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82_82684开什么玩笑,你赵忠南父子俩刚刚还那样讥讽抨击小爷,你就算给再多钱,这幅画小爷也绝不转手。

    而且一百万很多么?对现在百亿身价的林烽来说,一百万也就是零花钱而已了。

    可赵忠南被林烽这句话堵得,彻底没了办法,顿时就在饭桌之上恼羞成怒起来,指着林烽骂道:“臭小子!别给你脸不要脸,这幅画本来就是我的。刚刚的打赌不算,快把画还我?能给你一百万已经是天大便宜你了。”

    在金钱的利益面前,赵忠南已然不顾在老师叶慧琴面前的形象了,平常厮混在收藏界的无赖嘴脸也彻底暴露了出来。

    “就是!林烽,快把我们的画还来。不然有你好看的!”

    赵爽就一直等着父亲发飙的机会,立刻也蹭地一下从桌上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瞪着林烽,似乎一言不合就要马上动手抢画一样。

    对于赵家父子俩的这副嘴脸,身为主人家的叶老终于看不下去了,皱着眉头,用力敲了敲饭桌道:“忠南!明明这个赌局是你自己提出来的,现在怎么转眼又说不算了呢?”

    “是呀!赵大哥,这你可有点说不过去了。”陈露萍也是一脸笑呵呵地替林烽说话道。

    “赵叔叔!您是国内著名的大收藏家,藏品无数,就不要和林烽计较这么一件普通的古画了。”

    秦嫣然理所当然是向着林烽,对那赵忠南父子俩说道。

    “普通的古画?”

    听到秦嫣然的话,赵忠南这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这一幅八大山人的《山水鱼鸟乐》怎么可能是普通的古画?恐怕将他赵忠南毕生的收藏品加起来,价值恐怕也还抵不过《山水鱼鸟乐》这一幅啊!

    可是现在叶老一家都向着这个臭小子,赵忠南也自知理亏,想要在叶老一家面前从林烽手中将古画要回来是不可能的了。恐怕唯一的办法也只能靠硬抢了。

    “既然如此,我就给叶老师一个面子。这幅画就送给你了,望你好好珍惜。”

    咽着这口气的赵忠南只能够装作一脸大度的样子说道,然后拉着自己的儿子赵爽起身告辞道:“今日,感谢叶老师一家的款待。我还有点急事,就先告辞了。有时间再来拜会叶老师。”

    “就这么走了?忠南,不再坐坐?”叶老虽然已经看清了赵忠南的为人,不过还是客气地挽留了一句。

    “不了!叶老师,请留步。赵爽,我们走!”

    内心愤愤不平的赵忠南带着儿子赵爽从叶老家离开,赵爽便气呼呼地大叫了起来:“爸!那幅画就真的送给那个臭小子了?十几万就这么打水漂了?简直太便宜他了,这口气我是咽不下的。”

    “十几万?赵爽,我们买这幅画的时候是花了十几万,可是你知道现在那幅画确定是八大山人的作品后,值多少钱么?”赵忠南目光很阴郁地说道。

    “爸!你刚刚出价一百万,难道说那幅画价值几百万?天呐!那就更不能便宜林烽这个臭小子了!”赵爽说道。

    “上亿了!这幅画的价值甚至可能达到两亿,这可是我此生捡到的第一个大漏啊!”赵忠南自己说话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两亿?不会吧?爸!这么值钱的画,更不能白送给那臭小子了。必须拿回来啊!”一听到价值两亿,赵爽的心都在滴血了。

    “哼!就他一个山沟沟的臭小子,看过几本历史书,难不成就真想从我的手里将画骗去?赵爽,你知道爸为什么要赶紧和叶老师一家告辞么?”赵忠南发狠地说道。

    “为什么?”赵爽疑惑道。

    “赵爽,既然给那小子脸他不要脸,放着一百万不要,那就只好让他什么都得不到了。我们先出来,埋伏在小区大门口,等那小子出来以后。就把画给抢过来!”

    那幅《山水鱼鸟乐》的价值实在太大了,所以赵忠南也忍不住要铤而走险。在他看来,自己父子俩人,难道还抢不过林烽一个人么?

    “好!哈哈!爸,我早就想要好好教训那臭小子一顿了。”赵爽也是拍手叫好,他在清北大学可是武术社的成员,手脚上也有点花架子功夫。

    而这个时候,在玉华小区内,徐敏静刚睡了个懒觉起床,就被满脸殷勤的母亲拉出来吃午饭了。

    “妈!你怎么弄这么多的菜?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看到母亲弄的满满一桌各种拿手好菜,徐敏静一边吃着一边奇怪地问道。

    “敏静,你吃吃看,妈做的这些菜里面,你觉得小林喜欢吃哪些?”徐母一脸笑呵呵地问道。

    “小林?妈妈你不会说的是林烽吧?”徐敏静听到母亲提到了林烽,瞪大了眼睛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上一次小林来我们家,妈不是没有招待好人家么?所以,敏静你看看,这几天刚好五一放假,你明后天再请林烽来家里吃顿饭?”徐母乐呵呵地说道。

    但是徐敏静一听,就立刻板起了脸来,道:“妈!我不是跟您说过了么?林烽不是我的男朋友,就是我班上的学生而已。您不会真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了吧?”

    “死丫头,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妈觉得林烽挺好,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虽然是他的班主任老师,可也就比他大几岁而已。”

    徐母自从知道了林烽是东南航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之后,心里面可是一直念叨着这个金龟婿呢!

    “可是,妈!我都说了,林烽上次是假扮我的男朋友。我和他……真的没有关系的……现在您都知道真相了,怎么还要他来家里吃饭?”徐敏静皱着眉头说道。

    “什么真相?我可不知道。反正,敏静,我是记得上一次你带回家来的男朋友就是林烽。我不管,你赶紧打电话给林烽,让他明后天有空来家里吃饭。”

    似乎早就料到女儿的措辞,徐母也耍起了无赖来,道,“你就和林烽说,是我要感谢他救命之恩的。”

    “妈……这多不好……”

    “打电话!”

    “好吧!”

    被母亲逼得没有办法,徐敏静只好拿出手机,拨打了林烽给她的那个手机号码。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刚目送赵家父子俩灰溜溜离开的林烽赶紧逃出来一看:“咦?是徐老师的电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