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知瞒不住的季岚索性咬咬牙承认了下来,他感觉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简直倒霉透了。

    反正已经够倒霉的了,他反而也不在乎了。

    最坏的打算无异于把钥匙交给海云楼,让他们庇护自己。

    心中有了决断之后,季岚索性撕开脸皮,直言道:“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挑明了吧!”

    林烽一愣,摸了摸鼻子苦笑着自语道:“看来是误会了啊,啧啧,我说道……友,我来这呢,是想跟你谈一笔生意的。”

    “什么生意?”

    季岚皱了皱眉。

    “当然是关于你手中物品的交易了,我愿意出灵石买下他。”

    林烽语气真诚。

    关于十二阴阳轮转大阵,林烽本来就打算搞到一枚钥匙然后进去一探的。

    他有着自己的保命底牌,且不说可保他生命无虞的定海神珠,如果真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有炼妖壶以及千泷,要知道,炼妖壶可是各类灵魂的克星,哪怕阵法之中真的隐藏着一个大乘期妖兽的灵魂,林烽也全然不怕。

    因为对妖兽而言,炼妖壶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林烽自信可以把所有人都带入到十二阴阳轮转大阵之中,他拥有定海神珠的存在,区区一个阵法又如何能探查的出定海神珠的虚实?

    但归根结底,想要进入的话还是要以这钥匙当做媒介,当然,用千泷梭进入其中也可以,但这十二阴阳轮转大阵与其他法阵不同,其内部的十二阴阳必须时刻保持一种平衡的状态,如果是从阵法任何一个地方强行突破的话,就算能突进去,却也会影响整个法阵的运转,甚至会直接毁掉。

    在没有弄清楚虚实之前,林烽暂且还不打算毁掉阵法。

    “出灵石……”

    季岚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了。

    在他看来,眼前这人前来的目的就是趁人之威。

    知道钥匙在他自己手中已经变成了烫手的山芋,便打算趁机前来低价买下它。

    就在季岚思索时,林烽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话:“对了,我认识一个丫头,也姓季,名字叫做季若离,不知道和你有无关系?”

    轰!

    季若离这个名字宛若一道闪电一般轰如季岚的心中。

    他整个人瞬间就傻了。

    而在呆愣了那么一瞬之后,季岚的眼睛却瞬间变得通红,用吃人一般的目光看着林烽:“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调查我?你把我的女儿怎么样了!”

    这一刻的季岚浑身上下散着骇人的气势,桌面上的盘子和酒壶也随之颤抖起来。

    哼!

    之前熟悉的那股冷冰冰的灵识轰然降临。

    林烽反应极快,迅迅激出自己的灵识进行抵挡。

    不过两者相触碰之下,林烽闷哼一声,嘴角渗出一丝血迹,显然是吃了不小的亏。

    “你敢挑衅海云楼?”

    冷冰冰的声音再度响起,然而就在威压轰然降临的那一刻,林烽连忙说道:“道友且慢,这只是一个误会,我愿意赔偿一定损失。”

    那弥漫在整个三楼的恐怖威压微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见林烽态度还不错的缘故,缓缓平息了下来。

    林烽平息下体内翻涌的气血,暗暗苦笑。

    他的修为终究还是太低了一些。

    化神期,在东黄国和西华城这种小地方还算是有一定地位。

    但放在这海域之中的巅峰城市中,却连个渣都算不上。

    手掌一翻,一个储物袋便出现在手中,紧接着林烽屈指轻弹,向楼顶而去。

    就在储物袋即将与楼顶触碰的那一刻,天花板上骤然出现了一个暗阁,一只纤白的手掌伸出将储物袋捉住,旋即又缩了回去。

    约莫几秒钟的功夫过后,女声稍显柔和了一些,但依旧透着一股寒意:“下不为例。”

    “一定。”

    林烽拱了拱手,继而松了口气,回头似笑非笑的看了季岚一眼。

    此时季岚如果再不明白林烽对他没有恶意的话,那未免也太蠢了。

    眼中的猩红渐渐退散,季岚神色间闪过一丝歉意,不过却仍旧十分急切的说道:“抱歉了道友,之前是我不对,可是我女儿……”

    林烽伸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道友,否随我包厢内一叙?”

    “好。”

    季岚几乎没有丝毫迟疑的便答应了下来。

    已经十几年没有女儿的消息,突然听到关于自己挂念了十多年女儿的消息,他又如何能不激动?

    推开包厢,林烽率先走进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面色微微一白。

    之前的威压让林烽受到了些许创伤。

    “林大哥你没事吧?”

    芊芊看到这一幕面色大变,连忙上前探查林烽的状况。

    “无妨。”

    林烽摆了摆手,他只不过受到了些许震伤,灵识的话,因为格外精纯的缘故,只是稍稍受挫。

    而这时,季岚才缓缓的走进了门。

    或许是父子同心的缘故,季岚进入包厢的第一眼就落在了季若离身上。

    并不算长的一头黑。

    精致还带着些许稚嫩的小脸。

    可爱的琼鼻。

    以及那一双,仿佛可以说话的动人双眸。

    熟悉!熟悉!

    熟悉的感觉宛若山洪一般涌入心头。

    几乎在这一瞬间,季岚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包厢内的气氛瞬间变得微妙起来。

    季若离看到季岚之后也呆愣住了。

    她的双眸中带着些许迷茫,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若……若离,是你吗?我是父……”

    季岚的声音有些哽咽,说到“父”的时候,却再也无法开口吐出下一个字。

    他满心愧疚!

    身为一个父亲,在自己女儿童年的时候竟然没有在其旁边。

    季岚不知道,这么多年来,若离到底吃了多少苦头。

    “你是父亲。”

    季若离突然开口了。

    或许是因为多年养成的性格原因,季若离的声音仅仅之带了一丝激动,听起来更多的是平淡。

    季岚怔住。

    “我记得,你的胡子。”

    “我还记得,你胳膊上的伤疤。”

    “我记得,你的背影,和记忆中的父亲很像。”

    “我还记得……你的那双眼睛,和记忆力我父亲的眼睛一样。”

    随着季若离缓缓的诉说,季岚已经哭的说不出话来。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