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本来就面临崩溃的林母,被丈夫这么一问,立刻便撑不住了,整个人哇的一声,扑在了丈夫的怀里,抽泣道:“老林,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我上哪儿弄二十万啊?”

    “你别急!贵珠,什么二十万?你倒是说清楚来啊?是不是小烽出事了?”

    林父见状,心中也是慌了起来,不过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询问妻子道。

    “不……不是小烽,是……是我小弟。他又跑去赌博,还欠了高利贷二十万,要是今天不给钱的话,就会被人跺了双脚……”

    在丈夫的面前,林母一边抽泣地说道,一边观察丈夫的表情。因为她害怕丈夫也像她那几个哥哥弟弟一样,都不肯出钱,不管小弟张高盛的死活。

    “又是高盛?高利贷的钱,哪里是敢借的啊?现在怎么办?要不……贵珠,我们报警吧!”

    军人出身的林父,第一个想到的解决办法就是报警。可是却被林母当即否决道:“不行!不能报警,老林,你是不知道那些高利贷的混混们,报警根本是没用的,而且……更有可能被他们疯狂的报复,到时候就不是要我小弟一双脚了!”

    “报警也不行,难不成真的给他们二十万了?再说了,贵珠,我们家也没有二十万那么多啊?”林父无奈地说道。

    而林母则是拿出了刚刚罗卿卿给的那张银行卡,有些怯生生地说道:“老林,这里是……是卿卿刚刚给我的五万块,加上我们卡里的五万块,就……就还差十万块。”

    “什么?贵珠,卿卿赚钱也不容易,而且她们家还是孤儿寡母。她的钱,你怎么能要啊?而且,你还真的打算凑钱去帮高盛还高利贷?”林父当即将那张卡抢了过来,说道,“我拿去还给卿卿。”

    “老林!不帮的话,难道看着高盛死么?他可是我的亲弟弟啊!大哥他们都坐视不理,我这个大姐要是再不管,他就真的没命了!”

    没办法,林母只能够带着哭腔怒吼了一声。

    “哎!好吧!可是,就算要了卿卿的这五万块,加上我们的钱,也还差十万块啊!这么短的时间,我们去哪里筹啊?”林父无奈地说道。

    “这个我会想办法,老林,只要你同意我借钱救高盛就行。”林母说道。

    “我能不同意么?他是你的弟弟,不就是我的弟弟么?要不,我打电话问问我的那些战友们,手头都有没有富裕的钱,能借一点是一点,十万块也不是太难,以后我们慢慢还就好了。”

    林父妥协了,正打算打电话借钱,林母却是阻止了他,“老林,你别问。这是我小弟出的事情,要借钱也是我出面借钱。而且,你的那些战友们,生活也都不容易。丽珍她们家应该会有些余钱,我……我打电话问问她……”

    “问她?贵珠,你和她从小斗到大,昨天还那样撕破脸争吵,她怎么可能借钱给我们?”林父摇了摇头,然后提议道,“昨天来找小烽的那个彤彤姑娘不是挺有钱的么?开着上百万的跑车,还说要送给我们,如果问她借十万块钱,应该不困难的。”

    “做什么白日梦,人家说的肯定都是客气话。和我们家小烽认识才一天,怎么可能借这么多钱给我们?而且,现在小烽不在,我们连她的联系电话都没有,怎么借?还是问丽珍吧!他们家肯定有闲钱,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上,她应该会借……””

    虽然林母和张丽珍从小斗到大,但是林母始终觉得两人这么多年交情,斗归斗,遇到这种紧急情况的话,都会伸出援手的。因为林母自己就是这样,如果此时是张丽珍家里急需用钱,林母是会毫不犹豫地借钱给她的。

    可惜的是,林母能做得到雪中送炭,但是那张丽珍却只会落井下石。当林母拨了电话过去,张丽珍一家此时正坐在她丈夫的别克商务车上,准备趁着周日回娘家一趟。

    接到林母的电话,张丽珍第一时间就不忘嘲讽地道:“哟!贵珠,不会今天又想要请我们去你家吃饭吧?得了吧!你们家那破危房,我才懒得去!”

    “不是的,丽珍,昨天的事情……对……对不起,来者是客,我……我不应该和你吵的。”

    第一次,林母第一次向张丽珍这样低声道歉。

    “呀?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么?张贵珠,你竟然向我道歉了?哦!我知道了,你肯定还是要求着我家晓东给你家林烽补课吧?老实跟你说,我们家晓东说了,就你们家将那成绩,根本别想考上大学,谁来给他补课都是没用的。”

    能够听到林母低声下气地向自己道歉,张丽珍心里面那个爽呀!不过,林母这次打电话过来,却不是为了这个原因,她沉了一口气,才鼓起勇气地说道:“丽珍,我知道我们家小烽学习底子差,怎么补习也很难进步。所以我这次打电话是……是有别的事……想要拜托你……”

    向自己的老对头求情借钱,林母每一个字都说得很艰难,可是却又不得不说。因为在她的交际圈当中,似乎除了张丽珍以外,根本就不太可能有其他的人,能够马上拿出十万块来借给她救急了。

    “别的事?我倒还真的是好奇了,除了你的宝贝儿子,究竟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你张贵珠这么向我低声下气,又是道歉又是拜托了。你尽管说!”张丽珍很得意地说道。

    “丽珍,你们家……手头是不是比较宽裕啊?我……我想问你借点钱,不知道行不行?”林母很吃力地说道。

    “借钱?要借多少?难道你们家是要借钱买房么?果然是受不了那破房子了吧?我可早就让你们要换了的。”

    “是我那不争气的弟弟,欠了二十万的高利贷。我现在还差……差十万块!丽珍,你能不能借给我,我保证尽快还上……”

    将近四十年来的人生,林母觉得自己一辈子所有的尊严,在开口问张丽珍借钱的这一瞬间,已经彻底地被她抛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