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尸阴宗的这些老家伙,一个个的还是挺小心谨慎的,做事也十分的靠谱,这一路走来,老家伙的气息就从不曾离开过他的房间。

    “真是个麻烦!”想到此,林烽叹了口气,有些郁闷的打开门到了外面的甲板上,这个时候正是深夜,出了开船的人,其他都是安静的,林烽翻了一坛酒出来坐在案板上慢悠悠的喝着。

    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林烽的身后,林烽没有理会,这个老头,大概是当幽灵习惯了。

    “有事吗?”好一会不见老头离开,林烽转头看着老头,翻了个白眼,“放心吧,为了小爷的小命着想,小爷是不可能离开的。”

    “最好。”尸阴宗长老的眼中闪过一抹阴沉,转身离开了甲板,林烽耸耸肩,心神直接朝着周围蔓延了过去,茫茫海域,除了沉睡在海底的妖兽,其他都没有了。

    水面忽然激起了一点点波澜,波奇从里面飞了出来。

    “已经探清楚了。”波奇落在林烽的肩膀上,“后面有一艘船,大人如果要离开的话,两天后应该就可以等到那一艘船。”

    林烽坐在那里沉吟着。

    “对了,船上还有大人您的熟人,就是那个丽丝小姐,她带着那个玛丽在船上,两个人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大人,您看?”

    波奇看着林烽。

    “等等吧。”林烽对波奇点头,“辛苦你了。”

    “这是我应该的。”

    波奇继续潜入了海水之中,消失在了林烽的面前,千泷落在林烽的肩膀上,“大人,这个时候那个老家伙就不在监视您,您可以直接走的,以波奇在海里的速度,那个老家伙肯定跟不上咱们。”

    听到千泷的话,林烽摆手。

    “急什么,既然都来了,总要去好好的和人家说道说道不是?”林烽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先等等吧,等一下,时间到了的时候,咱们就过去好好的交流交流一番,说不定,还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林烽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说起来,咱们和这个长老,还是有些关系的呢!”

    林烽打开了长老的房间。

    说起来,这么久林烽还真不知道眼前这个长老到底是什么名字,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守护跨界传送阵法,这还是林烽第一次见到这个长老。

    “小子,做什么?”见到林烽推开了门,长老抬起头看着林烽,眼中都是忌惮,对林烽这个小子,他知道的不多,但是绝对清楚这个小子不是一盏省油的等,尤其是见到林烽这样突兀就找上门来,让长老多了两个心眼。

    他可不觉得这个小子会主动找上门来!

    “我没事!”林烽笑眯眯的坐在对面,“就是过来和长老聊聊天,去下界的时候,因为传送阵出事,只有我一条小命回来了,那时候就见过长老。”林烽拿出了酒杯,“长老,一起喝一杯?”

    尸阴宗长老冷哼了一声,转过了身去。

    “这么傲娇做什么,只不过就是一杯简单的水酒,长老你就放心吧,我还不至于弄点这个东西来要了长老你的命,再说了,一杯水酒而已,长老不会不敢下嘴吧。”

    林烽笑眯眯的看着尸阴宗长老。

    “哼!”尸阴宗长老冷哼了一声直接端起了酒杯,林烽就坐在尸阴宗长老的对面。

    “其实呢,尸阴宗这样有意思吗?一个多好的门派啊,虽然不是很多人认可你们修炼的方法,但是,你们可售这尸阴宗,其实这样的日子也是挺好的,怎么非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林烽叹了口气,“非但是这个世界,就算是下界也弄得乌烟瘴气,所有的人都对你们怀着仇恨的目光,恨不得生啖了你们的肉,喝了你们的血方才解恨,有意思吗?”

    林烽坐在对面,再一次将酒杯倒满,“就是为了和千机门合作,给千机门做嫁衣?”

    “小子,你懂什么?”白苍冷哼了一声,“我们尸阴宗本就是千机门的旁支,就算是千机门要我们尸阴宗彻底归于平静,我们也不会眨一下眼睛,这就是我们的宿命。”

    白苍冷哼了一声,转而淡淡说道,“所以,这一切都是我们自己心甘情愿的,我们愿意为了千机门赴汤蹈火。”

    “哦,对了,千机门那个小东西也是我杀的。”林烽忽然开口,笑眯眯的说道,“说起来,那个小子的能力还是有点的,就是太爱美色了,你知道吗?我放走了一批人,那一批人,都是被你们这是所谓的千机门的崇拜者送过去,不是吗?”林烽甩了甩自己的脑袋,“你说,他们以后会成长成为什么样子呢?”

    “小子,你!”尸阴宗长老猛地抬起头看着林烽,眼中有火焰在燃烧,好似要将林烽吞噬一般。

    林烽裂开嘴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桀桀,老东西,正常情况下我肯定无法对付你,不过你没有发现,我刚才给你喝的酒里,下了药?”林烽猛地站了起来,手握着烽彤剑,全身的气息在陡然间提了起来,“一个尸阴宗的长老如果在我面前死了,你说,谁会怀疑是我做的呢?”

    林烽甩动了一番自己的手臂,烽彤剑在林烽的手中散发着炽热的光芒。

    “小子你敢!”白苍的身子往后退了一些,眼神中多了几分冰冷,剑之领域在林烽的脚下展开,林烽的目光在白苍的身上扫了一圈。

    忽然,林烽的整个身子迅速往后退,直接从船底钻了过去,波奇迅速带着林烽往外潜逃,白苍的攻击落在波旬梭上,震起片片水花。

    “噗!”

    林烽的样子太过于狼狈,整个坐在里面,全身还带着一股浓郁的焦黑的气息。

    竟然被一个老头耍了一道。

    感受到身上的伤势,林烽的眼中闪过一抹无奈。

    “主人,您没事吧?”四梭爬到林烽的身边,波旬梭已经平稳的在海面上穿梭,四梭都靠在林烽的身边,看到脸上恨上掉下去的一大块肉,有些不忍直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