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梦里,李雨彤回到了小时候,顶着脸上难看的胎记,她是被所有小朋友嫌弃和讨厌嘲笑的“丑八怪”。

    缩在墙角,没有人同情她,更没有人来帮助她,她感到那么地无助,根本就不想在这个世界再待哪怕一分一秒。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阳光很刺眼,李雨彤看不清那人,但是感觉很熟悉,让他很有安全感。

    直到那个人慢慢地俯下身来,李雨彤才彻底地看清楚了,那个人是林烽。可是林烽是谁?梦中的李雨彤,又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哥哥!你是谁?他们都不肯跟我玩,还叫我丑八怪,你……你怎么不怕我?”

    此时的李雨彤,是个无助又柔弱的小女孩,她睁着好奇又自卑的大眼睛,盯着面前的林烽。

    “彤彤不是丑八怪,彤彤最漂亮!像仙子一样漂亮,放心吧!我会帮助你,保护你的。”

    面前的林烽微微一笑,紧接着,李雨彤就见林烽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矿泉水,倒出了一点抹在了自己左脸的胎记上。然后拿出了一面镜子对着她,说道:“怎么样?哥哥没骗你吧?彤彤像仙子一样漂亮呢!”

    “我?这真的是我?”

    望着镜子里面那精致漂亮的自己,李雨彤根本不敢相信,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眼前的林烽紧紧地把她给抱住,厚厚地嘴唇就强吻了过来。

    “哥哥,你要做什么……哥哥……”

    梦境和现实的统一,李雨彤猛地一下瞪开了双眼,林烽那熟悉又令人想念的脸就出现在了眼前,如此地近,又好像是那么地远。

    “唔唔……林……林烽……”

    猛然惊醒过来的李雨彤,彻底地懵了,她有点分不清楚,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为什么梦里面的林烽会出现在这里,亦或者为什么林烽会跑到自己的梦里去了?梦里不知身是客,醒来不觉泪沾裳。

    与此同时,两只腿架在林烽身上的徐敏静,似乎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她和李雨彤一起睡觉的时候,经常习惯这样的姿势,可是现在,触感完全不一样了起来。

    尤其是摸到林烽身上的衣服,还有那粗糙的皮肤,就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了。微微睁开朦胧地双眼,徐敏静便立刻尖叫了起来:“啊!”

    “不好!怎么两个人都同时醒了过来啊?这下怎么办?赶紧先躲回去……”

    这个时候,林烽才知道大事不好了,急忙一个滚身,麻利的身手让他在半秒钟不到的时间内,就又躲回了床底下。

    “幻觉!幻觉!徐老师、彤彤姐,你们刚刚看到的都是幻觉,不是我!不是我啊!”

    躲回床底的林烽,心里面在不断祈祷着,同时时刻倾听着外面的动静,希望不要被发现。

    而就在林烽躲回到床底的一瞬间,李雨彤就彻底地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没错!就是林烽,原来……原来昨天晚上,林烽并没有离开房间,而是躲在了床底下。那岂不是……我和敏静说过的那些话,他全都听到了?天呐!那也太……太羞人了!”

    一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和徐敏静说的那些话,而且还在床上那么放肆的闹腾,李雨彤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现在,就算有地缝她也不能钻,她还必须赶紧想办法,掩盖林烽出现的事实,把徐敏静给骗过去才对。

    “怎……怎么回事?彤彤,我怎么感觉,刚刚在床上……有个男人啊?而且,好像是林烽啊?”

    尖叫了一声之后,徐敏静定睛仔细一看,却并没有看到其他人,便疑惑地询问李雨彤道。

    “林烽?敏静,我看你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这可是我的闺房卧室,林烽怎么可能进得来?要么是你眼花了,要么就是你还没有睡醒吧?”

    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李雨彤这么说道。不过说这话的时候,她自己都心虚得很,因为她清楚的记得,在自己的梦中,不也出现了林烽的身影了么?所以她这话,又何尝不是在说自己的呢?

    “也……也对。呵呵!可能真的是我太敏感了,彤彤,林烽怎么可能这么一大早出现在这里呢?应该是我眼花没睡醒吧!”

    晃了晃脑袋,徐敏静的身上依旧是什么都没有穿,她轻轻地踏步下床,拿起挂在旁边的衣服,一边穿着一边对李雨彤说道,“彤彤,你今天陪我去买验孕棒好不好?我想要测测看,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好!我……我陪你去,敏静,哼!要是真的怀上了林烽那个臭小子的孩子,我就帮你把林烽给阉了!”

    现在明知道林烽就在床底下躲着,李雨彤就故意放着狠话说道。

    而趴在床底的林烽,心里面是大喊冤枉啊!自己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干,徐老师怎么可能怀上自己的孩子嘛!

    “好了!彤彤,我知道你为我打抱不平。可是那天林烽也不是故意要和我睡在一起的啊!更何况,他还救了我……你快点穿上衣服,我们出门买验孕棒吧!网上说,要早晨测才准……”

    徐敏静一点一点地穿上了衣服,还催促着李雨彤,这可就又让躲在床底下的林烽大饱眼福了。他通过床单缝隙偷偷观察着外面,再一次欣赏了徐老师那精致如瓷娃娃的身体,光洁的玉背披上了素雅的长裙,令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而李雨彤已经明知道林烽在床底下偷窥着,怎么可能就这么在林烽的面前穿衣服,所以她故意赖在床上,让徐敏静将衣服递过来给她,站在林烽视觉盲区的地方,才安心地穿上了衣服,然后和徐敏静出门去了。

    直到听见楼下别墅大门口哐的一声关门响动,林烽才彻底地松了口气,从床底下爬了出来。闻着房间里面还残留着徐老师和彤彤姐身上的香味,恋恋不舍地趁着她们没有回来,赶紧离开别墅,一大早就这么急匆匆地往自己家赶去。

    “完了!昨天一晚上没有回家,也没来得及给妈打个电话。估计昨天晚上妈肯定火大了……”

    赶回家的路上,林烽已经能够想象得到,自己母亲那黑沉下来的脸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