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赤狐今日在碧睛鲅鱼一族面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相当有考究。

    甚至于林烽已经看出,赤狐对于碧睛鲅鱼一族,貌似除了他们的太上长老之外,其余的所有人他都不放在眼里。

    表面上是给碧睛鲅鱼一族的太上长老一个面子,但赤狐直言以自己合体期修士的实力去挑战碧睛鲅鱼一族的渡劫初期,这何尝不是一种赤果果的挑衅呢?

    林烽能清晰的看到,碧睛鲅鱼一族的太上长老,原本就发青的脸色愈发变得难看起来。

    活了这么久,就算是头猪也成精了。

    对于赤狐话语中的意思,他要是不明白也不配成为族中的太上长老了。

    但令他憋屈的是,他偏偏没有办法反驳!

    那碧睛鲅鱼族的渡劫期修士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显然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好!好啊!我倒要看看,阁下有几斤几两,竟敢如此猖狂。”

    一股相当不俗的气势开始在这碧睛鲅鱼族的渡劫修士身上升腾而起。

    “请。”

    赤狐却是一声轻笑,阴翳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玩味,也不摆出姿势,也不放出气势,就那般淡然自若的站定在原地。

    湛蓝色的水雾在碧睛鲅鱼族修士身前渐渐弥漫。

    水本是柔和至极的东西。

    然而在某一刻,悬浮在这碧睛鲅鱼族人身前的水汽却骤然凝结成一枚长枪,长枪之上,带着一抹仿佛撕裂了一切的雷霆气息。

    林烽目光一凝,看来碧睛鲅鱼族虽然自身在血脉天赋上只能算是王族之中的垫底。

    但是……这修炼方法却当真不俗。

    妖兽与人类不同。

    人类渡劫失败可转成九转修士。

    但是妖兽,在合体期突破到渡劫期的关卡,并不是依靠渡劫来完成的。

    同样的,飞升时妖兽也无需渡劫。

    但它们需要经历一种危险程度丝毫不输于渡劫的程序。

    这种程序,叫做血脉跃迁。

    由合体期到渡劫期乃是一个大境界的提升,妖兽想要成功突破的话,需将自己全身的血脉之力汇聚成一个球,位于自己的命门正上方,再通过特殊的仪式让命门和血脉之力之间引起共鸣,最后完成仪式。

    要知道,强行将体内所有血脉之力凝聚在一起,首先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每一个妖族都需要抽丝剥茧,将一丝丝血脉之力从身体的四肢百骸剥离出来。

    这过程中,决不允许有一丝普通的鲜血混在其中,必须要百分百的谨慎。

    否则的话,最终的结果必定会失败。

    试想一下,凝聚之后的狂暴血脉之力万一在举行仪式的过程中出现什么问题,并且炸裂开来,那么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自然而然的便是妖兽自身的命门。

    命门被这般狂躁的血脉之力炸那么一下,说不受损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这只不过是普通的妖族在突破时的修炼方法。

    真正妖族的精英,还有着更加狂暴的修炼方法。

    那便是在举行血脉跃迁的仪式过程中,添一点作料。

    这作料可以是风,可以是火,可以是雷电。

    因为在四肢百骸的血脉之力全部被汇聚在命门上方之时,那么妖兽的四肢百骸便不会像以前那般强横。

    如果想要让血脉跃迁仪式之后,自己的肉身力量更强,那么锻炼自己的肉身在此刻绝对是最佳的时机。

    换做平时,血脉之力与肉身的强度直接挂钩,大部分妖族甚至不会惧怕一般的自然元素攻击。

    但短暂失去了血脉之力的保护后,他们却不能无视这些攻击了。

    眼前这碧睛鲅鱼一族的族人,明显是在血脉跃迁的过程中接触过雷霆,并且还活了下来。

    以至于其攻击之中,甚至也能附着一丝雷霆的味道。

    赤狐的笑容也是收敛了下去。

    他原本还以为眼前这个妖族只不过是碧睛鲅鱼一族的普通渡劫修士。

    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般。

    “去死吧,人类!”

    那妖族修士咆哮着冲上来,同时手中的长矛一分为二,再分裂为四,从四面八方不同的角度向赤狐轰击而去。

    没有人会因为那长枪是水凝结而成的就忽略其锋锐的程度。

    长枪的速度快若闪电,眨眼间便开到了赤狐面前。

    看着依旧在原地发呆的赤狐,这碧睛鲅鱼一族的渡劫期修士神色间闪过一抹残忍的笑容。

    他仿佛已经看到眼前这青年被贯穿的情形。

    然而下一刻,他却看到青年嘴唇快速蠕动了一下。

    紧接着,蓦然有两道通体被黑袍包裹在内的身影出现,直接各自伸出双手去抓那长矛。

    对于这突然出现的人,妖族修士皱了皱眉,在他们看来,这根本就是耍赖,眼前这人类已经输了。

    然而当他看向赤狐身后时,却又是一愣,因为之前那两个散发出渡劫期修士的强者依旧站定在原地,其身后也各自有有着两道人影,那么问题来了,如今突然出现的这两个人又是从哪里来的?

    更令他无比骇然的是,自己凝聚出来的水枪竟然真的被两人抓在了手中。

    下一刻,水雾在空中爆裂开来,四根长矛无一例外,全部被爆成了水雾。

    不过那两个黑影也踉跄了一下,退后两步,分别站定在赤狐旁侧。

    现场为之一静。

    不过很快,属于碧睛鲅鱼一族的谩骂声便响了起来。

    “该死的人类,是输不起吗?”

    “明明说好了相互之间交手,你竟然选择找帮手帮忙,你输了人类!”

    “愿赌服输,交出钥匙!”

    “交出钥匙!”

    场面一时间变得有些混乱。

    然而就在这时,碧睛鲅鱼族的太上长老却突然伸手虚压。

    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喧嚣无比的族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老者看了一眼出战的族人,用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那碧睛鲅鱼一族的修士愤愤的看了赤狐一眼,转身站在一边。

    老者转而看向赤狐,淡淡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身旁的两个并不是人,应该就是你们傀儡宗所控制的傀儡吧。”

    “前辈说的不错,这两具傀儡,正是晚辈的,而我们傀儡宗修士战斗方式便是用这傀儡。”

    “所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