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82_82684“我三弟最后发来的消息显示,就是和你在一起。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实交代,你把我三弟的尸体藏到哪里去了?”

    在王钟的面前,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此人便是洪波通的大哥洪波为,古武门派苍云派的长老,后天八层的修为,江湖人称“洪爷”。

    洪波为在得知三弟洪波通失踪之后,便立刻彻查他的下落,最后查到了王钟的身上,发现洪波通失踪之前就是和王钟在一起。

    于是乎,一怒之下的洪波为便杀到了京城来,可是面对洪波为的逼问,王钟却死不承认洪波通的失踪和自己有关系。因为他知道,如果说出了实情,让他知道是自己当时是丢下洪波通独自逃跑,必然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洪爷!这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王钟才后天四层的修为,在洪波为的手底下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被他一脚踩在脚下,觉得心肝脾肺都成一团了,猛地吐了一口鲜血之后,才不得不妥协叫道:“洪爷!别打了!我说……我说……”

    “哼!早这样,就不会吃苦头了。”

    冷哼一声,洪波为才将脚拿开,一把将地上毫无反抗之力的王钟揪了起来。

    “洪爷!洪波通真的不是我杀的,他……他死在一个神秘的高手的手上,我……我招惹不起,只能够一个人先跑了。不过,后来我将洪波通的尸体给带回来了。最后运到了我这栋别墅的地下室当中……”

    没有办法,不说是死,说了可能还有一线生机。所以最后迫于无奈之下,王钟也就只好将部分的实情说了出来。

    “神秘高手?我三弟的尸体在哪里?快带我去看看……不管是谁,杀了我洪波为的三弟!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血债血偿!”

    洪波为勃然大怒,立马命令王钟带他去看尸体。一瘸一拐的王钟,只好带着他来到了地下室冰窖当中,当那木头棺材之中全身血液水分被吸干,犹如木乃伊一样的洪波通展现在洪波为面前的时候,刚刚还嚣张不已的洪波为也震惊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三弟怎么会死得这么惨?”

    倒吸一口凉气,饶是杀人如麻的苍云派长老洪波为,看到这干尸一样的尸体,也是好一阵心惊胆颤。

    “洪爷!你看我没骗您吧!这个神秘高手,我们真的惹不起,极有可能是那些传承门派的入室弟子。而且,我怀疑他使用的就是传说当中的吸星**,不然也没办法一下子将洪波通吸成了干尸啊!”

    回想起那天骇人的景象,王钟依旧是历历在目,心惊肉跳后怕不已啊!

    “吸星**?那些传承门派近些年已经很少派弟子下山了,你们到底是在哪里碰到的?对方的实力究竟如何?”

    震惊过后,当听到王钟说到吸星**,洪波为的眼前便又立刻一亮,道,“将你们遭遇的情况给我仔细说明!”

    “洪爷!在芝安市的时候,我和洪波通真的只是去做一个普通任务,但是谁想到会遇到这么一个神秘高手呢!他看起来才十七八岁,身上似乎也没有什么武者气息,可是却偏偏爆发出这么厉害的神秘功法来。不过,依据我和他开始交手的判断,他绝对还没有进入后天后期。那天如果不是有这神秘的功法,我和洪波通二人肯定已经连手将他给杀了……后来我查到,他只不过是芝安一中的一个高三学生,叫做林烽!但是,我也不敢再招惹他了,便立刻飞回京城……”王钟如实地回答道。

    “这些事,你还告诉过谁?”洪波为嘴角微微一翘,不怀好意问道。

    “没有!回京城还没有一个星期,洪爷,这事我真的谁都没有说……求求你,放过我吧?冤有头债有主,杀死洪波通的是那个林烽,和我没有关系啊?”王钟赶紧求情道。

    “嗯!看起来好像是和你没有什么关系……”

    洪波为知道了这些他所需要的信息之后,嘴角微微一翘,猛地一下毫无征兆地就是一掌大力朝着王钟的脑袋拍去。

    噗!

    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王钟的脑袋就像是个西瓜一样,被洪波为一掌给拍碎了,里面的脑浆流了一地,样子甚是恐怖。

    “不过,我不希望这件事还有其他人知道。当然了,死人可以除外!传承门派的神秘功法,落在一个还没有进入后天后期的小娃娃手上,真的是太浪费了!林烽是吧!敢杀我洪波为的三弟,我便要灭你满门……”

    一巴掌拍死了王钟,洪波为便快速地离开了这栋别墅。又黑又冷的冰窖当中,只有那已经死去的王钟,还瞪着那不甘心的眼珠子,嘴巴张得老大,但是脑浆还是汩汩地流淌了出来……

    同样的夜,在闽省山区某个隐秘的军区驻扎地,身为萧家家主以及闽省军区司令的萧挺,躺在床上却是辗转反侧睡不着。

    那舒刚清便是萧挺特意派去林烽家查探底细的,可是晚上反馈过来的消息,却让萧挺无比地震惊。根据舒刚清的判断,林烽极有可能是古武先天级别的高手,这对于萧挺来说,无异于一个重磅炸弹。

    “先天高手!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出现了,那林烽不过是和霓裳一样大,真的有可能是先天高手么?父亲的生死关就在紧要关头了,我萧家能不能从这场大危机当中翻身,就看父亲能否冲击到先天境界了!不过如果有一个先天高手能够入赘到我们萧家,即便父亲冲击先天失败,那几个家族难道还敢对我萧家动手不成?”

    翻了一个身,萧挺依旧无法入眠,只好坐了起来点燃了一支香烟,吐着烟雾,叹了一声气,感慨道,“我让霓裳继续待在芝安一中,究竟是对还是错呢?”

    不过,对于此时已经偷偷溜回自己家的林烽来说,他虽然知道父亲的老首长舒刚清今天是受人指使来探查自己的底细,但是他却想不到是竟然会是疯丫头萧霓裳的父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