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嘿嘿!我跑得快么?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被怀里的周芸发现了自己的速度,林烽也下意识稍微慢了一点,因为前方的狗哥大黄已经发来了消息,似乎找到了那个黑心工厂的新位置,正在外面等着林烽过来。 {匕匕小說}

    “你这速度还慢?抱着我都能够跑这么快,足够拿奥运会冠军了。你真的是练家子?会武术的?”周芸的两只眼睛发着光,眼前的林烽身实在是太多的谜团了,每一个都让她着迷。

    “奥运会?我没什么兴趣。至于武术嘛!可是我们华夏国自古以来的国粹精华,体育课,我向我们体育老师学了一点太极拳、军体拳什么的……”林烽呵呵笑道。

    “体育课学的,怎么可能?这么厉害的武术,怎么可能是体育课学的?林烽,你又骗我。”周芸撅了撅嘴巴说道,不过她也知道这恐怕是林烽的秘密,所以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嘿嘿!芸姐,前面……拐过那个弯,从左边的那条小路进去,他们的黑心工厂新厂址在那边了。”

    林烽也岔开话题,说道。

    同时,怀里面抱着这么一个漂亮的软人儿,林烽也不可能什么感觉都没有。尤其是周芸的身子很软很香,也不重,林烽抱起来感觉特别的好。

    “真的找到了?好!这一次,林烽,我们一定要狠狠地将他们曝光。拍下照片之后,立刻打电话让公安局和食品卫生监督局,举报他们!”

    周芸闻言,也是眼前一亮,之前的失落全部都一扫而空。

    “到了!是前面那个厂房,看来,他们应该是早已经有了准备。只要一被人发现,立刻转移地点。”

    又跑了两分钟,和狗哥在路口会和了,林烽将脸红彤彤火辣辣的周芸放了下来,指着前面隐藏在大山后面的黑心工厂说道。

    “那还等什么,林烽,我们现在冲进去,拍照取证。确定之后,我立刻打电话报警……”

    周芸也激动了起来,手里面用来拍照的手机握得紧紧的,这一次,说什么她也不能再让那些奸商给跑了。

    “好!芸姐,那你在外面报警,我进去拍照和取证,还有防止他们里面的人跑了。”

    和方才那一栋厂房一样,这个新的厂房外面,竟然也围绕着一层死气,虽然没有那么深,但是却依旧阻碍了林烽的灵识探查。所以,担心周芸安危的林烽,让她留在外面报警。

    但是,周芸自己一个人都敢闯入危险的黑心工厂当,是一个美貌和智慧勇气并存的职业记者,碰到这么重大的新闻现场,哪里肯这么呆在外面给林烽放风呢?

    “不行!林烽,我一定要进去。”周芸当即反对道。

    “可是,里面有可能很危险呀!”林烽劝她道。

    “我不是有你保护么?刚刚可是你说的,要和我一起当小太阳,照亮这个社会的阴暗面。要当我二十四小时的保镖,保证我的安全的。”周芸撅着嘴巴说道。

    林烽有些为难了“里面的情况不明,极有可能,那些黑心的奸商,还有武器。”

    “怕什么?林烽,你的武术不是很厉害么?”周芸笑嘻嘻地说道,“我相信你的。”

    “额……芸姐,这个时候你倒是很信任我。不过,我毕竟只有一个人,万一里面的人多,我双拳难敌四腿,更加无法照料到你。”林烽笑了一声,说道。

    “那我还有狗狗大黄,对吧!大黄,你会保护姐姐的,是不是?”

    周芸笑着冲着大黄抛了一个媚眼说道,反正她是铁了心要进去。

    “行!好吧,那芸姐,进去之后,你一定要听我的吩咐,不要乱跑离开我的视线。我们拍照取证之后撤出来,其他的事情都交给赶来的公安人员。知道么?”

    虽然林烽非常想要将那些黑心奸商和工人们都杀了,但是毕竟有周芸在场,而且那么多的工人和奸商又不是杀手,林烽算有神水在,也无法抹除所有的痕迹,到时候引发了数十人死亡和失踪的大案来,更加麻烦。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人是杀不完的。这个社会正在为非作歹,赚黑心钱的无良奸商到处都有。林烽算再厉害,也根本无法一一找到这些奸商将他们给杀了。

    杀,从来都是最无可奈何的下下策。

    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杀而让更多的黑心奸商无法生存下去,受到举报、惩罚才是最好的办法。而这个办法,便是要靠周芸将这黑心工厂当的真实情况报道出去,让更多人看到这一幕,让更多有公义和社会责任感的人站出来,揭发举报和打击这些黑心工厂,让这些黑心工厂在这个社会根本无法存在下去。

    这才是真正的治本之法,也是林烽所最希望看到的。

    “好的,林烽,那我马打电话报警……”

    看着前方冒着黑烟的黑心工厂,这一回,周芸可以肯定,那些黑心的奸商和工人们再里面了。为了防止他们逃跑和毁坏证据,周芸立刻拿出了手机拨打了市公安局和食品卫生质量监督局的举报电话。

    而此时,在这个黑心工厂的车间内部,充满着各种腐肉的味道,还有化学试剂的臭味。同时,响起了一阵阵各种动物凄厉嘶吼的声音。正在被剥皮宰杀的野狗,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猫咪,旁边还放着一大堆剥了皮的死老鼠……

    这里俨然是一个动物屠宰场,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各种动物,被宰杀剥皮取肉,最后通过化学试剂用来伪装成为精品牛羊肉。戴着口罩和全副武装的工人,毫不留情地一只只宰杀外面弄回来的野狗野猫,简直像是人间地狱一般。

    “老板,你怎么了?牙怎么都掉了,一嘴巴的血……”

    黑心老板黄富仁捂着被林烽一巴掌打碎牙的嘴巴,怒气冲冲地巡视着工厂,负责宰杀动物这边的魁梧大汉工头叶大柱见状,惊讶地问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