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金瓯小区,芝安市有数的高档别墅住宅区。在市中心小区均价四千多的情况下,这里的别墅平均价格在一平米一万多,可想而知,能够住在这里的都是不差钱。

    当然了,价格高,自然物有所值。小区内的安保严密,非本小区的业主不能随意进入,外人要进入小区,必须要由业主带领,或者有业主准许才行。

    在19栋独立别墅内,李雨彤的敞篷跑车就停在楼下的车库里。此时的她,在自己的家中,完全先开了遮挡脸部的面纱,露出了那纯美无暇的面容,天仙般的容颜,再也没有一丝一毫影响美观的污点。

    “幸福来得真的是太快了,我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真的会有这么一天。”

    坐在梳妆镜面前,李雨彤已经这么盯着自己的脸看了好久,却依然看不够。别人是很难体会到这种感觉的,从小到大都希望祛除胎记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可以勇敢而美丽地当一个漂亮的女人,这已经不再是奢望了。

    虽然脸上的胎记祛除了,但是李雨彤并不打算马上告诉所有人,也没有准备要如何高调的亮相以展示自己的美丽容颜。

    摸着自己那滑嫩嫩的脸蛋肌肤,李雨彤有点怔怔地自言自语道:“这样的脸蛋!怕是全世界的男人,都想要得到吧?嘻嘻……连林烽今天也忍不住……忍不住强吻我了……”

    回忆着中午被林烽强吻的感觉,李雨彤依旧觉得有些意犹未尽。林烽是她第一个亲密接触的异性,却是瞬间将她潜藏在身体内这么多年压抑的情感和*都引爆了出来。

    李雨彤知道现在自己这样的容貌、身材和家世,只要放出话去,男人们都会趋之若鹜地赶过来排队等待她的检验和审视。可是,李雨彤的心里面,却是深深地记着那个自己第一个偷亲,也是第一个被他强吻的男人——林烽。

    “哎!也不知道林烽现在做什么呢!为什么他今年才只有十八岁啊?要是……要是他再打个两三岁该多好啊?现在这样子,我比他可是整整大了七岁了……”

    想到自己和林烽的年龄和身份差距等等,李雨彤就有些莫名地惆怅起来,叹了口气。而就在这个时候,桌上的手机响了,李雨彤一看来电显示是自己的母亲,便无奈地耸了耸肩膀,显然她是早就已经预料并且习惯了母亲的电话。

    “彤彤!你说你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啊?人家苏文医生有什么不好的?文质彬彬,又老老实实。还是博士生毕业,配你一点也不差。而且,就算你不中意人家,也不能招呼一声也不打就直接把人丢那里自己跑了吧……”

    电话一接通,李母便絮絮叨叨地开始数落起女儿李雨彤来了,并且为她总结相亲的经验道,“下一次相亲,要有礼貌一点,对方都才来,你没说两句话就跑了,这让人家多没面子,多尴尬呢?”

    “好了!好了!妈,我早上是真的有急事,所以就来不及打招呼了。那个苏文医生很不错,我还要谢谢他呢!”

    想到活性水的事情是苏文提醒她的,李雨彤便说道,“不过我和他不合适,妈,你以后就别再给我安排相亲了,多没意思,浪费时间还伤害感情。”

    “不相亲?不相亲的话,彤彤,你怎么嫁的出去啊?哎!都是妈的错,让你受这样的苦……”李母内疚道。

    “妈!你就这么瞧不起你女儿啊!反正,妈,我跟你说今时不同往日,以后你不要再为我安排相亲了。我一定会给您钓一只金龟婿回家。”

    没了胎记,多了自信,李雨彤现在可丝毫不怕没人追求自己了,而是害怕太多人追着自己跑。所以,李雨彤决定以后在家以外的地方,没什么特殊情况,还是在脸上蒙着一层面纱吧!

    “还金龟婿呢!你能给妈招个土鳖女婿来,妈就已经烧高香感谢菩萨了。”

    ……

    母女俩就这么电话交谈,但是李雨彤丝毫没有向母亲透露自己脸上的胎记已经祛除了,她想要等到母亲生日的时候,回到家,算是给母亲的一个惊喜。因为李雨彤知道母亲因为自己脸上的胎记,而一直愧疚了很多年。林烽希望通过这一次让她克服这种心理。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雨彤丝毫不知道,危险渐渐在朝着她再逼近了过来。因为那楚中元刚好在这金瓯小区也有个小别墅,所以他的车是可以直接开进去的。

    “19栋,就是这里了。洪兄,那美源女子养生会所的老板娘,据说可是美艳到不可方艳,嘿嘿……到时候我们哥俩就……有福享受了!”

    “哈哈!那倒是,不过重点的还是那个臭小子手上的那些武学心法修炼秘籍。如果我们也修炼了那种功法,洪兄,你猜是天榜武学呢?还是地榜武学呢?”

    “这么厉害的招式,必然是天榜武学才具备的。那臭小子绝对是修真世家的二代公子哥,这里的房价可不低,能够买在这里,那个女人肯定是被那臭小子给包养了……”

    ……

    这年头不管做什么,都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所以这一次,王钟再度出手,将车停在了19栋楼的侧面,然后和洪波通悄悄地从二楼窗户给翻了进去。

    “洪兄,你的轻功最好,先转一下看看别墅你们的情况,若是只有这女人一个在,我们就动手!如果那个臭小子也在这里,那我们赶紧跑……”

    兵分两路,轻功好的洪波通飞檐走壁一路巡视过去,王钟则是一边隐蔽一边观察周围情况。两人都已经发现了在房间里和母亲打电话的李雨彤,并且,整个别墅之内,并没有其他人。

    “王兄!没有其他人,动手不?”

    洪波通蹑手蹑脚地走进了房间,朝着王钟做了这么一个手势,而王钟则是点了点头,然后趁着李雨彤没有回头看,直接就冲到了他的身后。

    “妈!好了,知道了……每次都要强调那么多,我又不是小……唔唔唔……”

    正在打电话的李雨彤,突然被王钟从背后捂住了嘴巴,一慌张唔唔唔直叫,手机一甩就摔在地上,耳边响起了王钟那熟悉的声音:“臭娘们!别动!”

    (ps:凌晨三点,五更送上!驾照到手,明天回上海后,会恢复多更爆更啦!不然都没脸见各位读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