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四月十四日,周一,对于芝安一中来说可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也是一年一度的校园开放日。

    借着高三年级最后一次质检考试成绩公布,以及开家长会的机会,芝安一中将这一天定位校园开放日,欢迎芝安市的社会各界人士到校园里来参观,以及目睹一中学子的风采。

    当然了,这么一个大日子,对于一中的学生们来说却是最重要的,尤其是正在读高三的学生。这一次是高考之前最后一次的质检考试了,成绩的高低至关重要,是任何一名高三学生都不容忽视的。

    一大早,林烽就爬了起来,这些天因为修炼,他的精神都异常的好,体力也十分充沛,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

    当林烽穿好衣服,到卫生间洗漱的时候,发现母亲早就一脸笑呵呵地在做早餐摊鸡蛋了。

    “妈!今天可说好了,您和我爸都得跟我去学校。”

    一边刷着牙,林烽一边说道。

    “小兔崽子!妈都答应你了,难道还会半路逃跑不成?”

    林母笑着说道,“一会儿刷完牙,快去叫你爸起床。早餐已经弄好了,都在饭桌上……”

    七点半,林烽一家吃过早餐,便出门往一中赶去。

    而另一边,在市委家属小区,秦嫣然今天格外地开心,一大早起床,就梳了个漂亮的大马尾,试了好几套漂亮的花布裙子,最后才选了一件淡紫色的花布裙,在穿衣镜前转了个圈,感觉自己美美哒!

    “今天是校园开放日,也是妈妈第一次陪我来开家长会。我终于不用羡慕其他的同学了……”

    几乎从初中开始,陈露萍都是一直缺席女儿秦嫣然的家长会。因此,不管秦嫣然考了多少次的第一名,她都没觉得有多高兴,因为自己的妈妈根本就看不到,她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工作。

    而这一次,今天,秦嫣然从来没有这么期待公布考试成绩。她期待在全校师生的面前,公布自己第一名的成绩,让自己的妈妈看到,她的女儿有多么地优秀,她的女儿是多么地值得她骄傲。

    在秦嫣然看来,自己的成绩一直都是年级第一名,不管试卷简单还是困难,从来就没有被动摇过,每一次都以二十分以上的分差和第二名拉开差距,她是芝安一中当之无愧的学霸,所有学生仰望的存在。

    “漂亮!我的嫣然小宝贝,就是漂亮,像姥姥年轻的时候。”

    当秦嫣然从闺房卧室走了出来,正在弄早餐的姥姥叶慧琴被笑盈盈地夸道。

    “姥姥!你就别取笑我了,妈妈呢?起来了吧?”

    看向妈妈陈露萍的卧室,秦嫣然心里面其实还是有一点担心的,怕妈妈临时有事情已经到市政府去了,所以弱弱地又说了一句,“她今天可是答应了我,要到学校给我开家长会的……”

    “既然答应了我的宝贝女儿,妈妈怎么可能说话不算话?”

    伴随着陈露萍从卧室走出来的声音,秦嫣然开心地扑了上去,撒娇道:“妈妈!嫣然就知道妈妈一定会陪我去学校开家长会的。”

    “那是当然!我们家嫣然是年级第一,妈妈去开家长会,那可就是年级第一学生的妈妈,可比市长的头衔风光多了。”

    陈露萍笑着摸了摸女儿的脑袋,其实心里面还是很内疚的,毕竟高中三年自己都没有去给女儿开过家长会,哪里像一个合格的母亲呢?

    “放心吧!妈妈!嫣然今天会让你看到我平时在学校的努力,第一名非我莫属。”

    踏着清晨的阳光,秦嫣然和妈妈陈露萍走出家门,姥姥叶慧琴一路送到了楼下。秦嫣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像今天这么渴望快一点到学校。她的心里面在想,如果从前的每一天,妈妈都是这样关心自己的话该多好?

    金瓯小区对面的黄村街道,属于老城区改造部分,洪芳芳也起了一个大早。她今天也十分开心,因为一直身体虚弱需要在家静养的妈妈,现在也可以和爸爸一起,到一中参加自己的家长会了。

    “妈!你小心一点,有台阶……”

    洪芳芳紧张地要搀扶自己的母亲,却被母亲撇开了手,笑着说道:“芳芳,妈现在不用你搀扶了。你怎么忘了,妈现在的心脏可是完全康复,比你爸的心脏都健康得多。都是多亏了那一杯神奇的活性水呀!对了,芳芳,你没有问问你艳茹姐姐,那个雷锋小同学,到底叫什么名字?我们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我问了,妈,可是艳茹姐姐也只是记得那个同学长什么样,却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

    洪芳芳回答道,刚好这个时候,隔壁的护士姐姐刘艳茹准备去上班,洪芳芳就立刻叫住了她:“艳茹姐,今天是我们学校的开放日。你……你可要记得到我们学校去逛逛,说不定就能碰到那个我妈的救命恩人雷锋同学,到时候记得帮我问清楚他的姓名。”

    “知道了,芳芳,下次再让我碰到那个臭小子,我一定要问清楚来。”

    刘艳茹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整理一下自己的护士装,便骑着自行车去市立医院上班了。在刘艳茹的眼中,这个林烽是越来越显得神秘了起来,而且她也觉得自己和林烽之间似乎有一个怪圈,总能莫名其妙地在什么地方场合都有可能撞见。

    “我就不相信会打听不到你这臭小子叫什么名字?今天上午抽空就到一中校园去溜溜,如果可以的话,一定要让他教教我怎么靠亲嘴救人……”

    想起前天林烽竟然通过亲嘴都能救活重伤的李雨彤,刘艳茹就觉得实在是太诡异了,这完全都违背了她当护士学到的护理急救常识。自己要是学会了这一招,可实在是太管用了,可是真的学得会么?怎么这么多违背科学常理的事情,都和这个林烽有关系呢?

    上次那个活性水也是因为这个林烽而起,这一次的就更是古怪了,刘艳茹想不通,就这么一个和自己耍嘴皮子的臭小子,怎么就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呢?

    这些问题在刘艳茹的脑子里已经缠绕好几天了,她恨不得现在立刻冲到芝安一中的校门口去等着林烽,然后抓住他一个个问清楚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