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让林烽周一在国旗下演讲?钟校长,这……会不会太突然了?我要不要先打电话通知林烽,让他做好准备啊?”

    听到钟校长临时决定要让林烽做国旗下的演讲,徐敏静也是很意外。而在一旁的副校长赖建国就更是急了,直接反对地说道:“钟校长!下周一的国旗下讲话,不是说好了是让刘佳杰同学上台的么?他演讲稿都写好了,我也看过了,很不错的。怎么突然就换人了啊?”

    原来,因为下周一是家长会,刘佳杰特意向自己的舅舅副校长赖建国要来了这么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当着全校师生和家长们,在国旗下发表激情高昂的演讲,这是多么涨面子和风光的事情啊?

    可是,这一下原本安排得妥妥的事情,被半路杀出来的满分林烽给搅了。校长钟景华亲自点名,要让林烽下周一上台国旗下的讲话。

    “刘佳杰同学?赖副校长,他就安排到下一周吧!这一周正好是家长会,又是刚刚下发考试成绩,林烽作为学生代表去上台演讲,是再适合不过了。”

    没得商量,钟校长一口就否决了癞蛤蟆的话,然后又对徐敏静说道,“徐老师,你也不用事先给林烽打招呼,到时候直接让他上去演讲好了。那种写在纸上的场面话,我觉得没什么必要。这次就让林烽即兴发表一下学习经验好了……”

    “好……那……钟校长,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点了点头,徐敏静从校长办公室出来之后,又想起刚刚林烽打电话给自己问李雨彤住址的事情,心里面在琢磨着:“彤彤到底是怎么了?竟然会主动开车去林烽家?还有林烽……也是怪怪的,他们两个,究竟在搞什么鬼呢?我怎么总觉得他们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要不怎么人们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可怕呢!徐敏静现在越想这事,就越是表现得心烦气躁。而且,还有一件事是最令她头疼的了。

    那便是这两天是她的生理周期,可是似乎她一向准时的“好朋友”并没有来看望的意思,这就让徐敏静不由得担忧了起来:“不会真的怀上了林烽的宝宝了吧?好像听说……不来例假,就是有可能怀孕了。天呐!我要是真的怀上了林烽的孩子……那可怎么办啊?”

    徐敏静虽然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不懂,可是她却知道不来例假就是可能怀孕这个标志*件。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徐敏静焦躁不安地移动鼠标,在搜索框当中询问道:“怎么样判断自己是不是怀孕了?”

    唰一下!

    一大溜的网页回答,绝大部分都是告诉她,除了例假不来这个特征之外,还需要用验孕棒去检测。

    “验孕棒?我……我可从来没有买过这种东西啊!而且,这种东西,哪里有得卖啊?就算有得卖,我……我也不好意思去买啊?”

    网页上的那些内容,让徐敏静面红耳赤,虽然知道了检验是否真的怀孕的方法,可是徐敏静还是不知所措,却又偏偏没有人可以倾诉。

    而此时,从徐敏静那里确定好了李雨彤家的住址之后,林烽便带上了那美颜丹的丹方,从家里出发往金瓯小区赶去。

    “彤彤姐祛除了胎记,果真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

    一想到被李雨彤这样的大美女偷亲过一次,自己也强吻了她一次,林烽就觉得刺激又满足,而且李雨彤还是个富家大小姐,美源女子养生会所的老板娘,就更是让林烽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了。

    而就当林烽赶去金瓯小区的时候,被林烽狠狠揍了一顿,吓破胆的楚中元开着车飞速地逃回了自己的别墅家中,还有些惊魂未定,感觉全身的骨头架都被林烽给踢散了,鼻青脸肿地开门进去。

    “楚少!你可回来了,刚刚打你手机怎么没有人接,大师……大师回来了,王大师不仅自己来了,跟着来的还有一名洪大师……咦?楚少,你这是怎么了?被……被人打了?”

    在别墅内守着的跟班张贵一见到楚中元这鼻青脸肿,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就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扶着他。

    “妈的!那个臭小子,不仅坏了我的好事,还……还把我打成这个样子。从小到大,只有我将别人揍成猪头的,这个臭小子……是第一个敢打我楚中元的人,我要他不得好死!”

    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楚中元才找回了一点安全感和自信来,一下子瘫在了客厅的真皮沙发上,恶狠狠地说道,“我学了那么多年的泰拳和跆拳道,竟然还打不过那个臭小子。这些国外的垃圾武术果真一点用都没有,还是要学我们华夏的古武。”

    这一次被林烽狠狠揍成了猪头,楚中元心里面是真的憋屈呀!他的泰拳和跆拳道水平都还不错,力量也足。可是偏偏刚刚面对林烽的时候,就是使不上力,什么招式都还没有发出来,就被林烽一脚踹倒,又踩又摔弄得五脏六腑翻江倒海,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张贵!王大师办完事情回来了?还另外带了一名大师过来?好!这一次,我一定要拜王大师为师,学习古武。到时候,看我学成了武功,那个臭小子还不是被我一招搞定?就算是天狗帮的帮主严浩南也不会是我的对手,想揍谁就揍谁……”

    胸口憋着一口血,更有一口恶气,楚中元急忙询问手下张贵,那两名古武大师的情况。

    “是呀!楚少,两位大师都在楼上客房里面休息。还跟我说,一旦楚少你回来了,就通知他们……”张贵答道。

    “很好!现在有两名古武大师当我的师父,我要成为武林高手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想到可以学习神奇地古武,楚中元就兴奋地直接走上二楼的客房,便直接推门进去。

    “王大师,你可以一定要为弟子我做主啊!我都被人打成猪……”

    一推开房间门,楚中元就叫嚷着诉苦道,可是他那个“猪头”的“头”字还没有说完,就愣住了,因为他看到眼前客房床上闭目打坐的王钟和洪波通两人,竟然和他一样,也是鼻青脸肿,颇为狼狈不堪的状态。

    “这……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说……大师也被人给揍了?”楚中元惊讶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