家子,老子一定要弄死他。”黄富仁两眼都大冒着怒火,恶狠狠地叫道。

    “练家子?老板,你碰上练家子了?阿彪和阿丰他们两个呢?竟然没有将老板保护好。”叶大柱也是吃了一惊,急忙问道。

    “别提那两个蠢货了,平常在厂里面耀武扬威很厉害的样子。一碰到练家子全都怂了,丢下我就跑了。等他们回来,看我不狠狠地教训一下他们。”

    回到了厂里的黄富仁,心情非常不爽。看着满地关在笼子里面的猫狗,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接过叶大柱的手中的屠刀,从地上的笼子里抓出一只喵呜喵呜瑟瑟发抖的家猫,就十分残忍地一刀将猫头给砍了下来发泄。

    “臭小子!还有那个女记者,下次被我碰到,就是这个下场。”

    黄富仁看着地上飞溅出来的猫血,在地上尸首分离的猫咪,恶狠狠地叫道,“枪呢!大柱,把枪拿出来,我练练手。”

    “老板,这你可得小心一点。这把猎枪还是我爷爷那个时候传下来的,当初收缴枪械的时候我藏得好好的。要是被人看到举报到公安局去,可有麻烦了。”叶大柱从厂里面的房间拿出了一把非常老式的猎枪,递给了黄富仁道。

    “放心!我就用它对付那个臭小子,就算他是练家子,手脚功夫再好,还能躲得过子弹?”

    将这土猎枪拿在了手中,黄富仁才有了安全感,阴险的目光拿着猎枪瞄准,恨不得马上拿着猎枪去找林烽算账。

    “老板,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是怎么惹到练家子的啊!我可跟你说,有些练家子的功夫出神入化,你手上拿着猎枪,还真的不太可能打得中他。手枪还差不多一点。”叶大柱祖辈上也有人习武,所以知道一些武者的事情,便提醒黄富仁道。

    “练家子能躲得过猎枪?开什么玩笑,而且,就算有那种武林高手,也绝对不可能是那个臭小子。他看起来才十七八岁大,就是和昨天的那个女记者在一起。我和阿彪阿丰今天收到消息去抓那个女记者,本来都已经要得手了,结果就是这个臭小子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坏了我们的好事……”

    黄富仁十分不爽地说道,“还好昨天那个女记者逃走之后,我们就立刻将那边的厂子也连夜搬了过来。不然的话,估计现在已经被查抄了。”

    “是那个女记者?老板果然英明呀!这个厂子的位置更加隐蔽,他们肯定找不到的。而且工人们都是我们自己人,嘴很严,不怕他们出去会到处乱说。”叶大柱拍了一下马屁道。

    “哼!这我不担心,而且就算被那女记者将事情捅出去又怎么样?大不了罚点钱找个替死鬼呗!到时候挪个窝,继续干……”

    黄富仁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看来是从一开始做这个丧尽天良的生意,就已经考虑道后果和对策了。

    汪汪汪……

    喵喵……

    呜呜呜……

    周围满满地都是小动物的惨叫声,许多被关在笼子里面的狗狗和猫咪,看着一个个同伴被全副武装的工人割喉剥皮,都十分不安而绝望地在笼子里面惨叫着。但是,根本没有任何用,连一些体型大的狗,也休想要逃跑,从笼子里面抓出来之前就先被电击了。

    这些动物的肉混杂着一些过期的肉,最后被制作成为可以在市场上销售的肉,**流水化的作业下来,简直成为了黄富仁的金矿。除了一些机器设备和化学试剂贵了一点,那些过期的肉和抓来的小动物,根本不需要多大的代价,几乎是一本万利。

    靠这样的几个工厂,黄富仁的聚美味肉制品加工厂,年利润都已经破亿了,身家好几亿。供应到市场上的这种黑心肉,每年十几万吨。

    所以,守着这么一个金山,黄富仁当然再安全性上也做好了保证。除了行贿一些政府官员以外,更是准备了好几个窝点,以及一些替罪羊。就算是被曝光查抄了,只要不是被当场捉到,他也可以金蝉脱壳。

    昨天发现周芸这个女记者潜入拍照逃走之后,黄富仁便在第一时间让工厂停产,用好几辆大卡车,将重要的机器设备给运到了这个更加隐秘的工厂来。

    然后又发动自己的芝安市的地下力量,去查找周芸的行踪。本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握当中,但是却万万没想到半路杀出了林烽这么一个程咬金,把他的一切计划都打乱了,还挨了林烽一巴掌,牙齿都掉光了。

    “妈的,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搬了。那臭小子现在肯定和那个记者去了上个厂址那,就应该让他找过来,然后老子一枪崩了他。”

    黄富仁气愤地将猎枪放下,然后又缓了一会儿,才问叶大柱道:“大柱,张总让送过去的那一批贴了赛味包装的肉,你都送过去了么?”

    “恩!老板,我大柱做事,你放心。早上就已经送过去了,只是,这一批肉的质量不是已经差到不能再用了么?怎么还让我给张总送去呀?而且……好像送货的地址也不是江南居呀!张总让联系的那个人,也奇奇怪怪的,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叶大柱将一张送货单回执递给了黄富仁,奇怪地说道。

    “送到就好。怎么用就不用你管了,张玛丽这娘们也是够狠的。为了整治对手,弄了这么一批肉过去,然后再一举报。哈哈……对方连开业都还没有,执照就马上要被吊销了……”

    看了一下送货单回执,黄富仁便笑呵呵地说道,“不过,也只有张玛丽这样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人,才能将江南居做的这么大。话说回来,如果没有她全国连锁的这些江南居,我们这些肉销往哪里呢?哈哈……”

    原来,张小花的江南居美食集团,就是黄富仁聚美味加工厂的重要客户,进的大部分也都是黄富仁这里的黑心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