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82_82684身为后天六层修为的古武者,黄启明当然很清楚枪炮这样的热武器对武者的威胁。只有后天后期的武者,才有可能勉强凭借对危机的心血来潮第六感,在对方开枪之前就躲得过去。至于**,即便是后天大圆满的武者从速度上也很难躲得过去。

    因为就像林烽面对那一枪时候一样,在感受到子弹威胁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别说修炼古武的武者了,就算是炼气期的修真者,速度上也很难比子弹更快。

    不过,除了躲避之外,武者面对热武器还有其他的应对方法,比如最著名的古武防御功法金钟罩铁布衫,如果修炼到了巅峰变成铜皮铁骨,就可以挡得住子弹了。

    所以,当黄启明听到萧霓裳说到那子弹被挡了下来之后,便又急忙问道:“小姐,难道说林烽修炼的是金钟罩铁布衫一类的功法么?能够挡得住**的子弹,那肯定已经修炼到了巅峰状态,刀枪不入了啊!”

    “黄叔!我看清楚了,林烽身上并没有任何发力的迹象。那一道白光也是一闪而过,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应该不是林烽修炼的功法效果……”萧霓裳咬了咬嘴唇答道。

    “不是金钟罩铁布衫,那……林烽是怎么挡住子弹的?小姐,你有询问林烽是怎么做到的么?”黄启明又疑惑地问道。

    “事关重大,黄叔,我当时并没有贸然询问林烽这个问题。林烽也没有主动和我解释,当时我们都在全力追查杀手的下落。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林烽当时也是根本没有丝毫的准备,所以不可能是主动防御的。”

    萧霓裳仔细回忆了一遍,又突然说道,“对了!黄叔!我想起来了,当时白光挡住子弹之后,我发现林烽看了看手上的一串珍珠手链。似乎上面的珍珠碎了三颗,你说,会不会同这个有关?”

    “珍珠手链?难道说是……是上古护身法器?”

    听到这里,一向稳重的黄启明也忍不住惊呼了起来,道,“小姐!这是天大的发现啊!如果林烽手里真的有上古护身法器的话,即便不到秘境寻找先天草,老太爷突破先天也有希望了……”

    “什么?上古护身法器?黄叔,那是什么?对爷爷突破先天有很大的帮助么?”闻言,萧霓裳也瞬间激动了起来。

    “具体的不太清楚,我也只是听萧司令说过一次,后天大圆满的武者想要突破到先天境界,目前来说只有两种办法才比较有可能行得通,要么是寻找到先天草,要么是上古流传下来的法器。小姐,我马上将这件事上报给萧司令……”

    黄启明也激动了起来,他虽然不是萧家人,但是却是一直从军队当中追随着萧霓裳的父亲萧挺,早就已经将自己当做是萧家的一份子了。

    “黄叔!那你快打电话给父亲吧!如果林烽手上的那一串珍珠手链真的是上古法器,并且对爷爷突破先天有所帮助的话。我有办法向林烽要来!”

    萧霓裳口中的办法,自然就是林烽欠她的那两个条件了。

    而此时,在芝安市郊区的某个小宾馆里,田志豹左等右等还没有等到狙击手李通回来,他也不敢贸然打电话给他。距离芝安一中下课放学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田志豹知道恐怕李通已经出事了,便立刻收拾了东西,飞速地逃离了芝安市。

    “究竟是怎么回事?李通的身手和隐蔽能力,就算暗杀那个臭小子不成功,也绝对不可能被找到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芝安市不能待了,大哥,你的仇小弟恐怕暂时无法报了。但是你放心,只要被我抓住机会,一定会把林烽那个臭小子,还有陈露萍那个臭娘们给办了的……”

    当了多年的杀手,从来都是在刀尖上生存的田志豹,感受到了深深地危机。所以,连夜从特殊渠道又逃出了芝安市,马不停蹄地从闽省的港口偷渡出国了。

    但是,林烽却并不知道那个躲在暗处的敌人已经被打草惊蛇逃出了芝安市,他回到了家之后,琢磨着今天的这一次暗杀,越想越是心惊起来。

    “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盯着我?竟然会派出狙击手在校门口等着我,如果他要报复的话,有一次就有两次三次……而且,也极有可能会针对我的家人……”

    一边吃着母亲做的美味饭菜,林烽却是一边陷入了深思,“还好我给爸妈也都送上了护身的法器,至少能帮他们抵挡几次生命危险。但是,这也并非是长久之计,必须要彻底找出背后的黑手,斩草除根才行!”

    就在林烽考虑如何抓住背后的黑手时,林母却是春风满面地说道:“老林,小烽!咱们家现在这么有钱了,要不在金瓯小区买一栋小别墅怎么样?我可听说,我们芝安市的有钱人都住在那里面呢!”

    “什么?贵珠,你疯了么?那金瓯小区的别墅可不便宜,就算最便宜的,一栋下来也要三四百万,我们怎么买得起?”

    林父一听,差点噎到,急忙摆手劝妻子道,“我看旁边的光耀小区就很好,距离我们这边近不说,一平米也才四千多。我们就算买个一百五十平的大三居,也才五六十万……”

    “好什么好?老林,我们儿子现在可是东南航空公司的股东。单单分红就这么多钱,还会买不起一栋别墅?我不管,我就要住别墅。小烽,你说说看……妈说的对不对?金瓯小区可是我们芝安市的富人区,住在里面才有身份和面子嘛!”

    虚荣心强的林母,见丈夫反对了,便立刻拉拢自己的儿子道。

    “金瓯小区?”

    被母亲的声音从沉思中拉了回来,林烽听到“金瓯小区”四个字,便转念一想,“反正要买房,还真的不如在金瓯小区买一个独栋别墅。而且彤彤姐就住在那边,这样一来不就可以和彤彤姐当邻居了?我半夜要溜过去炼丹也方便了许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