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82_82684刚开始,所有人听到林烽信誓旦旦的说画上有落款的时候,都集中了十二万分的注意力看了过去。

    可是临到头,林烽竟然只指着一个形似小乌龟的图案说这是一款独特的画押落款。赵家父子俩立刻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尤其是赵忠南,他这个资深的收藏家兼鉴赏家,听到林烽这业余得不能再业余的鉴定,简直都快要笑掉大牙了。

    “臭小子!你这是在逗我们玩么?这只是一只水底的乌龟,哪里是什么画押?你可不要告诉我,上面正在游动的鱼儿,天上的鸟儿,远处的青山,这些都是独特的画押哦!你到底懂不懂画啊?哈哈……”

    赵忠南这下可彻底地放下心来了,刚刚还差点被林烽那看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给唬住。结果等了半天,竟然说的是这么一通狗屁的鉴定,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就连陈露萍和秦嫣然也是面带尴尬地看着林烽,秦嫣然小声地提醒林烽道:“林烽!书画的落款和画押都是文字的,哪里有用乌龟的啊?”

    陈露萍则似乎怕林烽被嘲笑下不来台,赶紧来打圆场,指着桌上已经准备好的热气腾腾的饭菜热情地喊道:“看画什么时候都可以,我看大家还是先吃饭吧!不然一会儿饭菜可就凉了……”

    说着,陈露萍还煞费苦心特意要支开林烽,说道:“林烽,厨房里还有一锅玉竹老鸭汤太烫了,你帮萍姨去端过来吧!”

    老谋深算的赵忠南当然听出了陈露萍话里的弦外之音,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让林烽这臭小子摔跟头丢脸,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急忙出言道:“没事!没事!反正这画也已经看完了,赵爽,刚刚我们和林烽的对赌是怎么说的来着?”

    “爸!刚刚有叶老和陈阿姨作证,林烽这个臭小子如果说不出画的来历以及有说服力的考据,就要站在门口被我狠狠踹一脚。”

    赵爽已经乐呵呵地迫不及待了,两只眼睛瞪着林烽像要吃人一样。

    “林烽,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是男人就要愿赌服输哦!有叶老和露萍作证,难不成你还想要赖?”

    赵忠南有理由相信,经过这一下之后,林烽这个臭小子的狂妄和吹牛本性暴露出来,即便秦嫣然还喜欢林烽要和他在一起,叶老和陈露萍也是不会答应的。

    如此一来,他的儿子赵爽就有机会趁虚而入了。到时候秦家老头的庞大遗产,铁定就可以瓜分一道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林烽却依旧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指着那个小乌龟说道:“谁说我输了?你们难道认为这真的是一只小乌龟么?”

    “好笑!林烽,这在水底的不是乌龟难道还能是小鸡?可笑之极!”赵爽以为林烽是在做最后的狡辩,毫不客气地奚落取笑道。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着观察林烽指出来的那只乌龟的叶老却是突然吃惊地叫道:“龟形画押?难道真的是龟形画押?这一幅画恐怕真的是八大山人朱耷之作了。”

    “什么?姥姥,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林烽真的蒙对了?”秦嫣然立刻惊喜地问道。

    “开始我还不确定这幅画是出自谁之手,即便是林烽点出了是八大山人的画作,我依旧不敢肯定,只是觉得有这个可能性。但当林烽指出了这个龟形画押的时候,我才猛然想了起来。八大山人的很大一部分画作当中,都有类似的一只小乌龟,即便明明是一幅花鸟画,没有河水,依然有这么一只不符合时宜的小乌龟……”

    叶老自己都是一脸震惊地说道,“记得是二十年前,我带的一个学生周文清就发现了这一点,还特地以《八大山人画作中的龟形画押》作为毕业论文来着。”

    “周文清?叶老师说的是现在华夏书画界的副会长周文清师兄?他对明末画作的研究可是和老师您一脉相承的。”

    听到周文清的大名,赵忠南也是一惊,心就咯噔一下慌了起来。

    “妈!这么说来,林烽难道还真的歪打正着咯?”陈露萍也是露出了意外之色,说道。

    可她这话林烽可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歪打正着?哥们这可是有依有据的。

    “应该不太可能是林烽歪打正着蒙的,林烽,还是你自己来说说看吧?是如何看出这龟形画押的?还有,这龟形画押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我想,你既然敢这么自信的点出来,一定是有所了解了吧?”

    活了大半辈子深谙世事的叶老,转向了林烽问道。言语之间,丝毫没有画坛泰斗专家的架子,反倒是睁着一双求学问知的眼睛,满脸期待地想要从林烽这里知道答案。

    “是呀!林烽,你快点说说看,这只小乌龟身上有什么秘密?我也很想知道!”秦嫣然此时,也是一脸期待和崇拜地看着林烽。她也想不到,林烽在古代书画方面的造诣,竟然连自己的姥姥都自叹不如了。

    “大家请看,这个图案表面上看像是一个小乌龟,可是实际上……”

    林烽笑着看向那已经满脸阴沉铁青的赵家父子俩,乐呵呵地说道,“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图案,而是文字。你们歪一下脑袋看看,这只小乌龟其实是由‘三月十九日’几个字变形组成的。”

    被林烽这么一点出来,即便是那赵家父子俩也都忍不住歪着脑袋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果然如同林烽所说的那样,这哪里是一只小乌龟,明明就是三月十九日几个字变形后组成的。

    “妈妈,你快看!还真的像林烽说的那样,是三月十九日几个字。真的好神奇啊!原来这个小乌龟隐藏的是这样一个秘密啊!”

    发现了这个秘密,秦嫣然也是满心欢喜地拍手叫道。陈露萍也不由得满脸惊诧地看着林烽,终于正视看他,确定林烽在这方面是真的懂而不是装懂了。

    赵家父子俩在震惊之余,则是完全傻了眼。这一下,丢人的不是林烽,而是他们了,而且按照对赌的赌注,连这幅画他们都要输给林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