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千泷说到这语气便顿住了。

    林烽则是眉头紧皱,情不自禁顺着千泷的话说了下去:“一旦冰原矿岛爆发,鲨齿族的所有修士会以最快的速度跳入海并且潜游到安全位置,只等危险消除后再协同一起前抢夺冰原石。”

    “哎,大致是这样的情况。”

    千泷有些尴尬,他当然能感应到此时林烽情绪的不对劲。

    再怎么说,他身为高贵的一名龙族,也算是妖族修士。

    鲨齿一族的做法放在妖界的话无可厚非,千泷曾听闻或者见识过不止一次有关于争夺冰原矿脉引发的战争。

    相较而言,牺牲千人的修真界只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当然,理是这么个理,千泷却万万不敢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的,他甚至可以预见到,一旦林烽听到这话,必定会毫不犹豫寄出炼妖壶把自己给炼化掉,然后再在小岛来一次屠杀。

    这些妖兽的死活千泷不管,关键是他要是被炼妖壶炼化了的话可太亏了。

    因而千泷沉默在原地,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

    “快!又有人不行了,快点救人!”

    林烽的灵识一直没有离开过下方的矿岛,因而当这声呼救传来时,林烽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心一动,灵识锁定了声音的来源。

    声音来自于一处相当庞大的矿藏之内,林烽注意到,两个年男子正抬着用简易木板制造成的担架,气喘吁吁一边呼喊一边向外面跑。

    而在木板之,躺着一个通体变得冰蓝色的青年,看去呼吸已经十分微弱了。

    他们可都是普通人,青年也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而林烽的样貌保持虽然十分年轻,但实际年龄,当这青年的爷爷甚至祖爷爷都够了。

    因而在看到青年时林烽心下难免生出了些许感慨,只是……

    “这小子恐怕不行了。”

    千泷悠然叹息。

    “不一定,如果我出手的话,他不会死。”

    林烽深吸一口气,正准备飞身前去时,灵识探查到的情况却让他微微一愣。

    “若离马到,先把他带出矿洞,快!”

    声音在幽深的矿洞之传递到很远,因而在两个年男子还在向外狂奔之时,守在门口的人已经听到了。

    看去这种突发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两人之有一人迅速离开前去报信,另外一人则是半蹲在矿洞入口处准备随时接应。

    终于,脚步声临近。

    两个年男子气喘如牛,因呼吸的冷空气过多导致面色有些发青。

    将担架放下,其一个年男子连忙问道:“若离现在在哪里?”

    “之前老赵倒下了,若离过去救了,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别着急,很快她能过来。”

    ……

    接连几次听到“若离”这个名字,林烽不禁有些好。

    从这些普通人话语的字里行间不难判断出,类似的状况已经出现了不止一次。

    但这个若离,好像拥有能够解决这冻伤的能力。

    “难道说这若离是岛屿唯一的那个金丹期修士?可算是修士的话,没有合体期以的修为,想要解决这种程度的冻伤也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啊?”

    林烽脑子里冒出一连串的问号,却也因此停下了准备前往的脚步,打算继续观察一番。

    “人在哪?”

    一个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林烽操控灵识探测了过去,却惊愕的发现,被这些普通人如此信任的这个若离,竟然是一名看去不足二十岁左右的少女。

    少女在这般冰天雪地的环境,只穿了一身粗布亚麻衫,光是看去都觉得冷。

    一路小跑过来,少女径自来到了那被严重冻伤的青年面前,蹲下身来。

    自始至终,少女的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仿佛面瘫一样。

    林烽仔细观察着这少女,片刻后,林烽神色间闪过一丝惊疑,但一时间又无法确定。

    “这女娃……”

    “等会再说吧,先找找看这矿岛之究竟是谁主事。”

    林烽打断了千泷的话后,庞大的灵识在矿岛边缘地带地毯式搜索。

    如果是高层,总不会将自己置身在特别危险的地方,因而这岸边是最有可能的地方。

    果不其然,很快林烽便在岸的一处避风礁石后面发现了一些临时搭建起来的建筑。

    虽然是临时搭建,但这建筑的布置却毫不含糊,如果说这里面没有什么重要人物的话那林烽是万万不信的。

    感知到建筑附近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法阵之类,林烽暗叹自己有些多心的同时,灵识也毫不客气的探测了进去。

    虽然一想到海的妖兽竟然会享受人类的生活,林烽有一种莫名的喜感,然而在真正感到这一幕时,喜感无疑又升了几个层次。

    屋舍内,一切的配置都是按照人类房间的布置来的,最稀古怪的是,明明不怎么怕冷的鲨齿一族竟然会在房间正央的位置弄一个大火炉出来。

    一个专门的鲨齿族族人正满头大汗的站在火炉旁边,把一块又一块不知名的燃料丢进火炉。

    而在距离火炉有着相当一段距离的床椅,一个身材纤瘦,至少有两米身高的青年正翘着二郎腿躺在那里,舒适的休憩。

    虽然是人形,但林烽却轻而易举的便识破其伪装。

    实在是那张脸太葩了,给林烽的感觉像是用油墨彩妆画去的一样,嘴巴明明是闭合的,却呈现出了香肠状,时不时还会露出里面堪刀子一般的锋利牙齿。

    “人类是会享受,这火炉真舒服。”

    不知何时,青年突然醒了过来,他伸了个懒腰,悠然自得的说道。

    “少主,这火炉真的有那么好吗?为什么我感觉……”

    正在天燃料的鲨齿族修士忍不住说道。

    “你感觉不到?那是因为你蠢,我们鲨齿一族本属寒,对火焰并不友好,不过我和这火炉的距离恰到好处,感觉不到来自火焰的灼热,只有深冬里面的一丝温暖,真是舒服啊。”

    青年说着,又伸了个懒腰,感觉全身的毛孔都在这温暖之沦陷了。

    然而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却让青年整个人瞬间僵硬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