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烽震惊了,彻底震惊了。

    有定海神珠中的记忆,外加这数十年来的见闻。

    别的不敢说,至少林烽觉得,自己也算是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了。

    不管是性格好的,性格差的,正常的还是各种奇葩的。

    林烽都见过不少。

    唯独像季若离这样的人,他却是第一次见。

    林烽不知道,自己是该说她无私,还是该说她傻?

    当然,林烽很清楚,这世间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没有绝对的好和坏,终究要从事情发生的缘由来考量,是对,还是错。

    甚至于评判对错的标准都各不相同。

    季若离的童年,显然是在噩梦中度过的,林烽甚至无法想象,她到底是凭借什么才能活到今天。

    或许如果没有纯水体质的帮助,季若离早已撒手人寰了吧。

    可以肯定的是,季若离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孩,只是这善良,却有些傻。

    深吸一口气,林烽扫视了在场的众人一眼,淡淡的说道:“都反省一下自己吧。”

    现场一片寂然无声。

    片刻后,开始有人低声抽噎,有人抽自己的嘴巴子,小声低骂着自己。

    无数人的良心都在遭受谴责。

    但人的思想却并不是那么容易有所改观的。

    终究会有一部分人,觉得这件事和自己没有关系,甚至嘲讽季若离,对林烽说的话也嗤之以鼻,自我感觉良好。

    终于,青年的呼吸逐渐稳定了下来。

    而季若离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痛苦之色。

    她能感觉到,一股阴寒至极的气流在自己体内乱窜,心脏和肺部疼的厉害,呼吸也逐渐变得艰难起来。

    慢慢的,季若离缓缓站起身来,只是还没完全直起腰,突然就一个踉跄,朝着地面栽倒下去。

    林烽皱了皱眉,迅速出手将季若离揽在怀中。

    入手的是一具冰冷彻骨的娇躯。

    通过灵识,林烽能清晰感觉到,寒毒在季若离的体内肆虐。

    “林大哥,我好冷。”

    季若离有些发白的樱唇微微轻启,呢喃出声。

    这一刻的她虽然全身散发着寒气,但给人林烽的感觉却没有之前那般冷漠了,现在的她就仿若一个娇柔的小女孩,处处散发着惹人爱怜的气息。

    “他有父亲,你也有啊,你的父亲,只是离开了吧?”

    林烽轻叹一声,开口道,同时手掌不经意间运转真元,渡入季若离的体内,将季若离的心脉保护好。

    这寒毒极难对付,即便是他都需要耗费很多功夫才行。

    林烽打算先处理好这边的事,等事情解决好了,再帮季若离祛除寒毒。

    他是绝对不会让这么一个善良到傻的女孩撒手人寰的。

    季若离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虽然只是一丝浅笑,但却显得格外迷人,就连林烽都感觉自己的内心被触动了一下。

    和秦嫣然、李雨桐乃至自己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同。

    季若离给林烽的感觉就像一朵纯净的天山雪莲,在这种成长环境下,却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污染。

    这样的人,太罕见了。

    “林大哥,我父亲很早就离开了,虽然我一直认为他没有死,但海洋之大,想要找到他太难太难,那青年,却已经等不及了。”

    被护住了心脉后,季若离的全身依旧在发抖,但说话倒是不再像之前那般艰难了。

    就在这时,躺倒在地的青年悠然醒转。

    “爹……”

    青年看上去有些虚弱,不过精神头倒是不错。

    这一次治疗不但驱散了青年体内的寒毒,连带着这段时间在矿脉中工作身上携带的寒气一并被吸取出来。

    因而现在的他除了有些体虚之外,身体健康的很。

    “哎,儿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坐在地上发呆的中年男子如梦初醒,继而欣喜若狂的扑了上去。

    这般温馨的一幕,理应会让人感动才是。

    但林烽,却总感觉怪怪的。

    自己儿子没事了,但救人的季若离已经奄奄一息,可这当爹的竟然看都没看季若离一眼,直接扑向自己儿子。

    爹在乎儿子,这没什么毛病,但这种在乎法,怎么看上去有些扎眼呢?

    “爹,是若离救了我吗?”

    青年抬起头,偶然间撇到了被林烽公主抱抱在怀里的少女,眼底深处竟闪过一丝嫉妒。

    林烽察言观色的水准何等之高,更不用说这青年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了。

    看到青年眼含的意思,林烽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心中的杀意。

    “嗯,还不快点谢谢人家?”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把青年从地面上扶了起来。

    “若离,你怎么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呀……你好冷!”

    青年上前就要抓住季若离的手,只是刚与之触碰就像是触电一样松开,并且后退了两步。

    “小……小兄弟,若离他没事吧?”

    中年男子也凑了上来问道,紧接着所有人都围了上来。

    看着四周不管是真的关心还是虚假关心的一众人等,林烽心底莫名涌现出一抹烦躁。

    “她没事,我可以将她治好。”

    强忍着厌恶,林烽淡淡的说道。

    “那就好。”

    中年男子松了口气,末了似乎觉得有啥不对,又连忙改口:“那真是太好了。”

    两句话,看似一样,但其中包含的深意却截然不同。

    而不光是这中年男子,其他人的表情也大相径庭。

    紧接着一家三口侧身走到一旁,看上去好像是小声交流了一阵,之后又凑了上来。

    起先是中年男子的父亲神色严肃,上前认真的说道:“小兄弟,我们考虑过了,若离她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救了我儿子的命,我们一家都对她感激涕零,为了报答她的恩情,我们决定,将她许配给我的儿子,日后我们一家人都会善待于她,给她一个很好的未来。”

    “对对小兄弟,麻烦你将她治好吧,这次真的辛苦你了。”

    青年的叔叔也凑上来说道。

    而那青年,则是上前两步,深情款款的看着季若离,神色虔诚仿佛是在朝圣一般:“若离,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了,现在我真诚的向你发出邀请,做我一生的妻子好么?我发誓,我一定会善待你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