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啊。 .”

    林烽幽幽的说道,没有快意,也没有其他情绪波动。

    就仿佛落叶归根一般,很多人其实明明还能多活几天,但他们非要自己作一下,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为了把季若离抓回来,他们居然会寻找将他们囚禁在岛屿上的罪魁祸鲨齿一族的帮忙,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眼下看来,真正被天诛地灭的却是他们。

    自私,太过自私了。

    “报应啊,唉。”

    白须老鬼也是轻叹一声。

    落入山口之中的那些人类,在滑落到一半时便被冻死在了空中。

    在强烈寒冷气流的冲击下,他们终究连一句求饶的话都未能说出口。

    或许在落入山口的那一刻,他们的心中开始悔过。

    但那时已经迟了。

    既然做了,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就是天道。

    几个鲜活生命的消失,却不会让冰原矿脉起半丝波澜。

    倒是另一边,那些尽数落入海域之中的人类被无数妖兽玩弄戏耍,一不小心缺胳膊断腿都是常事。

    甚至于,他们在死亡之前,会羡慕那些被冻死的村民们,因为他们觉得,那样承受的痛苦可能会小一些。

    不多时,一切,归于平静。

    而林烽伸了个懒腰,笑着说道:“回梭内吧,我去看看那丫头的状况。”

    船梭内。

    季若离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正坐在床沿上怔怔呆。

    芊芊坐在季若离旁侧,表情有些苦闷。

    “若离,醒啦?”

    林烽走进房间,笑着说道。

    一直呆的季若离听到林烽的声音后,总算有了反应,她先是站起身,继而噗通一声跪倒在林烽面前。

    林烽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快走两步上前,想要将若离扶起来,同时眉头微皱:“这是做什么,快起来,你体内的寒毒刚刚排空,需要休息。”

    “林大哥,半个时辰前她就醒了,只不过不论我说什么,她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芊芊在旁苦笑一声,说道。

    “若离,怎么不理会姐姐呢。”

    林烽意念一动,一股无形的力量便将芊芊拖了起来,摸了摸芊芊的小脑袋,林烽声音轻柔的说着。

    “林大哥,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人了,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若离没有回答林烽的问题,而是轻声开口说道。

    林烽表情瞬间僵硬。

    芊芊也是一呆。

    白须老鬼神色古怪,暗地里对林烽竖起一根大拇指,紧接着便被林烽凶恶的目光给瞪了回去。

    噗嗤。

    隔壁房间内传来了欧阳白憋笑的声音。

    林烽嘴角抽搐了一下,虽然他承认若离这丫头长得不错,但毕竟才十六岁呀!

    他现在怎么也七老八十了,儿子的年纪都足够做若离他爹了,就算他再怎么老牛吃嫩草,再怎么禽兽也下不去口啊。

    轻咳一声,林烽半蹲下来,看着若离一脸认真的说道:“丫头,你的命,就是你自己的,不是别人的,命运是可以掌控在自己手中的,知道吗?”

    “是林大哥你救了我,所以我的命就是你的,这有什么不对吗?”

    若离的话比之前要多了一些。

    不过还是面无表情。

    村内的事算是她心中的一道坎,如今这道坎虽然过去了,心中的伤势也在好转,但毕竟十多年了,留下伤疤是一定的。

    长期以来的自闭,让若离的说话方式已经根深蒂固。

    哪怕是对于林烽,她也很难露出哪怕一丝笑容。

    林烽眉头一挑:“我救了你,并没有花费多大力气,也不奢求你的回报,所以若离,你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凭借你的天赋,随便加入哪个势力都会被当做重点弟子培养,以后你的生活或过得很好。”

    顿了顿,林烽继续说道:“而且,你还有父亲,不是么?如果硬要说的话,你的命是你父母给你的,你这样自作主张把命交给我,合适么?”

    林烽的一番话让季若离有些犹豫起来,片刻后,季若离起身,噗通一声又跪了下来。

    “又怎么了这是?”

    林烽苦笑不得。

    “林大哥,我知道你很厉害,我不想进入什么势力,我拜你为师,好不好?”

    若离一脸认真的说道。

    “呃。”

    林烽摸了摸鼻子。

    说起来,他还没有正式收过任何弟子,毕竟他可是有着一颗永远都十八岁的心啊。

    可是看季若离这楚楚可怜的样子,再加上对方特殊的体质……

    林烽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师父!”

    在林烽同意后,若离直接开始磕头。

    林烽虽然感觉很怪异,却也没有阻止,待到若离叩头结束后,这才问道:“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是我父亲,我记得我父亲小时候给我讲故事的时候,经常会讲到这些,我很喜欢这些故事。”

    “唔,原来如此。”

    林烽点了点头:“行,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第一个弟子了。”

    “是,师父。”

    还别说,若离行礼的动作相当到位,让林烽十分好奇其父亲到底是何许人也。

    “嗷,前辈,我也愿意做您的徒弟,不管您让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欧阳白的哀嚎声传来,紧接着欧阳白就冲了进来,噗通一声也跪倒在地。

    然而他的膝盖还没和地面接触时,就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拖起来了。

    “这是……灵识的力量,大人的修为果然不是表面上的化神期这么简单!”

    欧阳白心中吃惊莫名,同时也愈坚定了拜师的决心。

    “你起来,我不收。”

    林烽淡淡的拒绝。

    “为什么啊!”

    欧阳白登时跳脚,自卖自夸道:“前辈啊,您看我,今年才五百多岁,就已经有化神期修为了,这种天赋在我们妖族中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啊!”

    “五百多岁……”

    林烽嘴角一抽,心中暗骂,你丫年龄都是我的五倍了,就算是达者为师,但这差距也太特么大了。

    思来想去,林烽直接把刚刚收的季若离搬了出来:“呐,你看看,若离现在是我的大徒弟了,她今年十六岁,在没有任何功法,没自行修炼过的情况下现在已经金丹期了,这种资质,和王族血脉的妖兽应该差不多了吧?”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