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82_82684“林烽?什么林?什么烽?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

    本来不太当一回事的徐母,突然反应了过来,问道。

    “好像是双木林,然后烽火的烽!好了,我也做饭去……”那王大婶说完便回屋做饭,留在门口的徐母却是脸色剧变,口中念叨着:“不会这么巧吧?该不会这个林烽就是小林吧?”

    哐一下关上门,徐母飞快地跑到了客厅,打开了电视机,遥控按到芝安电视台。

    瞪!

    芝安台的画面一出来,就是林烽对着镜头侃侃而谈微笑的样子,徐母是再熟悉不过了,登时就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两眼发直,脑袋一阵懵懵的,嘴里面呢喃道:“真的是小林!这是怎么回事?小林不是敏静的男朋友么?怎么又变成敏静班上的学生了?”

    顿时,林烽这两个看似不矛盾实际上却矛盾地身份就在徐母的面前曝光了。

    徐敏静的男朋友!

    徐敏静的学生!

    足足坐着认真梳理了几分钟,徐母才惊讶地发现了这个事实,自己的女儿徐敏静竟然和班上的学生林烽谈起了恋爱,而且,更过分的是,徐敏静竟然还怀了林烽的孩子。

    “天呐!天呐!敏静怀上了自己班上学生的孩子?”

    意识到这一点,徐母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了,她的脑子里面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师生恋啊!有违师德的啊!更关键的是,敏静还怀上了林烽的孩子,这要是曝光出来。我们家敏静哪里还有脸做人啊?这放在古代可是要浸猪笼的啊!”

    徐母是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心惊起来。她本来就是一个比较传统的母亲,虽然也能够接受现在未婚男女同居和未婚先孕的风潮,但是接受这一切的底线就是自己的女儿必须和那个男人结婚。

    可现在,女儿徐敏静怀孕了,但是林烽是她班上的学生,绝对不可能现在和她结婚的。再加上师生恋是有违道德的,必然会受到社会和舆论的谴责,就拿最普通的来说,一旦这事被亲戚朋友们知道,他们根本就抬不起头来,要被多少人在背后议论纷纷指着脊梁骨骂呢!

    “作孽呀!作孽呀!徐敏静啊徐敏静!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啊?”

    此时的徐母,真的是有点万念俱灰的感觉,就这么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发着呆,连厨房锅里的菜都不管了。

    而这个时候,徐敏静刚下班到家,拿了钥匙开了门,一进门就问道了厨房一股烧焦的味道,立刻把身上的包往屋里一丢,就急忙跑到厨房去关上了煤气。

    “妈!您这是在干嘛呢!厨房的菜都糊了,这么大的伟大您没有闻到么?看什么电视这么专……”

    徐敏静那个“专注”的注字还没有说出口,转头一看电视机的画面,正是早上林烽接受的电视台采访。

    “不好!坏了,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妈一看电视,所有的一切不都露馅了么?妈肯定是已经知道林烽是我的学生了!”

    果然,徐敏静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心就噗噗噗直跳,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试探性地伸出一根手指问道,“妈!看来您都知道了,能不能给我一分钟,我……我向你解释一下!”

    “解释!解释什么?徐敏静,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让你谈恋爱找对象,你却把主意打到自己班上学生的头上。师生恋很光荣是不是?现在连孩子都有了,你让我和你爸这张老脸往哪里搁?以后别人都知道我们家出了一个搞上自己学生的女儿啦!”

    憋着一肚子火的徐母,立刻就爆发了出来,指着徐敏静的鼻子就骂道。

    “妈!不是!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听我说……”

    徐敏静也是狠狠地被盛怒之下的母亲吓了一跳,尽管知道母亲很生气,可是她从来就没有见过母亲这么发脾气过。

    “说什么?敏静!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必须打掉!”

    噌的一下,徐母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指着徐敏静的肚子叫道。

    “妈!你能不能坐下来耐心地听我说一说?”

    徐敏静也是被母亲这架势给吓到了,急忙上前安抚住她道,“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而且……真的!我没有怀孕!我和林烽之间也是清清白白的,我真的就只是她的班主任老师而已,您别瞎想啊!”

    “没有怀孕?你甭骗我了,徐敏静,你当妈是瞎子么?那天早上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没有怀孕你买验孕棒做什么?你要是还那林烽是清清白白的,你用得着买验孕棒来检验么?”

    连着几个反问,顿时让徐敏静无言以对起来。

    “没话说了吧?徐敏静,你来芝安一中当老师的时候,妈是怎么交待你的。不管学习上教的怎么样,最重要的是在德行上不能误人子弟。可是你现在,和自己班上的男同学发生了这种关系,你让妈以后还怎么见人?”

    面对徐母这连环炮一样的质问和斥责,徐敏静一边羞愧难当,一边在脑子里面组织了一下语言和思路之后,等自己的母亲骂饱了气消了,才向她从实交代道:“妈!您真的误会了,我是真的没有怀孕。上次让林烽来家里也是假冒男朋友敷衍你的……”

    “到了这种时候,你就别骗妈了……”徐母气刚下去,又要起来了,徐敏静却是扭捏着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道,“妈!你看,我是真的没有怀孕……”

    “咦?敏静,你今天来例假了?那……那还真的是没有怀孕!”

    看到了这一幕,同为女人的徐母当然便知道女儿是真的没有怀孕,这才松了一口气,心平气和地重新审视这件事,只要女儿没有怀孕,那一切都还好说。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敏静,你和妈好好说说!”徐母重新坐在了沙发上,问道。

    “妈!其实是这样的,那一天我回家的路上碰到危险被……之后是林烽送我回家的,不知道怎么的,我和林烽睡在了一张床上,就是你到家的那一天早晨……后来我的例假不准了,就以为是怀孕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