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彤彤姐欲言又止,想要走又有些犹豫不舍的样子,林烽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就这么俯下身去,很霸气地挑开了李雨彤的面纱,厚厚地嘴唇就这么靠了过去。

    啵!

    李雨彤愣住了!

    一种无法言喻的冲击,伴随着林烽这霸道的一吻,让她根本就无法抵挡。

    心乱了,李雨彤从来就没想过,自己也有被人强吻的一天。虽然昨天她偷亲了林烽一下,第一次尝到了和男生接吻的味道。可是今天这下,却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霸道!

    炙热!

    令人心神荡漾,忘乎所以!

    李雨彤感觉现在自己跟喝多了一样,醉了,醉在了林烽这霸道又温柔的强吻当中。

    “唔……”

    很享受这种感觉,闭上眼睛,李雨彤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甚至于两只手情不自禁地勾住了林烽的脖子,发出一种嘤咛声来,似乎希望林烽再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而对林烽来说,那洁白的面纱,充满着朦胧美。那傲人的玲珑身材,让人忍不禁怦然心动。那如天仙般的绝世容颜,又令人无法挪开目光。

    吻下去!

    叼住李雨彤薄薄的樱唇,轻轻地吮吸了一下,有了好几次接吻经验的林烽,已经不会像前几次那么慌张了。而且,似乎彤彤姐的反应也是在迎合着他,所以林烽就更加大胆地想要伸出舌头来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李雨彤却从这美好的感觉当中清醒了过来,想到自己才认识林烽一天的时间,竟然就这么被他攻破了防线,女孩子的矜持和害羞给了她一把勇气,用她那柔软的双手,轻轻地将林烽给推了开来。

    红着脸,低着头,再次将面纱给盖了下来,李雨彤冲着林烽娇嗔了一句:“林烽!你这个小坏蛋,占姐姐的便宜!”

    这是一句娇嗔而不是责怪,所以林烽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便也不要脸地回答道:“彤彤姐,按照这么说的话,昨天晚上你可占了我的便宜。今天我只不过是学彤彤姐而已,现在咱们扯平了!”

    “谁跟你扯平了?嘻嘻……林烽,今天姐姐还有事情要处理,等改天有空了!再来找你玩……”

    李雨彤这一下似乎已经心满意足了,没有再犹豫,踩了油门,就将车开了出去。

    而林烽则是笑嘻嘻地看着李雨彤的背影离开,忍不住自言自语道:“神水还真的是神,这一下彤彤姐的胎记祛除了,谁还敢再笑彤彤姐是丑八怪?”

    用神水帮助了李雨彤恢复容貌,也让林烽心里面这块石头放了下来。而此时在林家,林母却是一边洗碗,一边乐呵呵地对丈夫林胜利说道:“老林,你说……这彤彤姑娘怎么会这么美?要是真的是我们家媳妇,该多好啊!”

    “得了吧!贵珠,咱们家这条件,小烽也才十八岁,未来能不能考得上大学还是个问题呢!人家彤彤姑娘的条件这么好,要钱有钱,有相貌有相貌,怎么可能看得上我们家小烽啊?”

    相比林母的幻想,林父反倒是更切实际一点,看着桌上放着的中华烟和茅台酒,心里面那个美呀!

    “贵珠!你看这些烟酒,那可是茅台啊!我林胜利这辈子喝了不少的好酒,可就是这茅台,只闻其名却从来没有尝过,这可是我们国家的国酒啊!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滋味……”

    看着那茅台酒华丽的包装,林父就有点要流口水了。

    可是林母却是蹭的一下从厨房跑了出来,拿起那些烟酒就锁紧了柜子里,一本正经地对林父告诫道:“我跟你说,林胜利,别打这些烟酒的主意。上万块钱的东西,别糟蹋了,改天找个回收礼品的店给卖了……”

    “诶诶诶……贵珠,给我喝怎么能叫糟蹋呢?再说了,人家彤彤姑娘的一片心意送来的,我们再拿出去卖了,这不太好么?凭什么你能收下人家的vip白金卡,我就不能喝茅台了?”

    身为资深酒鬼又怕老婆的林父,平时都不敢怎么反驳林母,可是今天他看了看那令人流口水的茅台酒,便壮着胆子说道。

    “怎么着?林胜利,要造反不成?老娘收这白金卡怎么了?那美源女子养生会所可是人家彤彤姑娘自己开的。这些烟酒有多贵你不知道啊?等于我们两个人好几个的工资呢!听我的,这些烟酒都卖了。顶多……顶多给你留一小**的茅台,不能再多了!”

    林母在家虽然很强势,不过在霸道之余还是有些温柔的,知道丈夫爱喝酒,还是给他留下了一**茅台的份额。

    “嘿嘿!贵珠,我就知道你对我好。一**茅台够了,我就……就只是想要尝个味道而已……嘿嘿……”

    听到林母说留一**茅台,林父心里面那个高兴啊!就好像小朋友被大人奖励了糖果那样。

    “哎!瞧你那出息,什么时候……我们家真的也可以买得起房,开得起车,不用为小烽的学费生活费担心,就好了!”

    虽然林家的日子并不算苦,但是也不富裕,家里的存款几乎没有什么结余。林母想到张丽珍一家又是换房子,又是有商务车代步,心里面还是不是滋味。

    “对不起!贵珠,都怪我……都是我不争气,干了十几年的货车司机,工资还是那么点。连你和小烽都养不起,是我没用!”

    听到妻子的叹气,林胜利满心愧疚地说道。虽然他十几年如一日勤勤恳恳的工作,可是这个世道现在就是这样,像林父这样老实勤奋的人,反倒只能拿死工资,勉强混个文宝根本就赚不了什么大钱。

    而这个时候,在芝安一中,英语组办公室内,各个英语老师都在紧锣密鼓地批改试卷。徐敏静手里一摞的英语试卷,正认真地批改英语作文,却突然有个语文组的老师跑了过来,冲着徐敏静兴奋地报喜道:“徐老师!不得了啊!你们班有个同学,语文竟然考了满分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