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82_82684“这个账本又回到了我的手中,不过为了这个账本,我也是费了好一番地功夫呀!”

    从楼上爬下来之后,林烽便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解除了隐身的状态。然后从神水空间当中,将那账本拿了出来,仔细地翻了几页之后,确认没有什么错误,才又放了回去。

    不过,对于今天偷拿账本的经历,林烽也是有点醉了。看来自己最近的桃花是有点太多了,昨天才不小心偷看了萍姨洗澡,今天竟然又好巧不巧地撞见了嫣然洗澡。弄得林烽现在,心里面反倒是觉得特别对不起萍姨了。

    “这件事我藏在肚子里就好了,千万不能让萍姨知道,我来拿个账本,还把嫣然给看光了。嘿嘿!不过嫣然的身材和皮肤还真的是比萍姨更好得多,只不过没有萍姨的身体那么成熟和丰腴罢了!”

    在脑子里面小邪恶了一下,把萍姨和嫣然进行了一个对比,林烽便已经走出了小区。门口的保安和值班刑警,还和林烽打了一个招呼。

    “果然市委家属小区的保安,比起普通的小区不知道强多少倍了。还有持枪的刑警值班,这样一来,嫣然只要待在小区里,就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我就尽快将账本给萍姨送去吧……”

    因为之前陈露萍就给门口的保安打过招呼,所以林烽是可以随意进出小区的。不过,当林烽以为小区是安全的,正打算离开的时候,从外面开进来一辆绿色的保洁车,却让林烽立刻警觉了起来。

    “煞气!又是那一股煞气,那车上……是昨天晚上卡车上的歹徒?”

    转身一看,林烽发现,那一辆绿色的保洁车竟然安然地通过了保安的检查,便立刻暗道,“不好!那些歹徒肯定混在了保洁车里面,他们来家属小区做什么?难道说,是要对嫣然和姥姥不利?”

    本来打算马上给陈露萍送账本的林烽,立刻又折返了回来。不过,他却是用隐身的状态,悄悄地跟在了那一辆绿色的保洁车后面。

    果然,当保洁车行驶到了秦嫣然家楼下的时候,车上两个戴着口罩的防卫工人就跳了下来。林烽一眼就认了出来,其中的一个便是身上充满煞气的那个歹徒。

    “虎哥!不是说,我们干完昨天那一票,就拿着钱赶紧跑路的么?怎么又这么危险的跑到这市委家属小区来拿什么账本啊?”

    歹徒阿丁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其他人,便开口问道。

    “有钱拿不拿白不拿,而且,现在周围的陆路和水路都卡严了。我们既然走不掉,还不如再捞它一票。反正就是偷摸进去,找一个账本而已。就能白白拿到五十万,这么好的生意,能不做么?嘎嘎!”

    原来,阿虎他们昨晚将陈露萍的黑色轿车撞到闽江当中后,便立刻想办法外逃。可是偏偏那个时候,警察局长龚方德已经下令封锁交通要道,全市范围内搜索市长陈露萍的下落。

    各个国道和水路的关卡都非常严格,所以他们俩只好又潜伏在范怀宇的一处私人宅院当中暂避风头。也正是因此,今天范怀宇想要派人来陈露萍家里偷账本的时候,便想到了他们两个,出了五十万的价钱,要他们出手。

    呸了一口,抬头看了看,歹徒阿虎阴狠地指着三楼,说道,“那个娘们的家就在302,一会儿我们从后面的管道爬进去……”

    “虎哥,如果里面有人在怎么办?是不是全部干掉?”阿丁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说道。

    “诶诶诶!不要成天喊打喊杀的,再说了,范总就给了五十万,还想让我们替他再杀人?里面如果有人,就绑起来!不能让她们报警就是!”

    ……

    这两个歹徒的秘密对话,以为周围没人能听到。但是他们怎么会想到,林烽就隐身在他们的旁边,把他们两个的计划都听得一清二楚了。

    “范总?哼!果然是那个芝安矿业公司的那个范怀宇在后面导演着这一切,而这两个想必就是龚局长口中的a级通缉犯了吧?”

    林烽眯了一下眼睛,便笑道,“既然昨天晚上是你们要害我和萍姨,那么今天就血债血偿吧!”

    隐身状态下的林烽并没有马上就对他们两个动手,而是不慌不忙地先爬到了排水管道的上面,在三楼的位置上等着他们。

    “阿丁,速度快点!不然一会儿巡视的保安过来就糟了……”

    阿虎一马当先,刷刷刷地就爬了上来,然后小声地催促着后面的歹徒阿丁。

    “虎哥,怕什么?我们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还会怕这些小保安?”阿丁一边笑着一边抓住排水管道,往上攀爬着。

    “小心驶得万年船,老子被几十个特警围攻都逃出来了。要是在这里栽了,一世英名可就毁了……”

    阿虎刚说完这句话,突然一声冷笑就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哦?是么?看来你的一世英名,今天还真的要毁在这里了呢!”

    没错,这一声冷笑就是林烽发出的,同时林烽还解除了隐身状态,直接就出现在了阿虎的面前。

    “啊!你……你是谁?有鬼啊……”

    明明上一秒前面一个人都没有,但是下一秒林烽就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饶是阿虎这种手上沾满鲜血的a级通缉犯,也忍不住被吓了一跳。

    “鬼?哈哈!如果我不是有控水能力的话,昨晚就被你们葬送去当鬼了。不过今天,就让我送你们一程吧!”

    说着,林烽就毫不客气地一手抓住排水管道,然后两脚狠狠地朝着阿虎的身上踹去。

    “啊!”

    猝不及防的阿虎,根本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而且林烽的力气还大得出奇,瞬间将他从三楼十几米高的排水管道上给踹了下来。

    一个标准的自由落体,伴随着阿虎的惨叫和不甘地眼神,他整个人唰的一下从三楼的高度摔了下来,砰一下摔在了地上,正好落在花圃栏杆那铁栅栏的尖刺上面,顿时一阵鲜血喷涌而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