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爸!妈!不好了,林烽……林烽把那二十万给拿走了!”

    陈晓东见状,立刻大叫道。陈旺富还没有动作,就见陈母张丽珍当机立断打开车门,朝着林烽冲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道:“林烽!那个皮包不是你的,快给我放回垃圾桶去。”

    “哟!丽珍阿姨啊!怎么这么巧在这里碰到你啊?我就是从垃圾桶里捡个破烂,你怎么这么激动啊?”

    早就料到张丽珍会忍不住跑出来的林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笑呵呵地看着她。

    “你……你把皮包放回去……”

    张丽珍被林烽的话堵着,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只能够反复说着这一句。

    “这就好笑了!丽珍阿姨,这垃圾桶里面的垃圾,应该都是无主之物了吧!我捡个垃圾,你还要我强行放回去,这是几个意思啊?”林烽看着张丽珍无奈又着急的样子,心里面特别解气,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笑眯眯地看着她。

    而这个时候,陈旺富也赶了过来,眼睛紧紧盯住林烽手中的皮包,大叫道:“林烽!你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吗?就敢这样目中无人的拿走?”

    有丈夫跑过来助阵,张丽珍也镇定下来,理清楚了思路,振振有词地对林烽叫道:“就是!林烽,难道你妈从小没有教育过你么?不是自己的东西不准拿!果然是有妈生没妈教的孩子,难怪没有我们家晓东学习成绩好。”

    看到那张丽珍泼妇一样恶毒说教的样子,林烽就想起她这么损自己母亲的画面,登时火气就冒了出来,直接就将皮包的拉链拉开,很坦然地说道:“怎么就不是我的东西了?这里面是二十万元整整的,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你们的钱送到了,可以回去和田震东交差了!”

    本来还打算狠狠地教训林烽一顿的张丽珍,登时就懵逼傻眼了。她的心里面疑惑着,林烽怎么知道里面装的是钱,怎么知道是二十万整整的,还有他怎么知道是田震东田局长让自己丈夫送的钱?难道说,田局长口中收钱的人,就是林烽?

    和妻子张丽珍一样,陈旺富怎么也想不到,田局长让他把钱放在这里,正是等林烽这个小屁孩来拿,那可是二十万人民币啊!林烽这个和自己儿子陈晓东一样大,同样上高三的小屁孩,有何德何能,能够让田局长拱手送给他二十万呢?

    “好了!现在你们知道了吧?这钱就是我的,慢走不送!”

    看到愣在当场的夫妻俩,林烽见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便提着那装了二十万的皮包,一边吹口哨,一边往网吧里面回去,嘴里还俏皮地故意说给张丽珍夫妻俩听:“哎呀!这二十万我该怎么花呢?要不要先冲一万块钱到网卡里面呢?”

    等林烽都走进了飞龙网吧里面,张丽珍才缓过劲来,一脸不知所措地问自己丈夫:“老陈!这下可怎么办啊?那钱……不会真的是你们田局长给林烽的吧?他们两个怎么会认识的啊?如果不是的话,林烽怎么知道里面有二十万啊?”

    “你问我,我……我问谁去?都怪你,说要留着看谁把钱拿走,现在是林烽拿走的,我们是去抢回来呢?还是不抢呢?”陈旺富也是一脸地无奈,怪自己妻子道。

    “噢!陈旺富,你这个没良心的,现在知道怪我了?如果不是我叫你留下来察看,要是走了,这钱你都不知道是被林烽给拿走了。”

    气呼呼的夫妻俩回到了车上,陈晓东却是满脸疑惑地问道:“爸!妈!你们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林烽把钱拿走啊?那可是二十万啊?”

    “那钱……就是给林烽的……”陈旺富没好气地说道,然后又拿出了手机,准备打电话给田震东确认一下。

    可他还没有拨号,田震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陈旺富连忙接通,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田震东就已经破口大骂起来了:“陈旺富啊陈旺富!我不是叫你把钱放下以后就马上滚蛋的么?你他妈竟然还敢留下来盯着?这下给我捅了一个这么大的篓子……”

    原来,林烽拿着钱回到网吧包厢之后,就立刻打了个电话给田震东,警告他破坏了规矩,要惩罚他再送二十万过来。并且,这二十万不是送到自己这里,而是要送到家里去,要让张丽珍亲自把钱交给自己的母亲。

    “田……田局,我……我这也是怕……怕这些钱被不相干的人给误拿了啊!谁知道……谁知道他就是你要等的人……”

    陈旺富还是第一次听到田震东这么动怒骂人,心里面已经戚戚然地,委屈地解释说道。

    “那是我的钱,又不是你的钱!要你担心个屁!”

    田震东对着电话,声音已经几乎是吼出来的了。他只要一想到,因为陈旺富这点失误,就导致自己的香艳视频外露,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可就白费了。和自己的家财和官职前途比起来,二十万算个屁呀!

    “那……那田局,现在……现在要怎么办啊?”

    坐在驾驶位上,陈旺富当自己自己老婆孩子的面,被电话里的田震东训得跟狗一样,男人在家里的尊严,彻底地荡然无存。

    “怎么办?你到底还想不想干了?十分钟之内赶紧给我滚回来,再拿二十万送过去,但愿这个小爷能够真的让我破财免灾啊……”田震东已经怒不可言了,对陈旺富命令道。

    “好好好……田局,我……我马上……马上就过去!”

    陈旺富乖的和狗一样,立刻启动别克车,打转方向盘往回开去。而不懂得察言观色的陈丽珍却找死了般指着车上的时间,冲着丈夫叫道:“这都马上十一点半了!老陈,再不走,就真的吃不上我妈做的午饭……”

    啪!

    张丽珍话还没有说完,怒气憋在心里面的陈旺富就啪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怒吼道:“吃吃吃!就他妈知道吃,老子的工作都要被你吃没了……都怪你这大嘴婆娘,出的什么馊主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