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临时任务啊?不是说好了今天是周日,不上班的么?你们田局长怎么这样,老陈,你忍心让我们娘俩挤都是农民臭烘烘的班车回去?”

    本来心情很不错的张丽珍,一听到丈夫有临时任务,立刻就变了脸。

    “就是啊!爸,回外婆家要是去车站坐班车,要一个多小时呢!我才不要挤班车,你不带我们去,我和妈就不会去了!”

    陈晓东一想到要挤那又闷又臭的班车,也是一脸的不痛快说道。

    “丽珍,晓东,你们上车,听我说。田局长就是让我去给人送钱而已,而且就在市区,去一趟就回来,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陈旺富急忙向妻子解释道,“大不了我开快一点,绝对不耽误回你妈家吃午饭的。”

    “那还差不多!”张丽珍这才消了消气,不过还是十分不满地说道,“老陈,你是司机,又不是跑腿的。怎么送钱这样的事情,也叫你去啊?”

    “丽珍!这你就不懂了,田局肯让我去帮他送钱,这可是对我的信任呀!你忘了我们家买房的钱拿来的?还不是田局时常照顾,他吃肉,让我也有点汤喝的。”

    陈旺富笑了笑说道,“上车吧!先去莉莉家拿钱,田局昨晚就在莉莉家过夜呢!”

    “莉莉!老陈,我说你也应该劝劝你这个堂妹了,马上都三十岁了,一直给田局长当小三,自己的终身大事可别耽误了!而且,当小三名声也不好,刚刚电话里面,那张贵珠就一直拿这个说事,气死我了……”张丽珍上了车,便撅着嘴巴说道。

    “这我可做不了主,人家莉莉自己会考虑的。而且,要不是莉莉,我能成为矿务局副局长的专职司机?”

    陈旺富说完就启动汽车,朝着陈莉莉家开去了。

    不到二十分钟,车停在了陈莉莉家楼下。田震东张望了一下四周,才小心翼翼地将装满了人民币的黑色皮袋交给了陈旺富,并且叮嘱道:“旺富!这里面装的是二十万现金,你把这些钱立刻送到同安路飞龙网吧门口的绿色垃圾桶内!放下钱就马上离开,知道么?”

    “什么?田局,二十万就这么丢垃圾桶里?这万一要是被别人捡去了怎么办啊?”陈旺富闻言一愣,虽然知道这次的临时任务是去送钱,但是他怎么也不知道是这么一个送法,那可是二十万的现金呀!拎在手里面沉甸甸的,竟然要丢到垃圾桶去。

    “这就不用你管了。别多问!放下钱就走,听到了没有?”

    田震东再三交待完之后,才又小心翼翼地回楼上去了。而陈旺富将那一袋二十万的现金拿上车之后,他的妻子张丽珍便迫不及待地拉开了皮袋的拉链,看到里面一沓沓的百元大钞,登时就两眼冒财迷了。

    “一、二……十九、二十!一沓一万块,真的是二十万啊!老陈,你们田局肯将这么多钱交给你,看来的确对你很器重和信任啊!只是可惜,这么多钱,都不是我们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现金……”

    张丽珍很不舍地数完钞票之后,将拉链给拉上,心里面有一种想要将这些钱据为己有的冲动。毕竟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工资都是三四千,二十万可是相当于七八年不吃不喝的收入呀!就算是他们买房的时候,也只是筹了十万块首付,通过转账的形式给了房地产开发商,从来就没有见过二十万巨款现金放在一起是什么样子。

    “哎!钱再多,也是别人的。而且,丽珍你知道么?田局竟然是要我把这些钱丢到同安路的一个垃圾桶里,你说奇怪不奇怪?”

    开车往同安路方向过去,陈旺富也是一脸疑惑地说道。

    “什么?二十万丢垃圾桶去?你们田局长这是钱多烧得慌么?这可是二十万,不是二十块啊!”张丽珍闻言,就更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说道。

    倒是坐在后排的陈晓东插嘴说道:“妈!你这就不懂了,我敢说……那田局长肯定是在从事什么不法的交易。香港警匪片里面,可都是这么演的,绑匪就是让人质家属把钱丢进垃圾桶里,然后再伺机将钱拿走的……”

    “晓东,瞎说什么,小孩子家家懂什么?”

    训了儿子一句,张丽珍又抓紧了那装钱的皮包,贪婪的**就在心里面滋生着。可是一想到要是真的贪了这笔钱,丈夫这么好的工作肯定没了,而且可能被追究责任,张丽珍最后还是咽了咽口水放弃了。

    周日的街道明显通畅得多,陈旺富驾驶着黑色的别克商务车,不到二十分钟就开到了同安路上,拐过主干道的弯,便看到了前面的路旁的飞龙网吧了。

    “老陈,到了!飞龙网吧,你们田局长说的就是这里了,看门口……果然有个绿色的垃圾桶!我们真的……真的要将这么多钱丢到垃圾桶去?”

    别克车停在了路口处,张丽珍还紧紧地抱着装钱的皮袋,舍不得放手。

    “当然要了!丽珍,这又不是我们的钱,是田局长的钱。田局长让我丢,我当然得丢了。”

    从妻子手里拿过来钱袋,陈旺富谨慎地看了看四周,然后下了车小心翼翼地往飞龙网吧门前的垃圾桶走去。

    而此时在二楼包厢内的林烽,打完敲诈要钱的电话之后,就时不时瞟了窗外垃圾桶一眼,看看那田震东有没有派人送钱过来。

    “咦?有人过来了,还拿这个鼓囊囊的皮包!应该便是那田震东派来送钱的人……”

    当陈旺富走进林烽的视野当中,林烽便确定他就是送钱的人了。而当陈旺富微微抬起头观察四周的时候,林烽一眼就认出了他来:“这人好眼熟啊!咦?这不是……不是陈晓东他爸么?”

    真的是冤家路窄呀!林烽这才想起来,原来张丽珍一直在妈面前嘚瑟的老公,也只不过是给那矿业局副局长田震东开车的。今天林烽的一个电话,田震东便立刻让陈旺富将二十万给送了过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