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果然,李雨彤能够周旋在芝安市那么多商人老板之中,开了这么一所美源女子养生会所,她对人与人之间的交际往来是信手拈来。

    一眼就能看出林母和张丽珍的恩怨纠葛,所以故意借着这个机会,要逼着那张丽珍向林母服软道歉,而不是向她。

    “什么?要我向她道歉?休……”

    那一个“想”字还没有说出来,张丽珍又被自己丈夫扯了一下,事关丈夫在领导面前的印象,张丽珍这下也没办法了,只能忍气吞声,强忍着不甘和委屈,对着林母低声下气地说道:“贵珠姐!是我不对,不会说话。对不起了,你能不能请这位姑娘把车子给挪开一下?”

    林母和张丽珍从小斗到大,这么多年来互有输赢。可是不管是谁输谁赢,也从来没有谁向另一方这样道歉和服软低头过。

    而今天,在李雨彤的帮助下,林母获得了这辈子对抗张丽珍有史以来最大的胜利。尤其是看着张丽珍那一脸不甘却又不得不低头道歉服软的表情,林母心中那个痛快,简直是爽到难以言喻。

    不过,爽归爽,林母从来就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她和张丽珍会相互比较和争斗,但是她的心眼便不坏,得饶人处且饶人。张丽珍都这样低头服软了,林母也大人大量地说道:“既然她都知道错了,彤彤姑娘,你就把车挪一下,开到前面的那个车库去吧!让他们的车过……”

    “好嘞!阿姨,我知道了。”

    在林母的吩咐之下,李雨彤像一只听话的小猫咪,很麻利地上车发动,把敞篷跑车开到了前面的一个车库。

    路才一让开,张丽珍一家便等不及地启动车子落荒而逃。而同样想要逃离这里的,还有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林烽。

    “怎么办?刚刚妈还能因为要和张丽珍一家比斗,暂时接纳彤彤姐这个女朋友。现在他们都走了,爸妈肯定就要质问我了……”

    果然,林烽还没能开溜成功,林母便趁着李雨彤停车还没有回来,一把抓住了他,瞪着他,小声地质问道:“小兔崽子!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从哪里交了这么一个开跑车的女朋友的?给老娘老实交代!”

    “妈!你真的冤枉我了,这……彤彤姐真的不是我的女朋友啊!而且,您刚刚不是还一口一个儿媳妇叫着挺亲热的么?”

    无奈的林烽,用一种很无辜的眼神盯着自己的母亲。

    “妈刚刚那叫做逢场作戏,你没瞧那张丽珍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不过,功不抵过,小兔崽子你还藏得挺深的,今天你必须把所有事情和老娘交代清楚……”

    林母就是属于那种很强势,掌控**很强的母亲。所以见儿子林烽似乎有很多事情瞒着自己,便一定要追究个一清二楚。

    “阿姨!还是我来说吧!”

    这个时候,李雨彤刚好停完车回来,笑呵呵地说道,“我和林烽也不过昨天才认识的,不过,林烽帮了我一个大忙。就算说是我的救命恩人都不为过,今天我就是特地过来感谢他的,仅此而已!至于刚刚说是林烽的女朋友,嘻嘻……就像阿姨您说的那样,是逢场作戏而已!”

    人情练达的李雨彤,一开口便帮林烽将所有的漏洞都给补上了。不过她说的也几乎都是事实,只不过隐去了一些不该说的部分。比如她帮林烽化妆去假扮徐敏静的男朋友,比如昨天晚上林烽从武者王钟的手下救了她,再比如自己昨天晚上送林烽回来的时候偷吻了他……

    对于这些细节,李雨彤很自觉地一个字都没有提起。所以,她的这个回答十分合情合理,让林母也无懈可击,只能够又瞪着自己的儿子证实道:“小烽!是这样的么?”

    “是是是……妈!您老别想多了好不好?我一天的时间,不是在学校里,就是在家,两点一线,哪儿还有本事去勾搭一个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女朋友啊!真的我和彤彤姐昨天才认识的,我就是帮了她一点小忙而已。没想到她今天竟然会亲自登门送谢礼来了……”

    林烽赶紧顺着李雨彤的话说到,而且是一边说着,一边观察自己母亲的表情。

    “送谢礼?那……那么说来,彤彤姑娘,这些烟酒礼品,真的是送给我们的?不行!不行!这些也太贵重了,我们受不起的。你还是拿回去吧!”

    林母虽然比较现实,但是也知道无功不受禄,一向不属于自己的,一分一毫都不会拿,所以赶紧将自己和林父手中的这些烟酒都要塞回去给李雨彤。

    可是李雨彤却摆了摆手,非但不收回这些礼品,反倒是将手中的跑车钥匙也递了过来说道:“阿姨!叔叔!这些礼品本来就是要送给你们的,有什么受不起的?而且,刚刚也说了……还有这个!这是跑车的钥匙,先给你们。明天我再让人过来带你们去办过户手续。”

    “过户?过什么户?难道说……你真的要把这辆跑车也送给我们?使不得!使不得……彤彤姑娘,这可是价值上百万的跑车啊!”

    闻言,林母就更是惊呆了。刚刚虽然李雨彤也说了要送跑车给她,但是林母根本就是当玩笑话来听,觉得李雨彤那是故意说给张丽珍听,替自己挣面子的。可是谁知道,李雨彤竟然当真了,一辆上百万的跑车送出手,根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算什么?阿姨!叔叔!和林烽帮我的忙比起来,就算是送你们十辆这样的跑车,都不为过!”

    说着,李雨彤还转头看向了林烽的方向,笑着说道,“林烽,姐姐这次是真的要好好谢谢你的,就请你爸妈收下,好不好?”

    “彤彤姐,你这……这也太夸张了吧?我妈要是有心脏病,非被你吓得病发了。不行!不行!这跑车我们家不能要……”

    林烽也是连忙摆了摆手,然后对自己的爸妈说道,“爸!妈!要不这烟酒你们就收下,算是彤彤姐的一片心意。那跑车我们坚决不能要,实在是太贵重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