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82_82684一张没有落款不知道作者的明朝古画价值十八万,可一旦这幅画能够确定作者,价值可就要翻倍了。更不用说,这画的作者竟然是明末的画坛宗师八大山人朱耷,赵忠南才舍不得真的将这幅画输给林烽。

    不过,林烽当然没有那么笨被赵忠南糊弄,他一个百亿富翁,还缺这打发叫发子的十八万么?

    “可是赵叔叔,刚刚我们的赌注可是这幅画吧?您就不用破费了,我要这幅画就好了。”

    说着,林烽眼疾手快,立刻便将那一幅画卷了起来,拿在了手上,愣是让那赵忠南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

    “这……这这这……林烽,你要是嫌叔叔给的价格少,我们可以再商量的嘛?你也知道叔叔是收藏家,钱可以赚,可是碰到这样喜欢的古画可就难再得了。我出……出五十万,你就当将这画再卖回来给我如何?”

    一看到林烽将画都给收走了,赵忠南是真的急了。不过,他料想林烽这么一个山沟沟的学生娃,这辈子恐怕都没有见过五十万这么多的钱,自己开出这么高的价格,他肯定会心动同意的。

    可赵忠南的五十万一出价,他的儿子赵爽就接受不了啦!立刻大叫了起来:“爸!不就是一幅破画么?输了就输了,给他就是,我们不过损失十八万。凭什么还要用五十万再买回来,让他凭空占便宜啊!”

    赵爽可不懂这些古画的行情价格,只是觉得父亲这么做明显是给林烽送钱,当然心里面十分不爽了。

    “你你……你懂什么?这幅画爸很喜欢,一定要留着!”

    此时的赵忠南根本没办法像自己的儿子解释,因为只要一解释的话,林烽也就知道这幅画很值钱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值钱。要知道,八大山人朱耷现存的画作几乎无一不是千万级别以上的收藏价值,而且随着其知名度和藏画数量的稀少,价格还在不断攀升当中。

    2010年的时候,一幅八大山人的《竹石鸳鸯》便在西泠印社拍场拍出了成交价1。187亿的天价。当时的赵忠南就在拍卖会现场,见证了这一场争夺的疯狂,当时如果不是因为其中一个买家资金周转有问题,恐怕这个拍卖价格还会更高。

    而且,眼前的这一幅八大山人的《山水鱼鸟乐》,因为是罕见的八大山人没有落款字号的画作,从收藏价值上可比那《竹石鸳鸯》又高了许多。就算保守估计的话,收藏价值不会低于1。5个亿,放在大拍卖行的话,恐怕拍卖价格破两亿都不成问题。

    他赵忠南就算有钱,全副身家也不过刚刚一两亿,还大部分都是父辈的积累,剩下的也都是赵忠南这几年来在收藏界坑蒙拐骗来的。

    奋斗了一辈子才一两亿的身家,可眼前的这幅《山水鱼鸟乐》就价值两亿了。试问一下,赵忠南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呢?之前十八万就淘到这么一幅国宝级的古画,可以说是捡了一个大漏了。

    但偏偏他又自己作死和林烽打赌输给了他,有叶老作证想反悔都不行。如今画作落入了林烽的手中,他只能够趁着林烽还不知道画的真实价值赶紧骗回来。就算因此付出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的代价,那也大大的值得。

    如果换一个普通的高中生,一听到五十万这么多钱,恐怕还真的会动心想都不想地把画还给赵忠南了。可惜今天他遇到的是林烽,一个自己身价就百亿的史上最传奇高中生,怎么可能被他这五十万打动?

    “嘿嘿!赵叔叔,还真不好意思。这幅画,我也很喜欢。就不能割爱了,还要谢谢赵叔叔送我这幅画。”

    越是看到赵忠南着急和舍不得,林烽就越是不肯把画给他。虽然他不知道这幅画的实际价值多少,但是肯定比赵忠南要给的五十万多。

    “五十万你还不肯?林烽,别太贪心了?”

    说这话的时候,赵忠南瞄了一眼旁边的叶老,因为他知道这屋里除了自己恐怕只有叶老知道这幅画真正的价值了。

    见叶老似乎没有要提醒林烽的意思,赵忠南便又沉了口气,伸出一根手指对林烽道:“一百万!不能再高了,这幅画根本就不值这些钱,要不是我实在太喜欢……”

    “这幅画我是不会卖的,既然不值这些钱,我可不能让赵叔叔你吃亏啊!那个什么,饭菜再不吃不是要凉了么?我肚子也饿坏了,我们还是赶紧吃饭吧!别辜负了姥姥和萍姨的一番好意啊!”

    把画拿到了手,林烽哪里还肯再还给赵忠南,寸步不离地拿着画就走到了饭桌上。

    “来先吃饭吧!忠南、小赵、嫣然、露萍,画也看完了。赶紧趁热吃饭吧!”

    叶老见到林烽这么滑头的样子,也是抿嘴偷乐了起来。虽然她不齿今天赵忠南的行为,可是毕竟画是他带来的,而且他还是自己的学生,叶老便也没有主动提醒林烽关于这幅画的价值。

    谁知道林烽虽然不清楚这画价值连城,却就诚心要和赵家父子俩过不去,给多少钱也不卖这幅画。

    饭桌上,赵忠南可愁坏了,故意坐在了林烽的旁边,套着近乎给他夹菜。

    “林烽小兄弟,来……那糖醋排骨太远了,怕夹不到,我给你夹!”

    “这汤可好喝了!林烽小兄弟,来一碗呗?”

    “哎呀!叶老师弄的爆肚可不比老北京的差,林烽小兄弟,你可一定要尝尝啊!”

    ……

    对于赵忠南的这热乎劲儿,在场的几人都看得是一愣一愣的。刚刚还一口一个臭小子叫林烽,结果现在一口一个小兄弟,还不断热情笑脸地给林烽夹菜,这变化也太快了一点吧?

    尤其是赵爽看到自己父亲对林烽这么卑躬屈膝的样子,就更是气得两腮鼓鼓的,恨不得把林烽挫骨扬灰了。

    “赵叔叔,我自己有手会夹菜的……”林烽也是一阵无语,这赵忠南也实在太厚脸皮和无耻了一些吧?

    “两百万!林烽,叔叔再加价一倍,你就把那画还给我吧?”

    饭菜都快要吃完了,那赵忠南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最后伸出了两个手指狠心地对林烽说道。

    可林烽依旧是摇了摇头,把画贴身拿好,说道:“赵叔叔,我不缺这点零花钱,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