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这上面画的小同学,明明就是那天救我的那个……原来如此,是救了妈,也是他,救了我。难怪才会都留下‘雷锋’的名字……”

    其实,在陈露萍的心里面,结合“雷锋”和“一中学生”这两个特征,就已经隐隐觉得两个雷锋可能是同一个人了。

    而现在,有了自己母亲的画作辅助佐证,就更能够证明接连救了母亲和自己的雷锋是同一个人了。

    要知道,陈露萍的母亲叶慧琴可是国内画坛泰斗,当年和齐白石、徐悲鸿齐名的大才女。虽然已经封笔多年,专心育人,但是她的一幅画在国内收藏家们眼中的价值,可不比齐白石等人低,甚至因为叶老已经封笔,以前的画作传世量极少,而显得更加地珍贵。

    这幅画,甚至可以说是陈露萍近五年来第一次看到母亲重新拿起油画颜料作画的,而且是连续画了好几天,费尽了心血的作品,自然将里面的主人公“雷锋同学”林烽给刻画得写实形象,只要见过他的人,一眼就能认得出来。

    “哈哈!妈妈!卫生间我也已经打扫干净了,嫣然可比你快,你输了哦!还有哪里没有打扫,嫣然来帮你,不然一会儿姥姥可能就到家了。到时候,我可不和你一起背‘小脏脏’这个难听的称号……”

    当秦嫣然认真地将浴室的洗手池擦得锃光瓦亮后,便笑嘻嘻地探出了脑袋,得意地说道。

    “嫣然!你快过来看看,你姥姥的这幅油画上,原来救了她的那个雷锋同学,和救了妈妈的那个雷锋同学,竟然是同一个人呢!”

    被女儿一喊,陈露萍才回过神来,急忙喊女儿过来瞅。

    “什么?妈妈,你没有看错吧!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啊!那这位雷锋同学,可真的是我们家的大救星呢!嫣然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哪个同学……”

    秦嫣然也是一脸地好奇,兴趣盎然,擦了擦湿哒哒的手,就要跑过来看。可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起来,屋外响起了姥姥叶慧琴亲切地喊声:“我的嫣然小宝贝,姥姥回来了!还不赶紧来给姥姥开门么?”

    “姥姥!妈妈,是姥姥回来了……”

    一听到姥姥的喊声,秦嫣然本来要奔向客厅的脚步,立刻便一转,呼唤了妈妈一声后,便转向了门口,咔哒一下打开了门,看到了姥姥亲切地笑脸,便立刻扑了上去,撒着娇叫道:“姥姥!你去一趟京城这么多天,嫣然好想你啊!”

    “妈!你可回来了,这些天你不在呀!嫣然可想你了!”

    母亲回来了,陈露萍自然也赶紧跑到门口去迎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两道蹑手蹑脚地身影,却是十分迅速地爬到了阳台上。打开了阳台的纱窗,趁着陈露萍和秦嫣然都在门口和姥姥说话,这两个窃贼迅速地从阳台溜进了客厅里。

    环顾了一下四周,两个窃贼立刻便锁定了放在玻璃桌上的这幅油画,尤其是上面叶老的落款,以及油画当中一个形象本身就是叶老自己,就更是让两个窃贼眼前一亮了。

    “老四,就是它了!”

    一个窃贼兴奋地做了一个手势,小声地说道。

    “走!”

    另一个窃贼心领神会,立刻拿起这幅油画,然后两人迅速地照着原路不动声响地返回原路,然后又从阳台爬了下去。

    整个偷窃过程不到一分钟,这两个窃贼看来是惯犯,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以至于当陈露萍和秦嫣然接着姥姥回到家里的时候,一家人都没有发现家里遭贼了,丢东西了。

    “老四!这次我们跟随着叶老,果然找到了她家所在。偷到了她的真迹啊!而且这幅油画还很新,极有可能是叶老最近所作啊!据我的了解,叶老五年前就封笔不再创造油画了,她现存世的油画不到十幅,每一幅的价值都非常之高,最便宜的也超过了三百万人民币。这一幅极有可能是叶老封笔之后画的第一幅油画,而且上面还有叶老自己的肖像在其中,价值不可估量啊!”

    两名窃贼从墙上爬下来之后,避开了小区的监控录像,就立刻甩掉了脸上的面罩,坐上了早就准备好的吉普车,顺顺当当地逃离了现场。其中一名窃贼,正这么津津有味地说道。原来,他们俩个是有名的文物大盗,江湖人称“不三不四”的哥俩李不三和李不四。

    这一次京城召开的画展,他们本来是去看看有没有机会偷点什么回去的。结果反倒是盯上了叶老这个画坛泰斗,甚至于一路打着飞机跟踪着叶老回到了隐居的芝安市,就是打算从叶老的家里面偷几幅有价值的画出来。

    果然这一次让他们不负此行,叶老的画在国内乃至国际画坛上从来都是有价无市的,更不用说这一幅冠着叶老封笔后的第一作名头的特殊油画了。

    李不三在心里面粗略估计了一下,便又兴奋地对弟弟说道:“老四!这幅画的价值至少在一千万人民币以上,哈哈!这次我们真的是发了。”

    “老三!就是这幅画有些不太好出手,国内这些知名的画家和收藏家,一大半都是叶老的门生子弟。要是叶老发现这幅画丢了,向警方报案,甚至是直接通告整个画坛。那这幅画可就成了烫手的山芋,以叶老在国内画坛的影响力,谁敢像我们买这幅画啊?”

    开着车的李不四倒是想得更多一点,不过李不三似乎早就已经有了打算,笑着说道,“怕什么?老四,我们哥俩又不是第一次倒腾黑货了,有货在手中,还怕卖不出去么?国内的那些藏家们,有哪个手里头干净没收过黑货的?这次我们要做的只不过是尽快甩出一个高价而已……哈哈……”

    十分钟之后,当不三不四两个窃贼的吉普车都开远了以后,坐在客厅沙发上和家人其乐融融的市长陈露萍,才突然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客厅的玻璃桌上,怎么感觉好像少了什么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