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为了借钱救自己的弟弟,林母第一次向张丽珍这么低声下气,比起昨天为了儿子林烽,更加地没有了底气和自尊。

    “我说是怎么回事呢!贵珠啊!我早就说过了,就你那弟弟张高盛,成天游手好闲只会赌博,迟早有一天要害人害己。怎么着,这下被我说中了吧?”

    林母越是委屈求全,那张丽珍便越是得意,嘴巴呱唧呱唧说着风凉话。

    “是是是……丽珍,是我这个当大姐的没有教好小弟。可是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高盛他等钱救命,看在我们都是一个村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你就借我十万块吧!”

    如果是平常,林母早就狂吼回去,和张丽珍对骂起来了。可是谁让现在要向她求助借钱呢?只能够一口气一口气地往肚子里咽下去。

    “要向我借钱呀?可是,贵珠,你这哪里有一点借钱的态度啊?你也不求求我?哈哈……”

    和林母斗了这么多年,张丽珍就这一下心里面最是爽快了,能够让多年的死对头向自己卑躬屈膝的求情,这年头看来还是要有钱啊!有钱就是大爷。

    “你……”

    脾气火爆的林母心里面那个气呀!恨不得马上冲过去,好好教训张丽珍一顿。可是现在要问她借钱,为了自己的弟弟,只能够再次把怒火咽了下去,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丽珍,我……我求求你……看在我们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借我十万块,让我……让我去救高盛吧!”

    “十万块啊?真不好意思!贵珠,我是真的想要帮你的,可惜……我们家哪里有十万块啊!而且,就算有十万块,也要留给我们家晓东今年考上大学用,借给你去还赌鬼弟弟的高利贷,什么时候才有得还啊!哈哈……我也劝你,还是别替他还高利贷了,留点钱,你们家小烽今年考不上,不还可以补习一年么?”

    终于听到了林母委曲求全地求自己,张丽珍得意得大笑了起来,原来她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借钱给林母。

    这一下,林母算是听出了张丽珍的意思了,自己都这么放低了姿态,她竟然还不肯施以援手,顿时林母的火爆脾气就彻底上来了,冲着电话就大骂道:“不借就不借!张丽珍,你有两个臭钱又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靠着你老公妹妹给人当小三才赚的,别以为别人不知道。”

    “说谁呢?张贵珠,你管我的钱哪来的,我不偷不抢,是我老公正当工作赚来的。就是比你家赚的多,现在你借钱不成,还想诽谤我吗?”张丽珍也冒火了,冲着电话大吼道。

    “呸!肮脏的钱!送我都不要!”

    林母啪一下将电话给挂断了,气得那个七窍生烟,一旁的林父却是满脸愧疚自责地说道:“贵珠!是我没本事,工作了这么多年,就连……连二十万都拿不出来,哎!还要让你去求她,受这个气!”

    “老林!说什么混账话,你有本事!咱老老实实工作赚钱,每一分钱都是来历明白的血汗钱。她张丽珍的老公,还不是靠妹妹给那矿务局副局长田震东当了小三,才混上了他的司机?不然他赚的还没有你多呢!”

    别看林母平常经常抱怨丈夫不赚钱没本事,但是在林母的心中,老实本分赚钱的林父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而这个时候,在屋子门外,罗卿卿却是悄悄地靠在门口,偷听着里面的动静。把刚刚林母打电话以及和林父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哎!张姨一家也真的是不容易啊!为了筹钱,都……都求到死对头张丽珍头上了,那可恶的张丽珍,竟然这么耍张姨,明明张姨都低声下气求她了,竟然还不借钱!”

    罗卿卿从小蒙受林家的诸多照顾,早就把自己当做半个林家人了,所以对于此时林母的愤怒,还有林家的困厄,都是感同身受的。她很想要帮忙,可是她除了那张银行卡上存的五万块,真的没有其他的积蓄了。

    更何况,现在她又刚刚被公司解雇了,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除了当空姐,她还能做什么,自己也不知道。至少短时间内,恐怕她都不会有收入,还谈什么帮助林父林母呢?

    很无助,罗卿卿真的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没用了,小时候她就想要帮母亲撑起这个家,也想要帮助隔壁林叔叔一家改善经济情况。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罗卿卿发现自己还是那么地弱小,遇到这样的困难,照样什么都做不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烽摇呀摇地从院子外面走了回来。因为口袋的零花钱昨天打车就花光了,所以他这一路都是从金瓯小区那边走着回来的。而且,在路上他也想好了,反正也没有其他的借口好找了,一会儿母亲问起来,就说是去远一点偏僻的网吧通宵好了,反正顶多被骂一顿。

    可是,林烽刚走进院子里,转身朝着自己家屋门看去,便发现邻家空姐罗卿卿正偷偷摸摸地趴在门边上偷听着什么。

    于是乎,林烽便也悄悄地走到了罗卿卿的身旁,轻轻拍了她一下,笑道:“卿卿姐!你在偷听什么啊?”

    “啊!小烽,你个臭小子,吓姐姐一跳!”

    罗卿卿一惊,转头看到是林烽,便赶紧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将他拉到旁边自己家去。

    “怎么啦?卿卿姐,偷偷摸摸的,你刚刚到底趴在我家门口偷听什么啊?”坐在罗家的沙发上,林烽一脸好奇地问道。

    而这个时候,罗卿卿才板起脸,想起昨天晚上林烽又夜不归宿,便破口大怒道:“臭小子!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家里出了这种事!你昨天晚上,又跑哪里去玩了,一晚上都没有回来,你知道你爸妈有多担心么?”

    “卿卿姐,这不是刚考完试么?我昨天晚上就到网吧去放松了一下而已……”

    林烽把路上想好应付母亲的说辞讲了出来,可是他刚说完,便发觉哪里不对,立刻认真地盯着罗卿卿,问道,“卿卿姐,你刚刚说什么?家里出了这种事?我家出什么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