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82_82684这一幅没有明确落款的明朝山水画,是赵忠南花了十几万从京城一个古玩市场淘来的。

    他虽然具体看不出这幅画的作者和来头,但是单单从作画的风格和材质上,能够判断出是晚明时期的书画大家所作。一幅晚明的书画作品,如果不是因为没有明确落款知道来头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被赵忠南只花了十几万就淘到手的。

    可以说,只要弄清楚这幅书画背后的故事和作者,哪怕是明末一个稍微有点名气的画家,这幅画的价值都能翻上好几番,放到拍卖会上都能上百万。

    不过,对于这种没有落款的古代书画作品,只能够通过对作画者的风格和各方面历史典故的考究,才能够勉强判断作者是何人。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工作,必须有依有据,说出来让人能够信服才能作数。

    一般而言,只有画坛泰斗或者收藏界对这方面公认有所研究专家的判断才能服众。

    赵忠南这一趟来老师叶慧琴家,就是打着这个借口,明面上是让叶老帮忙鉴别一下这张古画。实际上却是投其所好,借此来拉近关系,甚至赵忠南心中都已经决定了,鉴别出来古画的来历之后,就顺道将这幅画送给叶老,拉近一下两家的关系。

    “哦?是明朝的山水画?那倒是要看看……”

    叶老一生别无所好,都把时间和精力花在了书画领域。可以说,她是华夏国还在世的仅有的几位学贯中西的画坛泰斗,尤其是华夏古代历朝历代的书画,数百位名家的作品和风格,叶老都是如数家珍。

    尤其是明朝的书画作品,更是才人辈出,涌现出了许多的书画名家。对于明朝的书画作品,叶老也是尤为喜爱和感兴趣的。

    所以,一听到赵忠南带来了一幅没有落款的明末书画作品,叶老立刻就放下了手下的菜盘,饶有兴趣地走了上来,仔细地瞅着眼前的这一幅明朝山水画。

    “明朝的古画?林烽,姥姥最喜欢的就是明朝的画作了,我们也上前去看看吧?”

    秦嫣然从小在姥姥的谆谆教导之下,虽然并不是美术艺考生,但是她的美术功底甚至比一些专业美院的学生还强,对于各朝各代的画家风格也有一定的了解。

    而林烽坐在沙发上看到这幅画的第一眼,其实就觉得十分眼熟了。等到和秦嫣然一起走近了仔细一看,才立刻恍然大悟了拍了拍脑袋,笑着说了一声道:“我还以为是那一幅画呢!原来是这一幅啊!”

    “咦?林烽,你认得这幅画?连姥姥都还没有看出来历,难道你以前见过这幅画?”

    秦嫣然瞅了半天,还没有能够分辨出这幅画的来历和作者,并且看到姥姥也拿着个放大镜在那皱着眉头思考着。可林烽却只不过才看了两眼,就似乎对这幅画知根知底了,也难免奇怪地问了他一声。

    “算是认得吧!”

    一时激动的林烽刚刚那话也是忍不住脱口而出的,被秦嫣然这么一质问,便赶紧打了个马虎眼说道。

    可他这么谦虚的一说,反倒是被赵爽父子俩看在了眼里。为了挽回刚刚吃瘪的场子,赵爽毫不客气地斜着眼睛讥笑道:“你一个小县城的高中生,也能够见过这样的古董?这可是明朝的画,距今好几百年呢!”

    “小兄弟!连叶老都还没有看出画作的来历,你就说你认得这幅画?也太不自量力一些吧?你该不会将这幅画和你在美术课本上看到的那些山水花鸟画混为一谈吧?哈哈!”

    抓住这个机会,赵忠南也是毫不犹豫地取笑林烽道。就连他这个叶老的学生,国内著名的收藏家,也只能看出这画是晚明时候的风格,具体出自谁人之手还无法确定,需要叶老这种等级的专家来鉴定。

    而林烽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高中生,竟然敢说认得这一幅古画,实在是让赵忠南觉得无比的可笑。他觉得林烽一定是将这幅真正的古画,和美术课本上那些介绍的古画混为一谈了。

    “爸!连你这个见过无数古画的收藏家都不能判断这幅画的来历,他一个高中生知道什么啊!恐怕街上摆地摊随便拿过来的一幅流水线下来的‘古画’,他都觉得是古董呢!哈哈……”

    赵爽一手拿着古画,另一只手掩着嘴巴一幅忍不住讥笑起来的样子。在他看来,林烽这个乡下土包子知道什么是古董古画呀!肯定又是不懂装懂地想要显摆自己。

    听到这两父子的讥笑自己的声音,林烽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本来他并不想说出来的,可是偏偏这两父子拿这事在姥姥和嫣然面前来抨击自己,这林烽可就不能忍了。

    对于这一幅画,林烽不仅是认得,甚至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幅画可以说就是林烽画出来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幅画的作者其实便是二十四颗定海神珠传承至今的其中一任主人,自号八大山人的明末清初画坛一代宗师朱耷。

    拥有朱耷几乎所有的记忆传承的林烽,看到这幅画的第一眼就从庞大的记忆库当中认了出来。这一幅画,正是朱耷晚年画的一幅《山水鱼鸟乐》画作。

    甚至于,林烽连当时朱耷画这一幅画时候每一笔一画是怎么落下去的,构思是怎么布局的,都能从记忆库当中知晓得一清二楚。整合了一番这些记忆之后,林烽再看这一幅画,就好像自己便是八大山人朱耷,这幅画就是他自己所作的。

    “怎么样?臭小子,别吹牛!这种古董画作岂是你能认出来的?乖乖站在一边,等听叶老师的评判。年轻人,为了一点虚荣,不要不懂装懂,这样可是容易闹出笑话来的。”

    林烽仔细搜寻记忆的空挡愣了一会,却被那赵忠南以为是他心虚不好意思了。

    “真对不住,这幅画,我还真的恰好认得。”整合了这些记忆,林烽便十分有底气地反驳道。

    “你能认出来?别开玩笑了。连我都无法判定,你要是真的能认出来,这幅画就送给你又何妨?”赵忠南呵呵一笑,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