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敏静要是真的怀了林烽的孩子,那……他们俩肯定会在一起的吧?而且,敏静长得也很漂亮……”

    开车跑车从新华小区当中出来,李雨彤却变得有些心事重重了起来。然后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一只手控制方向盘,一只手从上衣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支验孕棒。

    “糟了!忘记把这验孕棒刚刚再偷偷还给敏静了,没有验孕棒,她怎么检查是不是怀孕了啊?”

    无奈的李雨彤,只好将这验孕棒随意地往车后座丢了回去。同时,往后视镜上轻轻地一瞥,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看到了在新华小区的门口,有一辆黑色的别克商务车,调转了一下方向,跟在了自己的后面。

    “那一辆车,好眼熟啊!”

    往后盯着那辆车看了几秒钟,李雨彤才想了起来,“对了!那一辆车,不就是昨天去林烽家,和林烽母亲死对头的那家人的么?怎么这么巧?他们也住在新华小区?还是说,从新华小区回家?”

    喜欢一个人,自然会连带着喜欢他的喜欢,厌恶他的厌恶。爱屋及乌便是这个道理。而林烽家的敌人和对头,李雨彤当然没有什么好感了。并且,从那天张丽珍一家人所表现出来的素质,也是让李雨彤最讨厌的那种人,虚荣至极。

    不过,在李雨彤这种世家大小姐看来,这种人还不会让她放在眼中。所以,她也只是稍微注意了一下这辆车,之后就不挂在心上了。

    可是,李雨彤不将张丽珍一家人挂在心上,可是不代表张丽珍一家人会放过她呀!尤其是张丽珍,龇牙咧嘴地紧紧盯着前面李雨彤的敞篷跑车,对丈夫道:

    “老陈,我就不信那丫头会是林烽的女朋友,她这么晚开车出门,肯定是去会野男人什么的,或者……就是去见自己的老公或者男朋友,昨天的事情肯定是在我们面前演戏。一会儿,我们跟着她,只要拍下了证据照片,明天见到张贵珠的时候,我就要拿出来,狠狠地嘲笑她,看她儿子带的绿帽子啊……”

    “可是,丽珍,都这么晚了……我看还是……还是算了吧!”陈旺富就有些不情愿了,在他看来,妻子这明显是没事找事,为了一点面子,兴师动众。

    可是他这么一说,张丽珍立刻就板起脸来不高兴了,嚷嚷道:“陈旺富!今天老娘为了保住你的工作,被你打了一巴掌不说,甚至都舍下脸来去求那张贵珠了。现在我就这么点要求,你还不答应?”

    女人撒泼起来的威力是巨大的,尤其是不要脸的女人,陈旺富赶紧解释道:“不是我不答应,这不都快要十点钟了么?晓东明天还要上学呢!”

    “明天是校园开放日的家长会,又不上课,怕什么?给我追!追上去,我就是要看看这个死丫头,到底是会什么野男人去!”

    一心想要报复的张丽珍,握紧了拳头,死死地盯着前面李雨彤的跑车。

    对于芝安市这样的小山城来说,夜晚的车流本来就不多,可是李雨彤过了两三个街区之后,发现后面的那一辆别克商务车竟然还跟着。

    “奇怪了,难道他们也是要去金瓯小区的?还是说……是故意跟踪我的?”

    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想法,李雨彤突然在前面没有什么车的路口,闯了红灯,然后逆行转弯,反正她才不在乎扣的这点钱。而如果张丽珍一家人是真的要跟踪她的话,就肯定会跟着追上来。

    “追啊!老陈,你怎么停下来了……那死丫头往左边拐去了,你再不追,一会儿就追不上了!”

    别克商务车在路口红灯处停了下来,但是张丽珍看到跑远了的敞篷跑车,立刻就急了起来,催促自己的丈夫道。

    “是红灯!而且是逆行,不能拐过去!”陈旺富无奈地说道。

    “人家都行,你怎么不行?”

    一点交通法规都不知道的张丽珍,才不管这些,坚决道,“拐过去!快点,你要是不拐过去,今天晚上滚客厅打地铺去,不准上我的床!”

    “丽珍!真的不行,又闯红灯又逆行,是要扣分罚款的……”

    陈旺富坚决道,可是他才说完,红灯就变成了绿灯,张丽珍振振有力地说道:“现在绿灯了,快追!”

    “可是逆行……”

    “追过去!不就是罚几百块么?老娘就不相信了,她这么晚肯定是去会野男人……”

    在张丽珍不依不饶之下,陈旺富也没有办法,只好踩了油门,小心翼翼地看清楚周围没有其他车辆才逆行追了过去。

    “老陈!你快点,不然都追不上了……”

    张丽珍急迫地叫着,陈旺富没有办法,只好将油门狠狠地踩下去,不一会儿就又看到了李雨彤的敞篷跑车了。

    当然,李雨彤也从后视镜当中,发现了他们。也是李雨彤并没有故意要甩开他们,不然以敞篷跑车的速度,刚才等红绿灯几十秒的时间,她早就已经跑没影了。

    李雨彤就是故意慢慢开等着,验证他们是不是故意要跟踪自己,现在既然已经确定这一家人不怀好意跟踪自己,她的嘴角微微一翘,道:“既然你们自己选择要跟踪我,那我就不客气了,陪你们好好玩玩吧!”

    吱吱吱……

    猛地踩了油门,急转方向,李雨彤的跑车在夜晚的城市道路上猛地一个右转弯,冲向了一条小道里面。

    “追啊!”

    张丽珍紧追不舍,陈旺富只好将油门踩到底,控制着别克车紧紧追上去。可是,他的车技哪里有李雨彤的好啊!而且李雨彤的还是跑车,性能完爆别克车。

    “开着一辆破别克,也敢这么追着我?前面有个大弯道,做作孽,不可活,看你们还追不追得上来?”

    一个急转弯,李雨彤轻松用一个漂移转了过去,可是陈旺富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刚刚的几个转弯,他能在这么快的速度转过来,就已经是狠狠地捏了一把汗。而眼前的这个急转弯,弯道幅度特别大,两旁还是公园的墙壁,陈旺富整个人的心都提了起来,急忙打死方向盘,可是车子的性能在这么快的速度已经控制不住了。

    “啊……老陈!快停下,快他妈停下啊!要撞上了……”

    “爸!快停车啊……撞上了……”

    ……

    第三百二十四章自作孽,不可活

    “敏静要是真的怀了林烽的孩子,那……他们俩肯定会在一起的吧?而且,敏静长得也很漂亮……”

    开车跑车从新华小区当中出来,李雨彤却变得有些心事重重了起来。然后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一只手控制方向盘,一只手从上衣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支验孕棒。

    “糟了!忘记把这验孕棒刚刚再偷偷还给敏静了,没有验孕棒,她怎么检查是不是怀孕了啊?”

    无奈的李雨彤,只好将这验孕棒随意地往车后座丢了回去。同时,往后视镜上轻轻地一瞥,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看到了在新华小区的门口,有一辆黑色的别克商务车,调转了一下方向,跟在了自己的后面。

    “那一辆车,好眼熟啊!”

    往后盯着那辆车看了几秒钟,李雨彤才想了起来,“对了!那一辆车,不就是昨天去林烽家,和林烽母亲死对头的那家人的么?怎么这么巧?他们也住在新华小区?还是说,从新华小区回家?”

    喜欢一个人,自然会连带着喜欢他的喜欢,厌恶他的厌恶。爱屋及乌便是这个道理。而林烽家的敌人和对头,李雨彤当然没有什么好感了。并且,从那天张丽珍一家人所表现出来的素质,也是让李雨彤最讨厌的那种人,虚荣至极。

    不过,在李雨彤这种世家大小姐看来,这种人还不会让她放在眼中。所以,她也只是稍微注意了一下这辆车,之后就不挂在心上了。

    可是,李雨彤不将张丽珍一家人挂在心上,可是不代表张丽珍一家人会放过她呀!尤其是张丽珍,龇牙咧嘴地紧紧盯着前面李雨彤的敞篷跑车,对丈夫道:

    “老陈,我就不信那丫头会是林烽的女朋友,她这么晚开车出门,肯定是去会野男人什么的,或者……就是去见自己的老公或者男朋友,昨天的事情肯定是在我们面前演戏。一会儿,我们跟着她,只要拍下了证据照片,明天见到张贵珠的时候,我就要拿出来,狠狠地嘲笑她,看她儿子带的绿帽子啊……”

    “可是,丽珍,都这么晚了……我看还是……还是算了吧!”陈旺富就有些不情愿了,在他看来,妻子这明显是没事找事,为了一点面子,兴师动众。

    可是他这么一说,张丽珍立刻就板起脸来不高兴了,嚷嚷道:“陈旺富!今天老娘为了保住你的工作,被你打了一巴掌不说,甚至都舍下脸来去求那张贵珠了。现在我就这么点要求,你还不答应?”

    女人撒泼起来的威力是巨大的,尤其是不要脸的女人,陈旺富赶紧解释道:“不是我不答应,这不都快要十点钟了么?晓东明天还要上学呢!”

    “明天是校园开放日的家长会,又不上课,怕什么?给我追!追上去,我就是要看看这个死丫头,到底是会什么野男人去!”

    一心想要报复的张丽珍,握紧了拳头,死死地盯着前面李雨彤的跑车。

    对于芝安市这样的小山城来说,夜晚的车流本来就不多,可是李雨彤过了两三个街区之后,发现后面的那一辆别克商务车竟然还跟着。

    “奇怪了,难道他们也是要去金瓯小区的?还是说……是故意跟踪我的?”

    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想法,李雨彤突然在前面没有什么车的路口,闯了红灯,然后逆行转弯,反正她才不在乎扣的这点钱。而如果张丽珍一家人是真的要跟踪她的话,就肯定会跟着追上来。

    “追啊!老陈,你怎么停下来了……那死丫头往左边拐去了,你再不追,一会儿就追不上了!”

    别克商务车在路口红灯处停了下来,但是张丽珍看到跑远了的敞篷跑车,立刻就急了起来,催促自己的丈夫道。

    “是红灯!而且是逆行,不能拐过去!”陈旺富无奈地说道。

    “人家都行,你怎么不行?”

    一点交通法规都不知道的张丽珍,才不管这些,坚决道,“拐过去!快点,你要是不拐过去,今天晚上滚客厅打地铺去,不准上我的床!”

    “丽珍!真的不行,又闯红灯又逆行,是要扣分罚款的……”

    陈旺富坚决道,可是他才说完,红灯就变成了绿灯,张丽珍振振有力地说道:“现在绿灯了,快追!”

    “可是逆行……”

    “追过去!不就是罚几百块么?老娘就不相信了,她这么晚肯定是去会野男人……”

    在张丽珍不依不饶之下,陈旺富也没有办法,只好踩了油门,小心翼翼地看清楚周围没有其他车辆才逆行追了过去。

    “老陈!你快点,不然都追不上了……”

    张丽珍急迫地叫着,陈旺富没有办法,只好将油门狠狠地踩下去,不一会儿就又看到了李雨彤的敞篷跑车了。

    当然,李雨彤也从后视镜当中,发现了他们。也是李雨彤并没有故意要甩开他们,不然以敞篷跑车的速度,刚才等红绿灯几十秒的时间,她早就已经跑没影了。

    李雨彤就是故意慢慢开等着,验证他们是不是故意要跟踪自己,现在既然已经确定这一家人不怀好意跟踪自己,她的嘴角微微一翘,道:“既然你们自己选择要跟踪我,那我就不客气了,陪你们好好玩玩吧!”

    吱吱吱……

    猛地踩了油门,急转方向,李雨彤的跑车在夜晚的城市道路上猛地一个右转弯,冲向了一条小道里面。

    “追啊!”

    张丽珍紧追不舍,陈旺富只好将油门踩到底,控制着别克车紧紧追上去。可是,他的车技哪里有李雨彤的好啊!而且李雨彤的还是跑车,性能完爆别克车。

    “开着一辆破别克,也敢这么追着我?前面有个大弯道,做作孽,不可活,看你们还追不追得上来?”

    一个急转弯,李雨彤轻松用一个漂移转了过去,可是陈旺富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刚刚的几个转弯,他能在这么快的速度转过来,就已经是狠狠地捏了一把汗。而眼前的这个急转弯,弯道幅度特别大,两旁还是公园的墙壁,陈旺富整个人的心都提了起来,急忙打死方向盘,可是车子的性能在这么快的速度已经控制不住了。

    “啊……老陈!快停下,快他妈停下啊!要撞上了……”

    “爸!快停车啊……撞上了……”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