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夺舍重生……”

    欧阳白只觉大脑里一片混乱。

    这个名词他并非没听说过,但对他而言,夺舍同样太过遥远了一些。

    而且分离灵魂这种,他更是闻所未闻,也从未去想过该怎么做才能将灵魂一分为二。

    芊芊有家族典籍的缘故,因而更加博学一些,以她们这一支脉蛇族的典籍库存量来说,甚至要比一些传承数万年的王级血脉家族库存还要丰厚。

    所以芊芊知晓分离灵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是一种对自己十分残忍的手段,并且只有在拥有大乘期实力以上灵识的情况下才能够做到。

    绝大多数选择夺舍的修士都是觉得自己这一生虽然修炼到了修真界的最巅峰,却还不够完美,换句话说也就是根基不稳。

    他们觉得,如果时间可以允许他们重来一次的话,那么他们必定能以一个十分完美的姿态再度达到巅峰。

    这种情况下,他们会将自己的记忆叠叠封存起来,每当修为境界达到一个水准之后,就会自动破除一道封印,从而获得后续的修炼经验以及记忆。

    这是比较循规蹈矩的做法。

    还有一种做法,则是比较极端。

    这一种便是分离灵魂。

    这些修士只保留自己对于法则领悟上的一些经验,及以前世所修炼的功法等等,他们对自己的天赋非常有自信,将其余全部的记忆以及一些手段都储存到剥离出去的那一半灵魂之中。

    剥离灵魂时,哪怕是大乘期修士都会痛的死去活来。

    不过这样做也有着好处,只要在夺舍之后的新生命成长到前世那般高度时,便可与这分离出去的魂体合二为一。

    当然,前提是那魂体没有被人发现,保存完好。

    这样的话,两世修为加在一起,不同的感悟相互补充,在这般情况下,该修士的修为会呈几倍的瞬间暴涨。

    然而风险也非常明了,那便是,前提是魂体没有被人发现。

    剥离出去的魂体虽然拥有生前自己的意识,但若是碰到同等级的强者还是十分危险的,这样的魂体对大乘期的修士在灵识上的修炼有着极大的裨益。

    所以一般没有绝对自保后手的情况下,没有修士会选择剥离魂体这一手段。

    哪怕是那些大家族之中的大乘期族老也不敢这么做,毕竟谁又能保证自己的家族常年无虞,或者说不会出那么几个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从而欺师灭祖的不肖徒孙呢?

    芊芊心里正想着,便听林烽继续说道:“不得不说,你们妖族的这位长风妖王当真好运气,竟然掌握了十二阴阳轮转大阵这种几乎为了夺舍量身定做的阵法,并且放下了足够多的诱饵,诱使着你们一波一波的进去用生命帮忙位置大阵,同时还能为剥离出去的另一半灵魂增加肥料,帮助其实力更快的成长。”

    林烽顿了顿,继而道:“想来你们还不知道十二阴阳轮转大阵的一些详细细节,准确而言,它算是一个结界,其坚固程度不管是从内向外,还是由外向内进攻,都将面临着堪比七级大阵的防御水准,所以想要用蛮力将之破开基本不可能。”

    “其次,这十二阴阳轮转大阵想要进入的话还有着限制条件,而这限制条件由布阵者说了算,如果我猜得没错,一旦修为超过了渡劫期就无法进入了,对吧?”

    也不等欧阳白回答,从欧阳白那瞬间变幻的脸色林烽就看出了端倪,面色不变继续说道:“这是因为,渡劫期的修士曾经都面对过劫雷,可以说他们在灵识方面的敏锐是合体修士拍马难及的。”

    “即便是大乘期修士的灵魂,在没有主体的情况下,一旦碰到灵识修为较强的渡劫期修士,是会有一定几率被察觉到的,所以,这长风妖王生前在完成这十二阴阳轮转大阵之时,必然是对限制修为这方面十分上心的。”

    林烽这一番解释,让芊芊和欧阳白恍然大悟。

    两人的脸色看上去都很难看,特别是欧阳白,在稍作犹豫后,问道:“前辈,为什么每一次都只死掉六个人,而且都是气血十分旺盛的?”

    “呵呵,如果每一次所有人都是有去无回的话,你们妖族又怎么可能前仆后继的再把人送进去呢?”

    这次开口的是白须老鬼。

    “老白说的没错,看来连他都已经完全领会了。”

    林烽开了句玩笑,不过很快神色就变得严肃了下来:“这只是一方面,事实上十二阴阳轮转大阵一共有十三个阵眼,除了最中央的由那长风妖王分离出来的灵魂坐镇之外,其余十二个阵眼才是真正供给大阵的运转枢纽。”

    “这十二个阵眼也就是大阵的十二宫,而如果想要长时间保持法阵运转的话,就必须要保证至少六宫的元力供给,换言之,只要保证六宫的运转,那么整个阵法也就会无休止的运转下去。”

    “也就是说,每一次死亡的六个妖族修士,他们的**力量以及自身元气全部都补充到了其中六宫之中,这些元气配合大阵中原本存在的灵石相辅相成,一共可以运转十二年之久,等到十二年之后,你们就会有又一批新鲜的肥料送上去了,而那些死去修士的灵魂以及元婴,则是都成为了那分离出来的大乘期灵魂的大补之物,这几百年过去了,估摸着那本来只有一半的灵魂,现在已经已经恢复到大乘期八成左右的灵魂强度了。”

    欧阳白忽然上前两步,攥紧拳头说道:“不行,不能任由它这般猖狂下去了,我要把这件事揭发!让所有修士都知道,让他的阴谋彻底败裂!”

    然而欧阳白这般义正言辞却让林烽忍不住嗤笑一声。

    “前辈,您……”

    “你这份心是好的,但你觉得,会有人相信吗?”

    林烽轻笑一声,淡淡的说道。

    “这……”

    欧阳白脸色一阵青红,听林烽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那些大能根本就不会去判断他一个小喽啰这番话的真假性,便直接将其否决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