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坐在石阶上,和卿卿姐聊了一会儿,林烽总觉得她有些心不在焉,一直在回避着什么。然后,没说几分钟,她就借口累了回屋休息去了。

    “卿卿姐这两天总是怪怪的,问她怎么了也不说。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弄清楚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回到自己的卧室,林烽心里面满是对罗卿卿的担忧,可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就算想帮她也帮不了。

    而回到家的林父林母,却是喜笑颜开,儿子林烽这么争气,他们岂能不高兴?

    “对了!老林,今天你怎么突然有出车的任务呀?多可惜啊!不然你就能看到儿子在台上当着全校学生老师的神气演讲了!”林母在客厅,一边吃着水果,一边问林父道。

    “是太可惜了。可是没办法,组长老周临时叫我过去,很急的一个单子。一车的笔记本电脑,送到邻市去的。”

    林父也抱怨了一声,今天的货出的很急,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却说不出来是哪儿不对劲。加上今天儿子林烽考了第一名,如此大喜事,也让林父渐渐将这种不对劲的感觉放在一边了。

    就在这个时候,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林母顺手就接了,说道:“喂……”

    “喂!是林烽的妈妈么?我是秦嫣然的妈妈陈露萍,请问林烽现在在家么?”

    电话里传来了市长陈露萍的声音,林母一听到,吃着水果差点噎到,捂着话筒小声地对林父说道:“是……是陈市长来的电话,就是我今天跟你说的,和小烽同班的那个秦嫣然,她的妈妈就是陈市长!”

    “什么?市长给我们家打电话?这……找谁的?”林父也是大惊,对于他这种小市民来说,市长可是高高在上的。

    “找我们家小烽的,不知道有什么事,我赶紧问一下……”

    摸了摸自己的心口,镇定下来的林母急忙回道:“陈市长!您好!您好!我们家小烽就在卧室,您找他有什么事么?我马上叫他过来听电话……”

    说着,林母就赶紧朝着卧室喊道:“小烽!你的电话,快点过来接!”

    “我的电话?这么晚了,谁会给我打电话?难道是死胖子?”

    林烽从卧室走出来,问自己母亲道:“妈!是谁呀?”

    “是陈市长!小烽,可要好好和人家陈市长说话!知道么?”林母认真地叮嘱了林烽一下,才将话筒给他。

    “喂!萍姨,您找我?”林烽拿着话筒,就很亲切地称呼市长陈露萍为萍姨,让旁边的林父和林母都有些目瞪口呆了,自己的儿子林烽什么时候和市长大人这么熟了?直接喊她萍姨?

    “是呀!林烽,今天你给我的账本非常及时。有了这个账本,抓捕那些犯罪团伙的日子不远了。我不是说要感谢你么?明天晚上,萍姨请你来家里吃饭怎么样?对了,你就是雷锋的事情,我还没有告诉嫣然,你可不要先露馅。明天给嫣然一个惊喜!”陈露萍此时打给林烽,就是故意等自己女儿秦嫣然去卧室以后,才偷偷打电话的。

    “嫣然还不知道我是雷锋?哈哈!好吧!萍姨,那明天晚上见!”

    林烽刚挂了市长陈露萍,林父林母就一脸审问犯人的表情,盯着林烽,问道:“小烽!这是怎么回事?你和陈市长……很熟?她这么晚打电话给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呀?”

    “也不算很熟!我今天也是第二次见到陈市长,只不过……陈市长不是嫣然的妈妈么?她明天想要请我去她们家吃晚饭,妈,你不会不许吧?”林烽笑着回答道。

    “陈市长请吃饭,妈哪里敢拦着你!”

    “那我明天就不回家吃饭了,对了,妈,剩下的那些钱,你们就放心的去付个房子的首付吧!我们家这老房子也够旧的,该换了。”

    林烽笑着说道,有了神水和诸多修真的异能本事,想要赚钱,对他来说方法有很多很多。

    “换房子我和你爸在考虑了,不过你还是先努力冲刺高考!争取考上最好的清北大学或者是燕京大学……”林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是呀!小烽,现在你的学习成绩虽然很好,但是千万不能骄傲,高考马上就到了,不要大意,知道么?”林父也是满脸认真地叮嘱林烽道。

    “知道了!爸!妈!你们放心吧!我不仅会考上清北大学为你们争光,更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以后妈你就可以不用到工厂去那么辛苦上班了!爸,你也不用开车跑长途运输那么危险和辛苦了……”

    付出是有收获的,辛苦是有回报的。看着为了自己操劳大半辈子的父母,林烽在心里面便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修炼,不仅自己要修仙长生不老,以后也要让自己的爸妈也长生不老,就算不能长生不老,也要长命百岁才行。

    回到卧室里,照例林烽是一边睡觉一边运转,开始缓慢地积累天地灵气修炼。

    而此时在新华小区,林烽的班主任老师徐敏静却是十分忐忑地避开自己的母亲,赶紧将傍晚偷偷买了带回家的一根验孕棒给藏好,免得这一次又被自己的母亲给看到,这一下可不能再让李雨彤帮自己背黑锅了。

    “今天好朋友还没有来,估计我真的是怀孕了。不过还是要等明天早上,测一下才能知道!哎!我竟然怀上了自己学生的孩子,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啊?”

    徐敏静躺在床上,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却是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她的脑子里面在胡思乱想着,想一想孩子,又想一想林烽,感觉自己要疯了,脑子里面乱七八糟一团。

    生理期还没有来,徐敏静一直认为是自己怀孕了。可是她哪里会知道,是因为那一天林烽用神水给她揉脚治疗脚上的伤,由于神水的渗透进入身体当中,才导致她的身体出现了异常,生理期才迟迟没有来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