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声音?老林,这不是……张丽珍老公开的车么?他们又跑我们家来做什么?”

    林母皱了皱眉头,在这种时候,她是最不愿意见到张丽珍的了。而且,据她估计,张丽珍特意过来恐怕也没什么好事,无非就是来秀优越或者取笑嘲讽自己的。

    “管他们来做什么?总之,贵珠,我们家不欢迎他们。”林父也是十分厌恶张丽珍一家,尤其不想要在这种时候看到他们。

    “就是!我们家才不欢迎这种泼妇,我去把院子的门给关上,免得那臭三八又跑进来呱噪。”

    说着,林母就走到了院子大门口,趁着张丽珍等人下车,哐的一下把大门给关上了。

    “哎哎哎……张贵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一来你就关门?”

    刚下车的张丽珍,手里提着那二十万的皮包,见林母把院子的大门都给关上了,顿时火冒三丈,隔着门就嚷嚷道。

    “我什么意思?这是我家,我爱关门就关门。爱让谁进来就让谁进来,你管得着么?”

    面对张丽珍的乱吼,林母也不甘示弱,就站在门后面叫道。

    “你你你……张贵珠,你不让我进去,可别后悔!”

    甩了甩手中的包,张丽珍说道,“知道你们家困难,我特意取了钱给你们送来。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可就回去了。不过,基于你现在这么恶劣的表现和态度,就算你开门了,我也要慎重考虑一下,要不要将钱借给你们家……”

    张丽珍得意洋洋地说着,她的丈夫却是急了眼,连忙冲着她叫道:“丽珍!你……你又玩得哪一出?这些钱,明明就是田局长让我们送来的啊!什么时候成了我们的钱了啊……”

    “老刘!你先别管那么多,让我出出气先。反正现在他们林家缺钱,有这二十万在手,就不怕那张贵珠敢跟我摆谱。哼!一会儿还不是要乖乖开门给我赔礼道歉,求着我将钱借给他们?”

    很明显,张丽珍就是要借着这不属于自己的二十万狐假虎威,要让林母再次低声下气地来求她。

    可是,张丽珍没想到的是,刚刚在屋子里,林父林母两个人就已经商量过了。就算再困难再缺钱,也坚决不会向她张丽珍借钱了。

    所以,听到张丽珍说送钱过来,林母在院子里却是呵呵一笑,道:“给我送钱来了?张丽珍,你会有那么好心?”

    “二十万!张贵珠,没见过这么多钱吧?只要你开门求我,这些钱我就借给你。没办法,我这人就是这么善良,你还不赶紧开门,多说几句好听的话,让我高兴高兴。”张丽珍拎着皮包,有恃无恐地叫道。

    “得了吧!二十万!就算你们家真的有这么多钱,我也不要你们的臭钱!赶紧滚,我们家不欢迎你们。”

    林母才不会相信张丽珍的鬼话,而且她也是打心底里不想要张丽珍的臭钱,恐怕就算问她成功地借到了钱,也会成为一辈子被她嘲笑的污点,在她面前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哎!我说张贵珠,你是不是脑子烧糊涂了?你不是等着钱去救你小弟的么?我这都把钱送到你家门口来了,你还不要?”

    见林母坚决不开门要钱,张丽珍立刻就慌了。旁边的陈旺富也是着急地指着她叫了起来:“都是你!都是你!闹闹闹!这下玩大了吧!田局可是说了要在半个小时之内将钱送到。现在就剩下几分钟了,你赶紧想想办法,让人家贵珠开门把钱拿走,她要是不收这个钱,我的工作可就要黄了啊……”

    “老刘,你别急!我……我想想办法……”

    张丽珍知道这一下大事不好了,急忙上前猛敲院子的门,叫道:“贵珠!我刚刚都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快开开门。我是真的给你送钱来的,而且,也不是我们的钱,是……是别人托我们给你们家送来的……”

    “别想骗我,老娘是那么容易被你忽悠的么?张丽珍,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一出手就是二十万,我们家哪里有认识这么阔绰的亲戚或者朋友的?”

    林母却是坚决不动摇,认为张丽珍是在骗自己将门打开。

    “真没有骗你,就是我家老刘开车的那个矿业局田局长,特意叮嘱给你家送来的。对了,之前我们就已经给你们家小烽送了二十万过去,现在这二十万是要送到你们家的……”

    被丈夫虎视眈眈地盯着,一想到此事是真的关乎丈夫的工作,一家的生计问题,张丽珍就彻底地心急了,急忙放下了架子,向林母解释道。

    可是她这么一说,林母就更加不相信了,笑着回道:“张丽珍啊张丽珍!你编瞎话也要靠谱一点啊!还给我们家小烽送二十万?我们家小烽才十八岁读高三,谁会给这么一个毛孩子这么多钱?”

    “我说的是真的,贵珠!就当我求求你了,快开门吧?开了门,看到钱,你就知道了。”

    无奈的张丽珍,怎么也想不到,今天早上张贵珠求着自己借钱给她都没有借。但是到了下午,自己竟然要求着她开门把钱收了。这情势的反转也太快了一点吧?

    “哟!张丽珍,你会求我?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来找我的?非要骗我把门打开?”

    张丽珍说的句句属实,可是在林母听来却非常地离谱,不过既然这张丽珍好不容易放低了姿态,林母不好好报早上的仇怎么行?

    “没别的事情,真的,贵珠,我们就是单纯给你们家送钱的。你开门,把这二十万收了,就这么简单。”

    张丽珍发现自己的老公已经气得脸色发青,心里面那个后悔呀!早知道一来林家就把姿态放低一点,自己偏偏要装什么装啊!现在弄得张贵珠不相信自己的话,也是活该,自作孽不可活。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旺富的手机又想了起来,正是田震东打过来的。陈旺富战战兢兢地接了电话,他还没有说话,就听到电话那边的田震东在咆哮:“陈旺富!都这么久了,钱到底送到了没有?要是再弄砸了,你明天就别来上班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