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即便被质问,季若离的表情依旧如最初那般,一袭粗麻布衫的她仿佛一块万古不化的寒冰。天籁小『说.『2

    “他碰了不该碰的东西。”

    季若离淡淡道。

    “是这样吗?”

    中年男子扭过身子,皱眉看着青年的两个长辈。

    那两人低下了头,纠结了好一阵才嗫嚅着说道:“之前在挖矿的时候挖到了一块巴掌大小浓缩矿石,我们寻思着,等这事完了,总要谋求生路,恰好这块矿石的形状又适合隐藏,不容易被现,所以……”

    “所以你就让你儿子把这冰原浓缩矿藏在身上?你真是个好爹。”

    中年男子音调骤然提高。

    四周的一众人等而已纷纷议论起来。

    “就算是普通的冰原石我们接触都要小心谨慎,你怎么能这样呢。”

    “就是啊,冰原浓缩矿可不一般啊,被冰原浓缩矿冻伤,难怪若离说无法救治。”

    听着四周愈演愈烈的议论声,昏迷青年的两个长辈表情难看。

    其中一个犹豫了一下,梗着脖子说道:“不管是冰原石还是冰原浓缩矿,造成的都是冻伤,为什么冰原石可以治,冰原石矿脉不能?”

    “她之所以因为体质特殊,所以才能承受得住寒气,并且还能够利用寒气让自己变成一个修士,提升修为,但是冰原浓缩矿造成的已经不单单是冻伤那么简单,看这小子明显已经被寒毒入体,撑不过一刻钟了。”

    淡淡的声音响起,却是林烽出现在众人眼前。

    林烽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而那两个中年男子听到这话后,表情却是骤然狰狞起来:“哪里来的小杂种,在这里胡说八道,有你说话的份吗?”

    啪!

    林烽随手一甩,说话这中年男子整个人顿时腾空而起,直接被抽飞了好几米远。

    面无表情的甩了甩手:“嘴这么贱,早上吃大粪了吧。”

    林烽现在的心情很不爽。

    同为人类,所以林烽才打算保住这些还不知道自己要挂了的人的命。

    可方才观察了这么一会后,林烽已经快要没有这个念头了。

    林烽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己拉了屎没擦干净屁股却往别人身上抹的人。

    因而哪怕对方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林烽也毫不客气的出手了,这一巴掌,林烽连十万分之一的力量都没用到。

    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住了所有人。

    那领头模样的中年男子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迟疑了一下:“阁下是修士?”

    林烽看了他一眼,却没有理会,而是径自走到了季若离面前,目光毫不客气的盯视着季若离的脸。

    季若离也抬起头,和林烽对视。

    那是一双澄澈无比的双眸。

    只是在林烽看来,这双眼眸中应有的情感波动上,却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东西。

    类似的情况林烽并非没见过,放在地球,这少女应该被归于自闭症一类,不过好像又比自闭症好一点,毕竟从之前的状况上看,她并非一点情感波动没有,只不过有一部分的情感被强行封印了一样。

    简而言之,这少女似乎受到了什么打击。

    不过真正让林烽在意的却并非这点。

    而是因为,少女自身的体质。

    林烽本身就是水属性体质,后得到了神水的不断改善,再加上修为的精进,现在林烽的体质在水属性体质之中虽然算不得很好,但也绝对不差。

    但是,季若离的体质,却让林烽有些吃惊。

    那种惺惺相惜的感觉,绝对没有错,眼前这季若离也是水属性的体质。

    并且还是那种偏阴性的水属性之体,其体质非常精纯,精纯到根本不需要修炼,只要接触和水属性相关的特殊能量物质便可使自身的修为突破。

    而林烽也终于能确定,季若离为什么能够帮助这些人治疗冻伤了。

    以她的体质,只要于寒气相接触,便会自然而然的产生一股牵引力,将寒气牵引到自己体内。

    寒气对其他普通人而言是相当危险甚至致命的东西,但对季若离来说,却无异于补品。

    但是……寒毒不同于寒气,季若离现在的修为是金丹期,即便是依托体质的缘故,也断然无法承受寒毒在体内的破坏。

    只怕在完全炼化寒毒之前,季若离的五脏六腑就会被寒毒侵蚀的不成样子了。

    “你,是外面来的?”

    季若离突然开口说道。

    她的声音很轻柔,宛若潺潺流水一般,只是语气中的冷漠却将这丝轻柔破坏掉了。

    林烽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哦。”

    季若离应了一声,语气停顿了一下,却突然开口说道:“那你能不能带我离开这里,去寻找我的父亲。”

    季若离的语气不像是在求人,更像是平和的叙述一件事。

    “你还敢提你父亲,若非你父亲偷了鲨齿帮的宝物,我们全村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

    “妖女!你父亲害我们全村害的已经够苦的了,现在你帮我们治疗寒毒,就是在替你父亲还债!不要脸的东西竟然想要离开这!”

    “季若离,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真的要抛下我们全村的人吗?”

    一众人等顿时激动起来,不停的声讨着季若离,其中不乏有一些恶毒之极的言论,听得林烽都直皱眉头。

    不过这一次林烽虽然看不过眼,却没有做出什么行动,毕竟当事人是季若离,他在等,等季若离的态度。

    “说够了么?”

    季若离突然抬头。

    没有出丝毫气势,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的疑问。

    但就是这简短的三个字,却让原本乱哄哄的人群突兀安静了下来。

    “这矿岛,开采了十一年。”

    “我,为大家治疗了十一年。”

    “第一次在巧合的情况下吸取寒气,治疗好了一个村人,我在临时搭建的潮湿小屋内哆嗦了一整夜。”

    “当你们现我拥有祛除寒气的能力时,直言让我治疗所有人,没有人在乎吸取寒气之后,我会怎么样,能否承受的住那些寒意。”

    季若离的语气中没有哀怨,没有愤慨,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此时林烽的感觉就像是在听一个快睡着的小学生读小学课本一样,只是这故事,却让林烽心下一片冰冷。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