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82_82684迫切想要通过陈市长失踪一案来立功的实习警员钟宇桃,当然记得陈市长的车牌号了。所以,他刚一下车,看到了打捞船上那一辆黑色轿车的车牌,就愣在了当场。

    “什么?小钟,你不会是看错了吧?这是陈市长的车,那岂不是说……陈市长开着车落江了?”

    饶是洪国金多年的刑侦经验,此时也有些不淡定了起来。他立刻拿起了手机,直接拨打了警察局长龚方德的手机。

    “喂!局长,不好了。我这里发现了陈市长的车……”电话一通,洪国金就急忙汇报道。

    “在哪里?那陈市长本人呢?”龚局长一听,也兴奋地马上问道。

    “在闽江中游的码头这里,龚局长,陈市长的车是落江了。刚刚被打捞船队捞上来的,倒是没有看到陈市长的……尸体!但是,恐怕也已经……”

    说到这里,洪国金也意识到了这件交通事故案件的严重性,因为其中涉及了本市的市长陈露萍。

    “什么?你说什么?老洪,陈市长的车落江了?天呐!你马上将具体的位置发给我,我马上带人过去……”

    坐镇警察局的局长龚方德,整个人彻底地愣在了那里。他本来做的最坏的打算,也只不过是陈露萍像上次一样被犯罪分子抓去,应该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依旧有机会将她给安全救出来。

    可是现在,陈露萍的车却落江了,其结果就不言而喻了,极有可能陈露萍也跟着葬身在江中,甚至可能连尸体都找不到。

    “怎么办啊!哎!这回可麻烦了,还是赶紧请示一下唐副市长吧!”

    警察局长龚方德算是市长陈露萍一派的,而副市长唐东升却是在政府决议当中和陈露萍对着干的,所以本来陈露萍失踪这事,龚方德是没有请示唐东升的。

    可这一下,基本上可以确定陈露萍是出事了,龚方德也不得不请示唐东升了。

    “喂!唐副市长,我是警察局长龚方德,这里有要事向您汇报。市长陈露萍昨夜驾车失踪未归,在我们大量的警力搜索之下,于刚刚在闽江黄城渡头找到了陈市长的黑色轿车……”

    警察局长龚方德向副市长唐东升简略地将事情的经过述说了一遍,唐东升便立刻指示道,“龚局长,你立刻带人到现场去,确认一下情况,并且控制好现场的舆论影响。这一次陈市长出事,应该是普通的交通意外,注意不要被媒体错误的引导,导致有损我们芝安市的形象和治安环境!”

    副市长唐东升在电话里一脸正派地下着命令,但是电话一挂了之后,便满脸地狂喜了起来,叫道:“哈哈!范怀宇他们干得真不错,让陈露萍喂了鱼,这一下整个芝安市可就是我的天下了。”

    “爸!恭喜你了,这一下在芝安市,还有谁敢和我们唐家作对?”

    在唐东升的身边,是他的儿子唐文举,身上还缠着一些绷带,一脸愤愤地叫道,“上次那个臭小子竟然敢将我打成这样,我要他生不如死!”

    “好了!文举,跟你说了现在是敏感时期,让你不要给我招惹是非。再忍一段时间,等爸坐稳了市长的位置。你有什么仇什么怨,爸都帮你一并解决了!”

    唐东升现在的心情大好,他等待这一刻实在是太久了。甚至于为了把陈露萍给弄走,他不惜和范怀宇等人合作,也正是他将陈露萍拿到证据要对付范怀宇等人的消息给透露出去的。

    当然了,在芝安矿业公司的烂账之上,也有他唐东升的一笔,基本上他和范怀宇等人也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而这个时候,在芝安一中,已经是早上的第三节课了。秦嫣然依旧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脸上越来越着急,时不时就拿起手机来看看有没有电话或者短信。

    “嫣然,你今天是怎么了?看起来这么焦虑不安?难道说,是林烽又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洪芳芳小声地问道。

    “芳芳,我妈妈失踪了!从昨天晚上出去一直就没有回来,现在全市的警察都在帮忙找,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消息,我能不着急么?”

    秦嫣然根本无心上课,一直低头盯着手机,她是又想要听到消息,却又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本来秦嫣然今天是不想来学校的,她也想要出去寻找妈妈陈露萍的下落,可是却被姥姥硬叫着来上学了。不过姥姥答应她,一有消息就立刻打电话通知她。

    “姥姥怎么还没有来电话?还没有妈妈的消息么?”

    焦急万分的秦嫣然咬着粉嘟嘟的嘴唇,哭肿了眼眶,看起来格外令人心疼。

    直到第四节课上到了一半,秦嫣然的手机才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的号码正是家里的座机。

    “老师,我……我出去接个电话!”

    一向乖巧听话的好学生秦嫣然,竟然公然在上课的时候走出教室接电话,这不禁让高三(2)班的同学们都有些叹为观止,心道秦嫣然难不成被林烽给带坏了?

    只有林烽微微有些紧张了起来,盯紧了走廊接电话的秦嫣然,暗道一声:“终于来了!”

    “喂!姥姥,怎么样?有妈妈的消息了么?”

    一到教室外接通了电话,秦嫣然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嫣然,你……你先冷静一下,做好心理准备……”

    略带哽咽又苍老的声音,姥姥叶慧琴悲伤地说道。

    “啊?姥姥!到底怎么了?什么叫做好心理准备,妈妈到底怎么了?姥姥,你告诉我!妈妈没事,妈妈现在就在家里,我不要听到别的消息……”

    内心脆弱的秦嫣然,都还没有听到具体的消息,就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

    “姥姥现在跟警局的车到闽江黄城码头去,嫣然,露萍出了车祸,整辆车都冲进了江里……”

    虽然不忍心,姥姥叶慧琴还是将事实说了出来,而秦嫣然一听到妈妈的车落江了,就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受不了这个沉重的打击,整个人瘫软了下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