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现场,寂然无声。天籁『小说ww『w.『2

    时间的流逝甚至已经让他们忘记,忘记了当初是怎么对待那个仅仅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

    这就像是一块伤疤,明明已经过去了十一年,伤疤也被逐渐的磨平了。

    但这却不代表,伤疤会彻底消失。

    季若离的这番话就像是一把刀子,狠狠的插在这些人心上的刀疤上,又将伤疤给揭开,露出血淋淋,甚至有些黑的内部。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在心底回想。

    回想起当年他们在遭受冻伤时,根本不考虑季若离的感受,就要求她帮忙治疗。

    起初季若离还会躲在房间里哭泣,但渐渐的,她却麻木了下来。

    季若离现,寒气虽然会让自己难受,但也能够让她的身体变得强壮。

    随着年龄的增长,季若离的身体开始育,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容貌也吸引了不少村内年轻人的觊觎。

    不过季若离可不是一个柔弱的小女孩,当她奋起反击之后将同村的那年轻人打伤,只是事后却遭到了全村所有人的斥责。

    而就在那一刻,季若离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感情波动,语气平淡的少女。

    不过村中之后也没有人敢再来调戏她。

    除了需要治病的时候,她仿佛被整个村子所遗忘了。

    一次又一次的治疗,村民们已经习惯了季若离的存在,也从不会对她抱有感激,只会一次又一次的索取。

    现在回想起来,其中还稍微有点良知的人都幡然醒悟,感觉这些年他们仿佛失去了身为一个人最基本的东西。

    “人性。”

    就在所有人都不吭声的时候,那青年的呼吸却陡然变得急促,张着大嘴,大口吸着空气,然而林烽却能感觉到他的生命气息正在迅流逝。

    “不好,他快撑不住了。”

    有眼见的人现青年的状况后登时惊呼道。

    “狂儿,你怎么了狂儿!你不要吓我啊!”

    青年他爹,也就是最初叫嚣的那中年人此刻完全慌了,他直接扑倒在青年的身上,忙不迭的把衣服从身上脱下来给青年盖住。

    然而这般仍然不能终止青年颤抖的身体。

    “救……救我,我不想死!”

    青年突然张开眼睛,眼球青的吓人,他仿佛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喊出声来。

    “求求你,以前是我们不对,快救救我儿子吧,我们一家就这一个后代了!”

    慌乱无措的中年男子噗通一声跪倒在季若离面前,他哭着,喊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流着。

    林烽皱眉,心下复杂的情绪各种交织着。

    “怎么,想救,又不想救?”

    千泷的声音突兀响起。

    林烽没有回应,算是默认。

    “的确很矛盾,这些人类的自私已经乎的我对人类的认知和看法。”

    “只是个别的人。”

    林烽皱眉纠正道。

    “嘿,得了吧,天下乌鸦一般黑,别的不说,我从来不会承认我们妖兽族群有多正义,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妖兽,他们行事不择手段,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卑鄙之极,但他们绝对不会自命清高,藏着掖着。”

    “那你以为这种做法还可以自豪了?”

    林烽眉毛一扬。

    “大环境就是如此,能有什么办法?主人,不是我说话难听,正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差距,你可以看一下你眼前的这些人类,他们心情不爽的时候,鄙夷的是一个人,觉得自己之所以过的苦,全部都是因为别人造成的,而最后,当需要帮助的时候,想到的还是这个人,说实话,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千泷语气中带着一丝浓浓的不屑。

    林烽沉默,良久后缓缓说道:“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救么?”

    “救了日后也是祸害人,有必要吗?”

    千泷一句反问,让林烽哑口无言。

    确实,以他爹和他叔叔的这般德行,再加上之前这中年男子提到过他儿子曾对季若离有过言语上的侮辱,可想而知,这青年的品行也不怎么样。

    在这修真界,人命当人犹如草芥。

    “若离是吧,我答应你,可以带你走。”

    轻叹一声,林烽开口说道。

    若离抬头,深深的看了林烽一眼,这一刻林烽仿佛从她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丝感情的波动,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你叫什么名字。”

    若离轻声问道。

    “林烽,你可以叫我林大哥或者烽哥。”

    林烽露出一个笑容,只是很快,这笑容就僵硬住了。

    “林大哥,如果我能活着,你就带我走吧。”

    说罢,若离扭头,看向跪在自己面前,哭的稀里哗啦的中年男子,突然说道:“我愿意救他。”

    那中年男子也怔住了,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下意识的问道:“真的?”

    季若离却没有看他,而是径自走到青年面前,蹲下身来。

    此时林烽方才回过神来,皱眉说道:“你的体质虽然特殊,但以你现在的修为,是承受不住寒毒的。”

    “换句话说……如果救了他,你会死。”

    林烽这话绝非唬人。

    这寒毒,有些类似于阴气的阴寒之力,但却比阴气难缠得多。

    寒毒之中的寒气要远寻常寒气破坏力的几百倍,一旦侵入人的体内,哪怕是修士,只要没有足够强大的真元抵挡,被这寒毒侵蚀五脏六腑的话,那么体内的脏器将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冻成冰渣。

    林烽不理解,季若离究竟为什么,在自己儿时处境那般艰难的情况下还答应出手救治。

    围观的一众人等也愣住了。

    此时此刻,就算是再冷血的动物,也不禁为之动容。

    尤其是那中年男子,他瘫坐在地,怔怔的看着季若离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季若离的动作微微一顿,不过还是伸出手来,轻轻放在了已经昏迷过去的青年胸口上。

    当刺骨的寒冷侵入掌心,季若离全身剧震。

    原本裸露在外的白皙手臂,以肉眼可见的度呈现出一股幽蓝色,并且在手掌与青年胸口相接处的地方已经升腾起一层浓重的冰雾。

    “林大哥,我之所以救他,是因为……他还有父亲在,而我……”

    平淡中带着些许颤抖的话语,轰然在林烽耳畔炸裂。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