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芝安市立医院,昨晚才送进医院来的张丽珍、陈晓东母子俩,早早地就去办了出院手续。

    张丽珍的手臂上打着石膏,脑袋上也涂着红药水,贴着创可贴,脸色阴沉沉地埋怨着身边同样憔悴的老公陈旺富道:“都怪你!还好意思说是老司机,都撞墙上了!害得我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好晓东没事,不然……耽误了高考怎么办?”

    “这……这怎么能怪我呢?丽珍,昨天还不是你……你说要追那一辆跑车的。现在倒好,白白要赔几万块……”

    两个黑眼圈很重,陈旺富昨天根本就没有回家,而是在交警大队被拘留了一夜,还好第二天让表妹陈莉莉通过矿务局的关系,才把他的醉酒驾车给销了。但是,那公园的城墙,还有别克车的破损,好几万块的维修费都必须他来出。

    “什么?几万块?妈呀!这日子可怎么过啊!我们家总共存款就没多少,陈旺富,你怎么这么没用!”

    张丽珍要死要活地叫着,旁边的儿子陈晓东却是皱着眉头道:“妈!你别喊了,这是医院里,多丢人啊!今天我学校的家长会,你们俩还去不去啊?”

    “去!干什么不去?我就要去看那张贵珠怎么丢脸的,害我们家一晚上损失了几万块……”

    明明是自己作死要追李雨彤的跑车,但是张丽珍却埋怨到了林烽一家的头上,倒也是奇葩。

    办完出院的手续,陈晓东一家刚打算离开市立医院,眼尖的陈晓东却是一眼就看到了同样要出院拄着拐杖的芝安市教导处主任史可浪,立刻上前热情地打招呼道:“史主任,您也要回学校么?要不……跟我们一道打车回去吧?您这腿脚不方便,我搀着您?”

    “好好好……你叫陈晓东吧!你这个小同学很不错嘛!懂得尊师重道,前面那两个是你的爸妈吧?你放心,我今天回学校,就立刻向校长提交开除林烽的申请……”

    知道陈晓东一家和林烽有仇,搀着拐杖的史可浪笑呵呵地说道。

    “史主任,来来来……您腿脚不方便,后面挤,您坐前面……”

    拦了一辆的士,张丽珍也热情地让史可浪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心里面很得意地想着:“也不知道林烽那个臭小子,怎么得罪了教导主任。不过这一下他肯定是要被开除了,哈哈……等张贵珠当着全校师生家长的面听到这个处罚通知,肯定会当场傻掉吧?”

    市立医院距离一中本来就不远,所以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出租车到了学校门口停了下来,而此时的芝安一中门口已经停了许多学生家长们的小轿车了。

    陈晓东有些羡慕地看着那些从小轿车上下来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本来如果昨天晚上不出车祸的话,自己一家也是可以坐着别克车来的,可是现在却只能打车过来。

    下了车,教导主任史可浪便单独撑着拐杖朝着办公楼走去了,他心急呀!恨不得马上就把林烽给开除学籍,所以到了教导处办公室,他立刻就拿起钢笔刷刷刷填写了一份开除申请,开除的对象正是高三(2)班的林烽。

    “哼!这一次,林烽,看你还蹦跶嚣张什么?你在学校里面不仅和同学打架斗殴,更是袭击我这个教导主任,我就不相信,看到这些证据,校长会不批准我开除你?”

    拿着这张开除申请书,史可浪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朝着楼上的校长室走去。

    而此时,林烽一家人,正悠闲地从家朝着芝安一中走来。因为他们出发的比较早,没必要打车,走个十几分钟就能到。

    不过,当走到半路的时候,林父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老周,我不是说我今天请假了么?我儿子学校开家长会……什么?老板亲自吩咐下来的单子?很重要?好吧……那我马上赶过去……”

    本来说好了要一起去参加林烽的家长会,可是现在公司一个电话打过来,林父只好抱歉地看向自己的儿子林烽,说道:“小烽,爸……爸的公司有一笔紧急的业务单子,必须由我亲自送过去……”

    “好了!爸,工作要紧!你就快去吧!”

    林烽笑了笑,并没有责怪自己的父亲。

    “是呀!老林,快去公司吧!不是有我在么?”林母也是点了点头。

    “恩!小烽,爸对不住你,最后一次家长会也没能去。不过,爸要等你考上大学,去你大学的家长会!”

    林父那一向古板严肃的脸,很别扭地笑了笑,然后便往公司的方向跑去。

    而此时,林父所不知道的是,在他工作的顺通物流公司,刚刚和他通过话的组长老周,此时却是一脸奸笑地对旁边一个黄毛的小年轻说道:“看吧!替死鬼来了,这个黑锅有人背了……”

    另一方面,芝安一中校长办公室内,校长钟景华正在准备自己一会儿要讲话的稿子,教导主任史可浪却是拄着拐杖在门口敲了敲门,叫道:“钟校长,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您!”

    “哦!是史主任呀!你不是受伤在医院里养伤么?怎么拄着拐杖就来学校了啊?快快快……有什么事进来坐着说……”

    钟校长一见到脚上缠着绷带打着石膏的史可浪,连忙起身,热情地说道。

    “钟校长啊!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一走进校长办公室,史可浪就摆出一副可怜兮兮地样子,企图博取钟校长的同情。在他看来,只要自己一口咬定是林烽把自己打成这样,再结合林烽平常的那些劣迹,以及垃圾的排名倒数成绩,钟校长是没有理由不赞成自己开除林烽的啊!

    “怎么回事啊?史主任,有话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钟校长看着史可浪这“身残志坚”的样子,奇怪地问道。

    史可浪十分激动地拿着手中的开除申请单,直接啪的一下放在了校长办公桌上,指着上面林烽的名字,厉声地叫道:“校长!我要开除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