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周芸虽然次也来过这个令人作呕的工厂,但是当时她看到的景象却和现在的截然不同。 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一次周芸假装游客迷路过来问路的时候,却是直接从大门进来的。工厂车间里面虽然闷热腐臭,但是好歹这些动物的尸体和腐肉都是分门别类放在不同的池子里面处理着。还有许多工人不断地清理和扫动着,虽然看起来一样很令人作呕,但是和现在的情况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呕……”

    真的是忍不住了,周芸根本不敢再去看这车间里面的一切,简直都快要将胃里面的东西给吐干了。

    “林烽,这里太恶心了。你看到了?是这样一个充满着腐肉和各种动物尸体的加工厂,竟然是生产我们每天吃的那些火腿肠及一些包装冷鲜肉的地方。”

    吐了好一会儿之后,周芸才勉强缓过劲来。虽然她极其不情愿看到这些恶心的画面,但是为了保存证据,她还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来拍照。

    “芸姐,尽管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还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加工出来的肉食怎么可以给人食用呀?”

    林烽虽然没有吐,但是内心却是无的愤怒。之前他经常看到电视报道一些僵尸肉或者是地沟油等等有关食品不安全的报道,但是却一直觉得事不关己,觉得那些加工厂应该也是有些不干净和不讲究而已。并没有将这一类问题太放在心。

    可是现在,看到这黑心加工厂里面的恶心状况,林烽是真的受不了啦!恐怕这接下去的好几天都不敢在吃肉了,而且,也更加地理解和认可了周芸的梦想。

    “是呀!林烽,你看看……那些腐肉,还有那些是过期的肉,更可恶的是,这些黑心的商人,竟然还会用各种各样动物的尸体混杂在起来,用来冒充牛羊肉。”

    周芸大着胆子走到了更里面拍照,在墙壁角落的位置,放着一堆刚刚扒下皮来的野狗尸体,还有许多野猫的。周芸都拿着自己的手机,给这些野生动物的尸体来了一个特写。

    “用野猫野狗的尸体来冒充牛羊肉,只要经过一些化学试剂的处理,还有几轮脱酸之后再打包在看起来干净的包装里面,消费者根本分辨不出来好坏。但是真的吃进肚子里面,问题大了。不说肉的问题,那些强酸和其他的化学试剂,都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严令规定不能当做食品添加剂,根本是不能食用的。”

    美女记者周芸一边忍者恶心用手机拍照,一边向林烽讲解调查到的这些黑心工厂的做法和危害。

    “之前我有在电视看过相关的报道,有些不良的商家用猪肉加添加剂伪装成牛羊肉。没想到,连什么狗肉、猫肉、老鼠肉都可以这么弄,真的是太恶心了。难道这些黑心老板的良心都让狗给吃了么?不怕他们自己的家人在外面迟吃到这些恶心的肉么?”

    对于这些黑心老板的罪行,林烽认为是将他们处死一千字一万次都是远远不够的。

    “一切都是因为利益。林烽,普通的牛羊肉那么贵,几十百块钱一斤。可是如果用其他动物加一些化学试剂来替代,成本几乎等于零。这些动物都是工厂的老板让工人去捡来或者捕捉来的,像城里经常有许多野狗一大片一大片的失踪,都是这些黑心的肉加工厂干的。”

    拍够了照片,看着那些加工的机器都已经被搬空的厂房,周芸收起了手机,担心地说道,“看来那些黑心的老板是早有准备了,知道我铁了心要曝光他们。竟然已经事先挪窝了,那些加工的机器连夜都搬走了。只有这些腐肉没什么价值,才留了下来。”

    “狡兔三窟,这些黑心老板干这种害人利己断子绝孙的勾当,肯定早已经想好了对策。被发现了一处加工厂,搬到另外一处地方。只要没有被当场抓住,机器没有被查封没收,他们的损失根本不大。不过是换一个地点,又可以继续生产这种黑心肉……”

    想到这一点,林烽后悔为什么刚刚不一狠心将那黑心的老板黄富仁给杀了,这种人渣不配活在这个世界。

    “那怎么办啊?林烽,我可是好不容易调查了一个月,经过群众的举报,才找到这个地方的。现在他们挪到了其他地方,等于完全是前功尽弃了。即便我将这里拍的照片曝光出来,他们完全可以换个牌子和公司名称继续生产,根本不起作用。”

    无奈的周芸望着空空的厂房叹息,但是林烽却四处查看,瞄到了这工厂当的一些化学试剂,便灵机一动地说道“芸姐,你看……这些黑心作坊里面处理腐肉的时候,都要加入各种各样的化学试剂。那么经年累月下来,在他们的机器肯定也沾染了浓重化学试剂的味道。”

    “什么意思?林烽,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说……要靠这化学试剂的味道来找他们新作坊的位置吧?”周芸有些疑惑地问道。

    “对!芸姐,我的想法是这样,你想想看,既然他们将那些机器从这里连夜运走,我们只要追寻着化学试剂留下的味道,一定能够找到他们的下一个窝点。”

    林烽指着前面的一池子绿色的酸性液体,说道,“你闻闻看,这些化学试剂的味道很重。哪怕是经过了一晚,肯定还有些许气味残留在路。我们只要闻着这个气味,肯定能够找到的。”

    “嗯!味道是挺重的,可是……”

    周芸捂着鼻子闻了一下,却依旧有些不太乐观地说道,“林烽,你以为我们是狗狗么?靠闻气味能找过去,这也太不现实了。这些化学的味道在这里虽然重,可是在外面经过一晚,肯定消散得差不多了。反正我的鼻子是没有那么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