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黄叔,那林烽会不会有危险?”

    听到这里,萧霓裳就一下为林烽紧张了起来。  --

    “应该还不会。毕竟,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知道的人都已经……被林烽杀了。我们这边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泄密。相信,劳伦斯家族那边,也只是将芝安市定为汉斯失踪的几个地点之一。只要欧阳风在芝安市没有查到什么,林烽就不会有事。”

    说到这里,黄启明又展颜笑了笑道,“再说了,小姐,以林烽的武力来看,加上他手上不知道有多少的护身法器。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危险呢?”

    “呼!那倒是,不过,林烽再厉害也毕竟是一个人。不管是欧阳家还是劳伦斯家族,都是庞然大物。黄叔,你让人密切地关注着劳伦斯家族和欧阳风那边的动静。如果有什么问题,马上通知我。我现在也赶紧回学校去,和林烽打一声招呼。”

    担心林烽的萧霓裳本来今天下午是不打算回学校上课了,但是现在确实稍微调整了一下心情,就又回芝安一中去了。

    终于,林烽之前疯狂杀戮所埋下的一个隐患,危机开始爆发了出来。不过,此时的林烽却根本不知道这一点。虽然他当时杀死汉斯之后,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捅了一个马蜂窝。但是,毕竟那个劳伦斯家族远在俄罗斯,林烽可不怕他们。

    只不过,林烽没有想到的是,劳伦斯家族会让京城的欧阳家代为调查汉斯失踪,一路找到了芝安市来。

    此时的林烽在市西南区的一个岔路口,和周芸一起下了出租车,然后又要步行前往那个传说中的黑心瘦‘肉’加工厂去reads;。

    大太阳底下,林烽跟在美‘女’记者周芸的身后,在这郊区的公路上走了有十几分钟了。他还真的是佩服周芸身上的那一股韧劲,为了调查一个黑心加工厂,竟然能冒着这样的危险,吃着这样的苦。

    “我说周记者,到底还有多远呀?那个黑心的加工厂不会是建立在这么荒山野岭当中吧?”

    佩服归佩服,被大太阳晒着,对于水属‘性’修真者的林烽来说的确是有些不太喜欢,便开口问道。

    “就在前面了。他们这种黑心加工厂,不敢开在人流密集的市区,只能够藏在这种郊区当中。林烽,你不是练家子么?这点路难道都走不了?”

    虽然已经满身香汗淋漓,气喘吁吁走不动路了,但是周芸依旧坚持着说道。

    “我当然走得动了。我是怕你走不了呀!周记者,要不我们坐下来休息一下再去吧?”林烽提议道。

    “不能休息了!刚刚那黑心老板黄富仁被你打跑了,我怕他们很快就隐藏证据,转移工厂,那我们可就白跑一趟了!”周芸再接再厉地努力走着。

    “可你这么慢吞吞地走,也太慢了!要不是刚刚那个出租车司机不走了,我们就应该直接开到他们工厂‘门’口去。”林烽看到周芸那‘精’疲力尽满身大汗,却又坚持着往前走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心疼了起来。

    “那也要走!林烽,你知道我当记者的梦想是什么吗?”

    周芸累得只能弓着身子,气喘吁吁地往前走,却回过头来笑脸问林烽。

    “你当记者的梦想?我哪儿知道呀!获得什么普利策新闻奖?”林烽随口说道。

    但是,周芸却是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为了获得什么新闻奖才来当记者的,那些奖项也只不过是虚名而已。”

    “那你为了什么呀?”林烽疑‘惑’道,“记者的工资应该也并不高吧!以你的身材相貌,去当演员或者甚至就是t台模特,也比记者搞多了呀!”

    林烽这话的潜台词便是,你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当记者拼才华。

    “我也不是为了钱,说实话,林烽,我的家里面其实‘挺’有钱的。甚至,还有许多重要的社会关系,我想要开公司或者是做些其他行业和领域的事情,家里人几乎都会帮我安排好。可是,我并不想过这样的生活,所以才会一个人离家背井跑到芝安市来当一名电视台记者。”

    大太阳暴晒之下,周芸却没有喊过一句累和热,反而一边走着一边和林烽谈笑风生道,“也许,在你们看来,现在的记者不就是打听一些‘花’边新闻,采访一些博眼球的事件而已。在你们的眼中,全世界的记者都像是成天找八卦的狗仔队。但是,我却并不是这样的……”

    “咦?不是么?那你还偷偷跟踪我‘偷’拍我和紫萱学姐的约会?”

    林烽前半段听着还‘挺’有感触的,可是一听到这里,便立刻笑着反驳道。

    “那不一样,当然了……偶尔打探一下娱乐明星的八卦,算是我的个人爱好。我的主职业可是正儿八经的时事记者,关注的都是民生相关的新闻。”

    周芸又郑重地说道,“我希望,作为一名记者,我能变成两扇大耳朵,可以听到人民群众来自最心底的声音,倾听他们的诉求。然后,能够成为人民群众的嘴巴,把他们的诉求用媒体的声音发出去。林烽,你知道么?

    虽然我们现在的社会强调民主和民生,国家也一直在这个方面努力不懈,但是社会上依旧充斥着大量的不公和黑暗。而我当记者的愿望,就希望能够充当一盏小明灯,去自己的能量去照亮这些黑暗的地方。

    就算我个人的力量不够照亮这些黑暗,那我就将它们报道出来,展现给我们全国人民老百姓们看,也让社会上更多有责任有公义感的人知道和了解这些,发动他们的力量和我一起,将这些黑暗给消除……这……便是我当记者的初衷,也是我最奢侈的愿望了!”

    不知不觉,林烽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完了周芸这发自内心的愿望之后,眼睛有些涩涩的,有点被她的这一番话给感动了,收起了刚刚戏谑的态度,很认真地问她道:“所以说,周记者,这个黑心的而加工厂,就是一个你希望去照亮的黑暗地方么?”

    ...q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