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从小到大,罗卿卿都很自立自强,知道母亲一个人养大自己不容易,所以她从来都不会让母亲担心。

    包括现在也是一样,虽然被解雇失业了,但是罗卿卿还是打算暂时瞒着所有人,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的母亲知道。不过,貌似她并不怎么会掩饰自己的神情,这还没有走回家面对自己的母亲,就已经被林母看出不对劲来了。

    不过现在相比较自己失业的问题,罗卿卿反倒是更加担心林烽起来了。因为她也总觉得林烽最近几天行事有些古怪,而且似乎林烽突然一下便厉害了起来。不仅英语单词倒背如流,而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打了?

    “臭小子的身上肯定有古怪,他该不会是偷偷跑去混社会了吧?”

    罗卿卿最怕的就是林烽和社会上的那些混混玩在一起,那样一辈子可就真的毁了。

    “张姨,您先别担心。臭小子肯定不会有事的,估计是玩疯了,忘记打电话回家了。”

    心里面虽然担心,不过罗卿卿嘴上还是安慰林母道,“说不定,他一会儿就回来了。之前也不是没有过他去网吧通宵,第二天才回来的。”

    “但愿是这样,不然的话,要是到下午小烽还没有回来,我就要去报警了。”

    连罗卿卿这边也没有儿子林烽的消息,林母就更加担心起来了,她要走回屋去,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张姨!手机响了,可能是小烽打来的……”罗卿卿急忙说道。

    林母也是激动地掏出了手机,接听道:“小烽!你在哪里?”

    可惜,手机那头传来的声音并不是林烽的,而是一个中年男人哀嚎地声音:“大姐!我是高盛啊!快来救我啊!”

    林母听到这声音不是儿子林烽,而是小弟张高盛的,心中顿时一阵失望。可是张高盛的语气又让她的心忍不住一揪,急忙道:“小弟?你……你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姐!你快拿二十万块给我,救命……救命用啊!”

    电话那头的张高盛,带着哭腔喊道。

    “二十万!你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再说,我……我也没有那么多的钱啊!到底怎么了?小弟!”

    林母顿了一下,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便板起脸立刻教训道,“你是不是又去赌博了?跟你说了多少次,十赌九输,庄家都是算计好的,你有多少钱也要输进去的啊!”

    “大姐!我知道了……知道了!可是,现在我欠了他们二十万,不给的话……他们可就要砍了我的腿啊!大姐,从小你就是最疼我的了,就二十万……算我借你的,我保证我以后一定戒赌。老老实实干活种地,保证把这二十万还给你……”

    原来,林母的小弟张高盛嗜赌成性,在赌场当中输红了眼,借了高利贷想要翻本,结果又输光了。现在欠了二十万高利贷,被人用刀架着脖子打电话到处筹钱。

    和所有赌徒一样,张高盛也是只有等到钱输光了,债台高筑了,才知道后悔,才明白赌博只会让人家破人亡的道理。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他满心的后悔和保证,屁用都不顶。

    “二十万那么多,小弟,姐是真的没有。大哥他们呢?你没有打电话给他们么?”

    明白是什么状况,林母只能叹了口气说道。

    “大哥他们根本就不拿我当弟弟看,都是吝啬鬼,一点亲情都不讲。他们眼看着我要被人砍死,也不肯拿出哪怕一毛钱给我。大姐,从小就你对我最好了,二十万,真的只要二十万。你帮我去借,我一定还……不然他们真的要砍我的脚啊……呜呜……”

    张高盛声泪俱下地说道,而林母从来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对外人都热心帮助,更何况是自己的亲弟弟呢?

    林母是真的很想帮助自己的弟弟,可是二十万对她来说就是一笔巨款,自己家的存款这么多年也就三四万,上哪里去凑二十万来啊?

    “姐,你一定要救我啊!而且要在今天之内啊……”

    张高盛还想要多说几句,电话那头却被人强行给挂断了,似乎真的已经被人控制住了。

    “小弟!小弟……”

    冲着电话焦急地喊了几句,却只有嘟嘟嘟的挂断声音,林母也是彻底地着急了起来。这边儿子林烽一晚上都还没有回来,那边小弟又出了这档子事情。双重的打击,让林母觉得眼前一懵,双脚都站不稳要栽了下去。

    “张姨,小心!”

    还好在旁边的罗卿卿急忙上前扶住了她,担心地问道,“到底怎么了?张姨,需要钱的话,我……我这里也有一点……”

    “不行!卿卿,姨怎么能要你的钱。而且,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弟弟,赌博欠了高利贷,二十万啊!整整二十万啊!我们家上哪儿去找这么多钱帮他还债啊?”

    林母摸着自己的额头,无奈地说道。

    “张姨,不是您说的么?有困难就要说出来,人多力量大,一定可以解决的。不就是二十万么?我这张卡里有我这些年存的五万块,密码是070478。”

    罗卿卿很果断地就从钱包里拿出了自己的银行卡,塞到了林母的手上,“就当我先借给你们家应应急,反正我现在也不需要怎么用钱。”

    说完,生怕林母要塞回来,罗卿卿就赶紧拉着箱子躲到自己家去了。而林母拿着手上罗卿卿给的五万块银行卡,却依旧是叹气发愁,就算要了罗卿卿的五万块,家里的存款全部凑起来也差不多五万块,那还有十万块要怎么办啊?

    而且,就算是家里的那五万块,也还是为儿子林烽上大学准备的钱,如果现在动用了,将来林烽要上大学哪来的钱?

    “贵珠,怎么了?卿卿怎么说,知道小烽去哪儿了么?”

    林母刚走回屋里,林父便急忙问道。可是他看到妻子的脸色似乎十分不正常,又赶紧追问道:“到底怎么了?贵珠,你怎么这副表情?难道是小烽出了什么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