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82_82684“那就多谢楚少了!那蔡老头也是的,都七十岁的人了。还仗着自己是第一股东,霸占着董事长的位置,活该现在肝癌晚期,连晚年都没几年咯!”

    方俊很阴险地一笑,说道,“那我就静候这东南航空公司姓楚的那一天咯!”

    “当然!当然!方主任大可放心,我爸就为了等这一天,足足准备了两年。终于等到了那蔡老头查出了肝癌晚期,如此一来,就有极大的可能从他的手里将东南航空的股份给买过来了……”

    楚中元笑着说道,他虽然是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但是同样也是家族的长子,许多家族的核心交易业务和内幕都是知道的。

    他口中的蔡老头,便是这东南航空公司的创始人蔡家豪,手握东南航空百分之七十的股份,是东南航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而楚中元的楚家虽然在其他行业实力还算可以,但是在东南航空公司也就只有百分之五的股份,是第五大股东。

    由于东南航空公司是国内最大的一家私人航空公司,所以不管是从地位还是价值来说,东南航空公司的股权都是十分抢手的。包括楚家在内的其他几个大股东,也都尝试着想要从蔡家豪的手中把那百分之七十的股份给收购。

    但是偏偏这个蔡家豪就是一个天生的生意狂,七十多岁的高龄,还担任着公司的董事长,大小事务都要经过他的过目才行。而且他膝下无儿也无女,空有庞大的家产却没有合法的继承人,唯一的老伴在几年前也过世了。

    因此,蔡家豪是将自己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东南航空公司的运营和发展当中,才能够使得它成为国内第一的民营航空公司,拥有大型客机二十架,小型客机四十架,市值超过一百亿美元。

    之前几大股东都尝试过要收购蔡家豪手中百分之七十的东南航空股份,但是蔡家豪一直握着说什么也不肯出售。直到最近他被查出患有肝癌,而且还是晚期了之后,才透露出要将股份低价出售给其他的股东,然后把卖的钱全部捐出去。

    楚中元的父亲楚瑞达,就是抓住了这么一个机会和蔡家豪拉近关系,极有机会在蔡家豪病逝之前以低价收购他手中的百分之七十股份。

    “蔡老头的手里面有东南航空的百分之七十股份,市值现在最少是七十亿美金。而按照爸的说法,蔡老头最近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已经透露出有意以二十亿美金的价格出售给我们楚家。如此算来,这简直是赚翻的生意呀!一转手就是五十亿美金的差价……”

    坐在沙发上,楚中元想到此事就是一阵兴奋不已,“一旦收购完成,我们楚家可就坐拥整个东南航空公司的百分之七十五股份了,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大股东。哼!到时候我楚中元还挂什么总经理秘书的职?直接就出任整个东南航空的总经理,谁敢不服?”

    楚中元现在心里面的念头,便是期盼着那烦人的蔡老头赶紧挂掉,然后整个东南航空公司就是他们楚家的了。现在他不过是第五大股东的公子,在公司里就能够呼风唤雨拉帮结派,勾搭那些漂亮的空姐。

    一旦整个东南航空真的成了他楚家的了,岂不是那些空姐都要一个个倒贴上门来?什么罗卿卿,还不是一样要嗲声嗲气地送上门来?

    而此时,在芝安市金瓯小区的一处独栋豪宅当中,楚中元口中已经病入膏肓的东南航空创始人第一大股东蔡家豪,此时正在保姆裴金珠的搀扶下,努力地在花园当中散着步。

    “哎!我这身体看来是要不行了,金珠,你说人这一辈子打拼来打拼去,最终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多少的荣华富贵,多少的金银珠宝,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叹了一口气,蔡家豪在保姆的搀扶之下,坐在了花园里的石凳上,感慨道。

    “老爷!石凳凉……”保姆提醒了一句。

    “没事!我都是马上要死的人,还讲究那么多做什么?”

    蔡家豪摆弄了一下手指上的玉戒指,说道。

    “对了!老爷,李小姐早上打电话来说过傍晚会来拜访的。”保姆突然想了起来,说道。

    “彤彤?她来做什么?虽然住在一个小区之内,但是她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样,也是一个工作狂。几个月都没有来看过我一次,恐怕她连我得病了都不知道吧……”

    蔡家豪苦笑了一声,说道,“不过这丫头也是从小苦命,脸上那么大一块胎记,却怎么也祛除不了。耽误了一辈子啊!李老头找人想了无数的办法,都没办法……”

    这感慨还没有说完,蔡家豪就听到了银铃般的叫声,脸上蒙着面纱的李雨彤从大门口走了过来,朝着他招手道:“蔡爷爷,彤彤来看你了!”

    “你这丫头!上一次来看我的时候,我记得好像还是在半年前吧?李老头知道你在芝安市,还特意嘱咐我要好好照顾你来着。可是我一年才能见到你几次,怎么照顾呀?”蔡家豪看到走上前来的李雨彤,便笑着说道。

    “蔡爷爷!我这不是学您的么?趁年轻,多打拼!这句话不就是您说的么?再说了,我就算不忙的话,您老不也是成天待在公司里,我哪里见得着呀?”

    李雨彤笑着上前,就站在蔡家豪的身后,很亲热地给他捶着背,说道。

    “有半年没见了,你这小丫头还是那样的伶牙利嘴!”蔡家豪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不过以后你倒是可以常常来看我这一把老骨头了,随时来我都在的。”

    “咦?怎么了?蔡爷爷,您是想通了要彻底当甩手掌柜了么?”李雨彤愣了一下,问道。

    “不是的。李小姐,是老爷他的肝……”

    旁边的保姆便立刻使了一个眼色,对李雨彤小声地说道,“老爷的肝出了问题,已经癌症晚期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