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82_82684又是半个小时过去,林烽和李雨彤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候着,蔡老头则在医疗室里接受doctor史密斯那些外国医学专家的细致检查。

    和他们一起在客厅等候的,还有刚过来不久的东南航空公司第五大股东董事楚瑞达。此时,楚瑞达手里捏着转让股份的合同,黑着脸心情十分地不好。

    因为从刚刚蔡老头的身体状况上来看,他的身体就算没有完全康复,但是再活个几年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在这种情况之下,便将楚瑞达之前的所有谋划和打算都给打乱了。既然蔡老头的身体没有危机,便不太可能从他的手中将股份低价收购。

    而这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沙发上坐着的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岁的少年林烽。

    “这个小子,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

    越看林烽,楚瑞达就越觉得眼熟,盯着林烽看了一会儿,便突然想了起来:“对了!是他!早上芝安电视台直播的反腐案新闻当中,那个见义勇为救了陈市长又揭露**贪污证据的小英雄林烽。他只不过是一个还在读高三的学生,怎么会又这么高明的医术?”

    认出了林烽来,那楚瑞达就更是一脸地震惊了。要知道,就算中医是瑰丽神奇的华夏传承遗产,能够治疗许多西医无法解决的绝症。可是一般而言,拥有这样本事的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中医,谁又能想象得到,林烽这么一个刚刚成年的黄毛小子,也能拥有这么高超的医术呢?

    那楚瑞达看林烽眼熟,林烽其实瞄了一眼他,也觉得他看起来眼熟,心中暗道:“这个面容不善的中年人,看起来怎么和欺负卿卿姐的那个恶少楚中元长得那么像?难道说,他就是楚中元的父亲,东南航空公司董事之一的楚瑞达?”

    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猜测,林烽小声地向李雨彤问道:“彤彤姐,那边坐着的那个是……”

    “林烽!那是东南航空公司的第五大股东董事楚瑞达,他一直觊觎着整个东南航空公司的资产。这一次也是想要趁着蔡爷爷病重,低价将蔡爷爷手中的百分之七十股份购买到手,算是来趁火打劫的吧!”

    李雨彤显然对那楚瑞达也是没有好感的,指着他手中的那些合同文件说道,“你看他连转让的合同都带来了。”

    “哦?原来他打得是这个主意呀?不过现在蔡爷爷被我医治好了,这楚瑞达的如意算盘岂不是落空了?”林烽闻言,便惊喜地说道。

    “是呀!林烽,蔡爷爷一向都以东南航空为终身的事业,不到生命的最后关头,是绝对不会转卖东南航空公司的。”李雨彤点了点头笑道,“这回多亏了你,把蔡爷爷给救了回来。”

    “蔡爷爷手里有东南航空公司的百分之七十股份,彤彤姐,那这楚瑞达呢?他身为第五大股东,不知道掌握着多少股份呀?如果我想要拜托蔡爷爷一件东南航空公司的内部事务,会不会受到他的阻碍?”

    林烽想到要替罗卿卿复职的事情,就有些紧张地问道。

    “你有事情拜托蔡爷爷?那就放心好了!林烽,蔡爷爷的百分之七十股份,可是对东南航空公司绝对控股的。那楚瑞达只有百分之五的股份,在重要的决定上根本就说不上什么话。一会儿蔡爷爷出来了,你有什么要求都尽管提,我也看得出来,蔡爷爷非常欣赏和喜欢你,再加上你救了他一命,不管你说出什么样的要求来,他都会答应你的。”李雨彤笑着说道。

    “既然是那样的话,我就不担心了。原来那楚家在东南航空也不过是占百分之五的股份而已,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这么一说,林烽就彻底放心了。只要绝对控股的蔡老头说一句,就算是让卿卿姐当东南航空的总经理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医疗室的门才打开了,蔡老头开怀大笑地从里面走了出来,一出门就对着林烽拱手感谢道:“哈哈!林烽小友,真的是太谢谢你了。你的医术实在是太高明了,刚刚经过doctor史密斯他们的全面检查,我除了外貌以外,身体的各项机能都相当于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难怪我觉得精力如此充沛呀!”

    紧随着蔡老头出来的那些个外国专家医生,顿时一个个都冲到了林烽的面前,咿咿呀呀地用英文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林!中医实在是太神奇太伟大了!我要留在华夏国拜你为师,学习伟大的中医!”

    “没有错!林!我是米国哈佛医学院的副院长教授,我想要高薪聘请你到我们哈佛医学院当教授,专门开设华夏中医学,怎么样?”

    ……

    这些米国佬刚刚还在林烽的面前趾高气昂的奚落中医的落后和封建,但是一转头看到了中医的神奇之处,便一个个都好像忘了方才的那一回事,舔着脸来在林烽的面前谄媚道。

    就连那doctor史密斯此时也是满脸渴求地在林烽面前低头请求道:“林烽!我要学习中医!你说的没错,我身上流着的是华夏血脉。中医这样的民族瑰宝,我竟然认为它是垃圾,我真的是太没有眼光了。还请你收下我当弟子,把你那些高超的中医医术教给我,可以么?”

    “不要脸的老外!呵呵!我凭什么要将中医教给你们?都说了这中医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遗产,你们之前不是诋毁得那么开心么?现在见识到中医的厉害,立刻就想要据为己有了。从鸦片战争开始,你们就是这副罪恶的德行……”

    面对那些外国专家医生的恭维和求教,林烽却是冷笑一声,根本没有丝毫要教授他们中医的意思。因为历史血一样的教训,让林烽再明白不过,这些老外们见到别人国家好的东西和文化,都是用尽一切办法和借口理由往自己国家里拉。

    美其名是什么“全人类共同的遗产需要共同分享”,最后还不是都为了据为己有。要是论共享精神的话,他们怎么不把自己的技术和专利拿出来分享呢?林烽才不会上他们的当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