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世家出身的李雨彤,后来又拜了古武界慈航庵静心老尼为师。自然见多不怪,虽然她刚开始见到被林烽吸成木乃伊人干的洪波通,也被狠狠地吓了一跳。

    但是一想到林烽这是为了救自己,才被迫杀了人,李雨彤就不害怕了。相反,她还在为林烽考虑,要帮着林烽掩盖杀人的事实。

    于是,一见林烽在活性水的治疗之下活了过来,她紧接着最紧急的便是要帮林烽善后,还有小区的保安,似乎也看到自己跳楼了,这些都需要李雨彤自己去解释和善后了。

    “善后?对了,我……我好像杀了人,那个武者,抓着彤彤姐的脖子,于是我一气愤就不顾一切地发动了控水能力,将他全身的血液都给吸干了!”

    冷静下来,躺在床上的林烽,回忆着之前在竹林里晕倒之前的一幕幕,自己的心里面也无比震惊了起来。

    杀人了!

    我杀人了!

    虽然在两个武者逼死李雨彤的时候,林烽就恨不得杀了他们。可是现在,真的杀了人,林烽还是忍不住心中慌乱了一下。

    “该杀!这两个武者都是作恶多端,手上肯定都沾满了鲜血,死一百次都不足够。被我杀死的那个,他是罪有应得,不过,可惜还是被跑了一个……”

    躺在床上,用几分钟消化和接受了杀人的事实。其实对于林烽来说,是心境上的一个质的飞跃。从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别说杀人了,就算是打架斗殴都觉得离他十分地遥远。不管别人对他做了什么,林烽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会亲自动手杀人,让一条活生生地生命终结在自己的手中。

    可是现在,他拥有了超常的能力,又遇上了这么多不寻常的事情,碰到那些坏蛋和武者。一切都由不得林烽了,他不杀人,就有更多无辜的人被这些坏蛋伤害和杀害,所以林烽觉得自己必须杀人。

    渐渐地,林烽的目光便变得坚毅了起来,从此以后,他不会再纠结于不敢杀人的犹豫上。该杀就杀,最好将天底下的坏蛋都杀光,这样便再也不会有为非作歹的人。

    而此时走出别墅回到小区竹林当中的李雨彤,却惊奇地发现,那一具被林烽吸干的木乃伊尸体,不翼而飞了。

    “怎么回事?那具尸体呢?刚刚明明就在这里,现在怎么就不见了呢?”

    来回找了几遍,李雨彤才确认尸体已经不在竹林当中了。

    “尸体不可能自己离开,肯定是……是有人将他给带走了,究竟会是谁?”

    李雨彤越想越害怕,急忙又离开了竹林,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不过,她还没有走进去,保安便带着派出所片警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警察同志,就是这位李小姐,她刚刚从二楼跳了下来,我看到就马上报警了!”

    黑脸保安冯群带着警察过来,惊讶地看着除了衣服上沾着不少血迹,其他地方毫发无损的李雨彤,说道。

    “警察同志!还有保安大哥,不好意思,我刚刚的确是不小心从楼上摔了下去,受了点伤,其他没有什么事。对不起,我要回屋里去处理伤口了……”

    随意搪塞了一下保安和警察,李雨彤就退回了自己的别墅去了。而因为当事人都说了没事,出警的派出所片警虽然对地上的一滩血迹有所疑点,却也没有自找麻烦,对保安做了个笔录,就离开了金瓯小区。

    而回到了屋内的李雨彤,将木乃伊尸体失踪的事和林烽如实说完之后,林烽也是皱起了眉头,道:“尸体失踪了?会被谁搬走了?不行,我要去看看……”

    林烽刚打算起身,但是还虚脱的身体却并不支持他起来,嘭一下又倒回了床上。

    “哎!林烽,你……你伤才刚好,别动!就这样老老实实地躺在我床上休息好了,尸体的事情,我会想办法。反正不管怎么样,就算事情泄露出去,别人知道人是你杀的,我都不会让你有事的。”

    此时此刻,李雨彤坐在床头,看着林烽的眼神,变得格外的温柔,柔情似水。

    夜,越来越深了。

    在林家,都已经晚上十点钟,可是儿子林烽傍晚出去一趟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林母急了,九点多的时候就到外面的各个网吧和游戏机厅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林烽。

    于是,回到家便立刻给林烽平常玩得好的几个朋友同学打起了电话。

    “张真,对!我是林烽的妈妈,我们家小烽是不是在你家里?啊?没有呀!那奇怪了,这小兔崽子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会跑哪里去啊……”

    挂了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林烽死党胖子张真的,却依旧没有林烽的消息。林烽就更急了,揪着旁边的丈夫林胜利说道:“老林,你说这可怎么办啊?网吧游戏机厅没人,张真他们也不知道小烽去哪里了,你说……我们家小烽不会出什么意外吧?车祸?或者是被人贩子拐走了?”

    女人都是这样,一旦碰到点事情,就容易感情失控,往不好的方面拼命地联想。

    “贵珠!我说你别瞎想瞎说,这才十点钟,说不定是小烽在哪里玩过头了,忘了回来。再等等…”

    坐在沙发上的林父,也是皱了皱眉头,相对冷静地说道。

    “等等等!万一儿子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就差这点时间,怎么办?不行!我要报案去,小烽可从来没有这么过。就算上次在他班主任徐老师家里过夜,也打电话回来打声招呼了啊!”

    林母这么说着,立刻便拿起了电话,“对了!徐老师那,小烽会不会去徐老师那里了?让我打个电话问问徐老师。”

    拿起电话,一拨通徐敏静的手机,林母就焦急地问道:“徐老师!我是林烽的妈妈,我们家小烽从傍晚出门,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问一下…是不是在你那里呀?”

    “啊?什么?阿姨,你是说…林烽失踪了?他没有在我这里啊!”回到家里,正准备洗澡的徐敏静,接到林母的电话,惊讶地说道。

    “没有在?那打扰徐老师了,您一旦有我们家小烽的消息,请马上联系我。”林烽也不在班主任徐老师那里,林母失望地挂了电话,就变得更加着急起来了。

    而同样的,挂了电话的徐敏静,看着墙壁上挂钟已经十点钟了,也满心疑惑起来:“林烽这个点钟还没有回家,到底回去哪了呢?对了,他下午好像才向我问了彤彤家的住址,会不会……是去彤彤那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