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汪汪汪……

    一只健硕的大黄狗飞快地从公路奔跑了过来,样子威风赫赫,根本不是一只狗该有的样子,反而像是猛虎下山一般,天然带着一种王者气质。///

    “这……大黄狗!真的来了?林烽,难道说,这一只是你家的大黄?”

    看到猛地扑过来的大黄,周芸不由得本能地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大黄便一脸欢腾地扑到了林烽的怀里,兴奋地吐着舌头,亲昵地舔着林烽。

    “是呀!芸姐,这是我家的大黄。来!大黄,这是芸姐,电视台的美女记者哦!跟她打个招呼先……”

    林烽也笑呵呵地摸着大黄的脑袋,让它给周芸打招呼。

    汪汪……

    吐着猩红色的舌头,露出那尖锐锋利的牙齿,大黄却是眯着眼睛像人一样笑呵呵地朝着周芸叫了两声,然后更加令周芸惊叹的是,大黄竟然伸出了自己的狗爪子,看样子是要学人一样和周芸握手。

    “芸姐,大黄在和你说‘你好’呢!”

    林烽见周芸愣在那,笑着提醒她道。

    “啊?你……你也好,大黄!”

    周芸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乖和听话的狗,而且还如此地通人性。所以一向伶牙俐齿的她都有点不会说话了,伸出了自己的芊芊玉手,小心翼翼地和大黄的狗爪子握了一下。

    汪汪汪……

    和周芸握了一下爪子,大黄又汪汪叫了两声。

    “芸姐,大黄说它很喜欢你呢!说你真漂亮……”林烽此时充当着大黄的翻译。

    “说我漂亮?去!林烽,别唬我!你家的大黄算是再通人性,也不可能会这么说的吧?而且,它这么汪汪的一叫,你能知道它说的是什么?”

    稍微回过神来的周芸,觉得肯定是林烽故意这么说的。在她看来,一只狗怎么可能夸自己长得漂亮呢?

    “真的!芸姐,我不是说了么?我可从来没有骗过你。刚刚大黄真的说你漂亮,而且,说你身有一股很好闻的香味。但是你好像故意用什么方法遮挡住了这股香味……”

    林烽说着便也靠近周芸,然后努力地嗅了嗅鼻子,若有所思的说道,“咦?好像还真的是有那么一点幽香呀!芸姐,你喷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呀?这味道真好闻。”

    因为刚刚从那么恶臭的工厂当出来,林烽的鼻子也有点不太好使,但是闻到从周芸身散发出来的一股淡淡幽香,林烽觉得十分舒服。

    “没……没什么味道。是一般的香水,林烽,你别管我身是香的还是臭的了。还是正事要紧,赶紧让大黄帮忙寻找那些黑心的老板将工厂搬到什么地方去了吧!”

    被林烽这么一质问,周芸赶紧心虚地转移话题,一句话也不提自己身香味的事情。

    “芸姐的表情怎么这么不正常呀?为什么我问她身的香味是什么香水,她会这么紧张呀?”林烽也发现了周芸是故意避而不谈这一点,所以也没有追究下去,而是将这个疑问埋在了心里面。

    但是大黄却似乎很喜欢周芸身的这股香味,一直蹭在周芸的腿边,乖乖的吐着舌头很享受的样子,对周芸对林烽这个主人看起来都还亲热。

    “大黄!你怎么了?真的是见色忘义啊!看到了美女,把我这个主人都凉在一边了?也不知道你这是跟谁学的呀!”

    看到大黄这么不争气,林烽忍不住呵斥了它一句。

    不过这话却是将周芸逗得咯咯直笑起来“哈哈!林烽,大黄还能跟谁学呀!肯定是跟你这个主人学的,你也肯定是那种看到美女走不动路的……”

    “谁说的?来来来……给哥们一百个美女来,看哥们走不走得动路!”

    林烽不甘示弱地说道,“我可是正人君子,你看我在你这个大美女的身边,不也是坐怀不乱的么?”

    “还坐怀不乱呢?刚刚躲在箱子里面的时候,你的手放在哪里?”周芸也故意笑着质问他道。

    “等等等……芸姐,这你可弄错了吧!你自己也看到了呀!我的两只手可都撑在地,摸你胸的那是一只大老鼠,跟我有什么关系呀?”林烽辩解道。

    “你看看……那么好的机会,林烽,你连一只大老鼠都不。这不是传说的禽兽不如?”做媒体行业的周芸可没有那么纯洁,黄段子什么的,看的一点也不林烽少多少。

    “禽兽不如!”

    听到这话,林烽都快要哭了,“看来下一次,我还是当禽兽好一点。”

    “哈哈!林烽,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了。恐怕一辈子你都没有下次机会咯!”周芸得意地说道,对大黄也不害怕了,看到大黄这么亲近自己,便也欢喜地蹲了下来摸着大黄的脑袋。

    汪汪……

    这一下大黄更加兴奋了,黄色的狗头笑呵呵地去蹭周芸的胸。

    “我勒个去!大黄,你这个混蛋。主人都被芸姐说得哑口无言了,你还投敌示好享受福利?滚滚滚……干活去!到工厂里面去,闻闻那池子里化学药剂的味道,然后帮我们找那些黑心工厂的位置。”

    一脸羡慕大黄的林烽,轻轻踹了一脚,便将大黄从周芸的身边给踢开了,很有威势地命令道。

    “汪汪……”

    大黄则是满脸委屈地叫了两声,然后很留恋地看了看周芸,便恋恋不舍地听林烽的话跑进了工厂里去了。

    “哇!林烽,你家的大黄怎么这么听话啊?是不是我们说话它都听得懂呀?我早听人家说过,有的狗从小用一定的方法来训练,会很通人性,甚至是听得懂人简单的命令。”

    看到大黄这么通人性,又听得懂林烽的话,周芸忍不住好问道。

    “那是,我们家大黄那可是狗之王。是本年度芝安市狗狗广场舞大赛的金奖舞王,还有狗狗剥皮皮虾原地区第一名……”

    林烽正兴致勃勃地给大黄吹牛,突然工厂车间里面传来了大黄的几声怒吼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