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亲……亲上了!

    真的亲上了,还是萧霓裳主动地一吻,简直是羡煞旁人啊!飞龙网吧的这些玩家们,一个个眼睛都瞪直了,已经不能更羡慕林烽了。

    “你……你怎么……怎么耍流(氓)啊?”

    林烽也是愣住了,他虽然不是没有被女孩强吻过,可是像萧霓裳这么霸道直率的,还真的从来没有过。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嘴巴里竟然冒出了这么一句,就好像是被人轻薄的小姑娘一样。

    “这是本姑娘输给你的,林烽,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放下这一句狠话,萧霓裳很潇洒地从这些玩家当中快步走下了楼,只留下一道令所有人都眼冒桃花的靓丽背影。

    “林烽!你这小子的艳福可不浅啊?不过话说你的cf技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黄毛笑嘻嘻地走上来和林烽套着近乎,想要从他的口中学到一些诀窍来。

    而其他的玩家,也都一脸火热地盯着林烽,甚至有几名cf狂热爱好者,已经硬挤了过来,咚的一声跪了下来,居然是想要拜林烽为师。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师父,你就收下我吧?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啊……”

    “刚刚的比赛太精彩了,林烽,你的技术到底是怎么练的啊!太让人拍案叫绝了……”

    “林烽,你就是我们飞龙网吧的英雄!”

    ……

    网吧里,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林烽的,现在可是把他团团围在了中间,要拜师的、恭维的,探讨的,崇拜的,比比皆是。实力这种东西,不管是在哪一个领域,只要达到了一定的水准,哪怕只是一款电脑游戏,高手也同样会让人肃然起敬的。

    “麻痹!有什么可嘚瑟的,林烽,你给老子等着,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在人群当中,满身污秽的鸡哥露出了凶狠的目光。这飞龙网吧本来可是他的地盘,结果却被林烽给教训了,而且林烽现在还大受欢迎,如何能不使得他怒火中烧,恨不得将林烽给大卸八块。

    刚刚他已经发短信了,让他的那些弟兄们,在网吧的门口守着,等这林烽一出去,就用麻袋把他给套住,丢角落里狠狠地教训。

    而这个时候,在同安路上,一辆黑色别克轿车正飞速地朝着林烽家方向开了过去。车上便是陈丽珍一家人,陈旺富开着车,满脸地着急,因为刚刚拿钱的时候,田局长可说过了,这次如果还不能够准时将钱送到,并且让对方满意的话,他这个司机就别干了。

    这个工作,对于陈旺富来说,就是命根子啊!轻松又赚得多,而且还非常的体面。如果这个工作真的没了,不说其他的,单单是家里每个月三四千的房贷,他们都无法负担了。所以,这一次送钱的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同安路25号,老陈,那……那不是张贵珠家么?你们田局长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刚给林烽那臭小子送了二十万过去,又让你立马给张贵珠家里送二十万啊!他是钱多了烧得慌么?”

    脸上被丈夫掴了一巴掌,红彤彤的,张丽珍撅着嘴巴,十分不满地说道。尤其是一想到现在自己怀里面捧着的二十万现金,一会儿就要亲手送给死对头张贵珠,心里面就更加地不痛快和不爽了。

    这可是二十万人民币啊!芝安市普遍工薪阶层工资都在三千左右,二十万相当于七八年工资总收入啊!更不用说,中午已经被林烽给拿去的另外那二十万了,加在一起就是四十万整整的,如何能够让张丽珍心里面不嫉妒和羡慕呢?

    “好了!好了!你那张嘴就别说了,今天就你坏事,害我被田局长训得那么惨,连莉莉都不好替我求情了。一会儿到了林家,你可别再乱说话了,不然……我这工作没了,全家喝西北风去啊?”陈旺富瞪了自己妻子一眼,不耐烦地说道。

    张丽珍却是丝毫不把他的话当做一回事,自己在心里面嘀咕道:“反正也是要给张贵珠送钱,她早上不是还求着问我借钱么?一会儿到了她家,我就假装是自己大发慈悲特意送钱借给她们,也要让他们一家对我感恩戴德!哼……”

    而此时,在林家,林父林母还在为筹钱救人而发愁,甚至林父连平常很铁的几个战友也落下面子打电话过去问了,但是他们也不富裕,只能勉强凑几万块钱来,现在缺口至少还有五六万。

    “老林,还有五六万。可是,我们上哪儿去找这些钱啊?能借的地方都借了,哎!这一次估计把人情都用光了,而且这些钱,借来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还给人家。还有,小林今年要是考上大学,他的学费、生活费怎么办?”

    一下子这么多的问题和后续责任压了下来,林母是真的有些觉得撑不住了。钱钱钱,都是钱的问题,这个社会往往就是这样,没有钱烦恼就多,一旦碰上什么紧急的事情,问人借钱都是要靠人情,靠求的。就这样,也不见得别人肯借钱给你。

    就好像早上林母打电话给张丽珍借钱那样,先不说张丽珍有没有十万块那么多,但是她就是抱着戏耍林母的态度,让林母低声下气求了她,却依旧像铁公鸡一样,一分钱也不肯借出来。

    “老林!要不……我再去丽珍家里走一趟?亲自求她借五万块来?”

    咬了咬牙,别无他法的林母,兜来兜去也就只能向张丽珍借钱了。可是林父一听,便立刻挥手坚决反对道:“贵珠!我们是借钱,但是不能连自己的尊严都没了。肯借钱给我们的,自然心怀感激。可是那张丽珍,摆明了是想要看我们家的笑话。我们又何必登门去自取其辱呢?”

    “说的也对,老林,看来只能另外再想想办法了。哎……”

    林母又叹息了一声,整个人都好像老了十岁般憔悴。而刚好这个时候,院子门口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别克商务车的引擎声,是那陈旺富一家子到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