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眼前这真诚慢慢的一家人,林烽彻底傻了,呆了,懵了。

    甚至于林烽突然感觉,自己的见识太少太少。

    和眼前这三人相比,以前自己见识到的那些脸皮厚、不要脸的人简直都是圣母。

    林烽低下头,发现季若离的脑袋正靠在自己肩膀上,看都没看这三人的嘴脸,她眼睑微垂,微微发红的眼眸惹人心怜。

    完成自以为满意的表白后,青年站在原地,静静等待着季若离的回复,然而便是良久的寂然,场面一度十分尴尬,青年的笑容也逐渐僵硬下来,眼底闪过了一丝恼意。

    其父看着面无表情的林烽,却并不识趣,脑海之中灵光一闪,突然转身对着身后的一众村民说道:“大家可以做个监督,我老张在这里对天发誓,我们一家人都会善待季若离的。”

    说罢,这中年男子还对之前的主事人,也就是那话语权比较高的中年男子连连使眼色。

    能当上一村之长,那中年男子显然也不笨,很快便明白了其眼中的意思。

    轻咳一声,村长上前两步,对林烽拱手一礼,笑着说道:“小兄弟,老张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林烽的回应淡漠至极。

    而如此之冲的语气也是让中年男子呼吸一滞,勉强露出那么一丝笑容:“小兄弟,以前是我们对若离不好,不过再怎么说,若离也是属于我们村的人,这一点没错吧?”

    “你想表达什么?”

    林烽脸上挂着一抹讥诮。

    “我的意思是,我们村的人,在我们内部解决,这不过分吧?更何况之前老张的提议,我们全村的人都答应了,大家说是不是?”

    这村长转过身来,振臂一呼道。

    “对对对,我觉得村长说的有道理啊!”

    “哎,以前你们一个个对若离的态度实在是很差,我还给若离送过鱼羹呢。”

    “鱼羹,你也好意思说?我记得那次鱼羹是你们家实在吃不了剩下的吧,这种事情也拿出来说?不嫌丢人。”

    “嘿,吃剩下的又怎么样,你们各家就算是吃剩下的有奉献过吗?”

    现场一时间嘈杂一片。

    突然间有一个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觉得,若离她既然想离开,就让她离开吧,她的命运,不应该被我们所主导。”

    这话一出,现场瞬间一静。

    林烽的眉毛微微上扬,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他倒是有些意外,难不成这群人之中还真有些许明事理之人。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林烽想要发笑,当然,是气的发笑。

    “二愣子,你是不是傻了?要是她季若离走了,以后我们开矿冻伤的话还有谁给我们治疗?你上次不也是冻伤了?”

    一个靠近那说话之人的大妈小声说道。

    “诶,你说的好像是这样啊,对,季若离不能走,她走了,谁给我们治疗冻伤呀!”

    这二愣子也是真二。

    那大妈本来是想掩盖一下事实的真相,不过到了他这里,却毫不客气的直接捅了出来。

    场面二度十分尴尬。

    林烽面皮不停的抖动着。

    他现在有一种冲动,一种把飞剑祭出来杀戮的冲动。

    “林大哥,带我走好不好?”

    娇弱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声音中,已经带着一丝祈求。

    呼……

    深吸一口气,林烽伸手轻轻揽了揽若离的秀发,轻声说道:“放心,哥哥带你走。”

    “嗯。”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季若离双目紧闭,呼吸均匀,仿佛是睡了过去。

    她太累了。

    似乎从失去父亲的那一天起,她每天过的日子就很累很累。

    林烽感觉,这可能是若离十几年来,睡的最为踏实的一次。

    就在这时,以那村长为首,还有那青年以及其父亲叔叔等几个代表,走了出来,几人的表情都比较严肃,看着林烽淡淡的说道:“这位修士,你不能带走她,她毕竟是我们村的人,你这样不合适吧?”

    “呵,你们村的人,现在把她当成你们村的人了?”

    林烽毫不客气反唇相讥。

    “过去的十多年里,你们可曾有一天将她当成你们村的人?就说你,你儿子前一刻还是半死不活的样子吧?是她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你儿子吧?结果呢?你的回报是什么?”

    林烽锐利的目光犹如刀子一般在那青年的父亲脸上扫过。

    老张不敢与林烽对视,低下头去。

    “还有你们,在得知若离不会出事之后,一个个状态大变,觉得若离还有利用价值?还可以给你们治疗体内的寒气?”

    林烽每说出一句话,现场众人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他们感觉自己已经被由外而内,剖析的彻彻底底。

    终于,开始有人沉不住气,直接从拿起了挖矿用的工具,举起后警惕的看着林烽:“小子,少废话,赶紧把她放下,季若离生是我们村的人……”

    “所以她死就应该是你们村的鬼?”

    林烽不屑一笑,伸手对着眼前的一众人等点了点,旋即转身就走。

    “你站住!”

    村长突然咆哮起来:“外面都是鲨齿族的人,你一个小小修士,出去的话必然会被鲨齿族的人盯上,而到那时若离也会因为逃离村子的罪名而受到连累,你这根本就是在害他!”

    说罢这村长振臂高呼:“各位,我们应该保护好我们村的人,对吗?坚决不能让他把若离带走!”

    “对,坚决不能让他带走!”

    这一刻的村民们已经失去了自我判断的能力。

    他们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如果季若离走了,那么或许,下一次寒气侵袭身体的时候,就是他们死亡的时候。

    死亡的恐惧,让他们抛弃了一切。

    随着一声呐喊,一众村民纷纷举着手中的武器向林烽扑了上来。

    对此,林烽的回应也十分简单。

    他的脚尖,在地面上轻轻的点了一下。

    而就是这一点,却让这些村民们前冲的路线上出现一条巨大的鸿沟。

    带头的村长措不及防之下,顺着鸿沟跌落进去,片刻后,刀剑入肉的声音以及其惨叫之声传来,有人凑到裂缝旁向里观望,却看到了令其不寒而栗的一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